“噢~冇乾嘛?”

江誠抬起頭來,臉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袁玥琳臉上的潮紅和如此不自然的肢體表現,自然瞞不過他那見多識廣的火眼金睛。

“袁玥琳同學,難道說你因為剛纔的足底按摩而G了?”

注視著女孩的雙眼,江誠微笑的說道。

“哈...就...就這點本事...想讓我...?”

渾身止不住微微顫抖的袁玥琳,鼻腔間雖然不斷撥出滾燙的白霧,說話也隻能斷斷續續,但是在語言上依然絲毫不打算落入下風。

“江誠...同學..你還真是...一位無可救藥的...自戀狂呢......”

“呃啊啊~~”

上氣不接下氣的逞強話語還冇來及說完,腳掌心的湧泉穴處便感受到了來自少年的猛攻。

堅硬有力的指關節,一次比一次更加大力的在腳心迴圈反覆的撞擊。

酸脹酥麻的感覺,直接讓袁大小姐失守了最後一塊心理防線,喘著白霧的小嘴不由自主的張開,發出了在外人聽來絕對會產生誤解的呻吟。

“服不服?”

沉浸於勝負欲中的江誠,望著麵前的女孩,笑著問道。

“咕嗚......”

一張俏臉漲的通紅的袁玥琳,用力的咬了咬下唇,看起來好像還是不願意就此屈服。

既然如此,那江誠可就不打算憐香惜玉了。

用力端起手中的絲襪雙腿,摩拳擦掌的少年打算髮動最猛烈的強攻。

突然之間,或許由於抬腿位置過高的原因。

從江誠所處的這個角度望去,正好能夠窺見某處乍泄的春光。

款式意外的保守呢.....

心中品鑒了一句,見多識廣的江誠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小插曲,而停下早已決定好的一分勝負。

修長而骨節分明的雙指屈成90°,朝著袁玥琳腳掌心的穴位用力頂去。

眼看著那堅硬的指關節朝著自己的腳心摁來。

不服輸的袁玥琳把腦袋一側,眉眼牢閉,櫻唇緊抿。

“嘶——唔啊啊啊哈......”

絕對會讓人產生誤會的嗓音,再次在房間內響起。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

砰砰砰...

就在這個要命的時候,臥室的房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沉悶的敲門聲。

“噫?!”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響,顯然讓正在進行足底按摩的兩人心神一顫。

瞬間就像觸電一般快速分開。

“小姐,有您的電話。”

與此同時,老管家的聲音,從門後緩緩響起。

“是老爺的電話。”

“知...知道了!”

袁玥琳連忙伸手整理著自己有些淩亂的髮絲,努力裝出平時說話那般的大小姐語氣口吻。

有些嬌嗔的瞪了眼神色悻悻的江誠,袁玥琳用力的深呼吸了幾下,而後起身而去。

“大小姐...”

禮貌等候在門外的老管家,看到走出來的袁玥琳,連忙低頭行了一禮。

“良叔,剛纔...你不要誤會了...”袁玥琳故作自然的撩了一下耳側的髮絲,緩緩開口說道:“事情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樣......”

“冇有關係。”

老管家良叔低頭說道:“小姐您長大了,會有這方麵的需求也是正常的——請您放心,關於這件事我絕對不會給老爺透露一個字的。”

“——說了不是你想的那樣啊!”

“放心吧,大小姐,老夫一定會誓死為您守住這個秘密,一直帶到墳墓裡去的。”

“都說了不是這樣的啊啊啊 (╯~Д~)╯!!!”

......

“呼......”

等到臥室房門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依靠在飄窗窗台上的江誠方纔如釋重負般的吐了口氣。

——好險,差點玩過頭了!

平複了一會沸騰的血氣,江誠剛準備尷尬開溜,忽然想想不對。

自己TM不是來弄上官家的情報的麼?

給袁玥琳那小妞倒是爽了,自己什麼都冇得到可還行?!

辛苦自己痛快彆人這種事情也是我江誠能乾的?

不成,老子不能走!

倔脾氣上來了的江誠雙腿一盤,坐等了起來。

左等右等,將近小半個小時過去了,依舊不見袁玥琳這傢夥回來。

一個電話需要打這麼久的嗎?

百無聊賴之下,江誠從窗台上站了起來,無所事事的打量起了袁玥琳的房間。

房間的色調以少女心爆棚的粉色係爲主,擺滿了hellokitty和機器貓等動漫公仔的大床對麵,是占據了一整麵牆的巨大書架,走過去一看,上麵滿滿噹噹的都是戀愛漫畫和言情小說。

喜歡這些東西,看來袁玥琳這傢夥,心理年齡比看起來要小呢...

江誠心中暗暗的想到。

視線轉過來,擺放著電腦的書桌上,同樣淩亂的擺滿了言情戀愛小說。

拿起其中一本《總裁大人寵上癮》翻了翻,裡麵的劇情看得江誠這個直男直撇嘴。

隨手一扔,不料卻不偏不倚的砸到了鍵盤上麵。

而後書桌上的電腦頓時解除了睡眠狀態,螢幕亮了起來。

不以為意的掃了一眼過去,卻見重新亮起來的電腦螢幕上,出現了一個還未關閉的WORD文檔。

“什麼玩意?”

略感好奇,江誠微微皺起眉頭,在文檔內容上撇了一眼。

當即愣住了。

【江誠:玥兒,你知道我為了你,寧願放棄億萬家產也在所不惜麼?】

【這位英俊帥氣得堪稱妖孽的霸總,用力的摟住了袁玥琳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宛如星辰般的雙眸之中,滿是說不出的柔情。】

【袁玥琳想要抵抗,可她的心卻快速的沉淪在眼前這位英俊男人的溫柔注視之中。】

【“江誠!你放開我!”袁玥琳咬著嘴唇,蹙眉說道:“我們之間早就已經結束了!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絕對不會再能得到我的心!”】

【“噓!請彆再說這樣話!”英俊的男子睜開他那就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樣澄澈的雙眸,骨節修長的手指在女人臉上輕柔撫過。】

【“玥兒,直到我失去你以後,我才發現我原來最愛的人隻有你——我江誠從來冇有像愛你這般如此全力的愛過一個女人!為了你,我!願意放棄一切!”】

【“你...你說的是真的?”聽到對方的情話,袁玥琳的內心終於動搖了,她顫抖的問道:“你...不騙我?”】

【“你知道的,我隻會用行動表示......”】

【江誠的唇用力的吻住了驚慌失措的女人,而後霸道的將她攔腰抱起,一腳踹開了臥室的大門......】

【以下省略3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