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鐵擺擺手,“彆,你們掙點兒辛苦錢,咱們還是按一塊二毛五算。

一共二百一十五斤,我數學不好,咱們零頭去掉,這是二百七十塊錢你拿好。

你也彆客氣,這不是我家掏錢,公家的。

不過你們得辛苦辛苦,幫忙把這些雞蛋給我拉家裡去。”

韓鐵點出270塊錢遞到楚南手上。

文武瞪大了眼睛,一臉吃驚的盯著韓鐵:“老弟,你們這是啥家庭啊?一天三頓把雞蛋當飯吃?”

“不是。”韓鐵笑著說道:“咱們鐵路職工一年會發三次福利,這事兒正好是我爸管。

昨兒個我把你們的雞蛋帶回去,我媽說這雞蛋不錯,肯定是吃蟲吃草長大的母雞。

問我咋來的,我就跟他們說了。

我爸就問我,能不能多買點兒,這玩意兒可比啥醬油醋糕點的受歡迎。

咱們縣鐵路係統一共有一百二十多戶,一戶得發個十斤八斤的。

楚南老弟,你們能不能給搞千把斤雞蛋?”

楚南搖搖頭,“咱們生產隊也就七八十戶,估計還有二百來斤的存貨。

咱們養雞養的不多,一天頂多也就能下個七八十斤。

一次性我們拿不出來那麼多。”

“冇事兒,我們福利也不是一天發的。調度,司乘,維護,保障好些個部門呢。

從今兒起,你們的雞蛋直接給我送來,十天八天也就夠了。”韓鐵無所謂的說道。

“成。”楚南點點頭,再看向文武的時候,倆人臉上都露出抑製不住的興奮。

“咱們走。”韓鐵從路邊推出來一輛嶄新的自行車。

文武眼睛立馬就亮了起來。

就像是看到了美女的小流氓。

“臥槽,鐵子,新車啊你這是?還是永久牌的,這得不少錢吧?”

“180買的,騎了一年多了。”

“一百八十塊,這尼瑪也太貴了!把我賣了都買不起。”

“武哥您太謙虛了,就你們賣雞蛋,我估計三五個月就能換倆自行車了。

到時候你買自行車吭聲,我認識一朋友,不用票就能買了。”

“成,到時候還得麻煩兄弟。”

幾個人邊走邊聊,半個小時以後纔來到火車站旁邊的一個小社區。

社區的五棟樓,全部都是那種紅磚灰邊,三層的樓房。

每一層都有六家住戶,公用門口的一條公共走廊。

相比於青山縣的規模來說,青山縣的火車站可不小。

主要是因為,青山縣盛產木材。

整個縣不到二十萬人,但是大大小小的林場加起來就有五十多個。

可以說,青山縣有一半人口,都是靠著林場生活。

這些木材想要運出去,主要就是依靠鐵路運輸。

三個人把雞蛋卸到一個倉庫裡之後,就來到了韓鐵家。

一進門,文武被韓鐵家的佈置驚訝的目瞪口呆。

沙發,茶幾,冰箱,電視,收音機,木地板,紅地毯...

三室一廳一廚一衛的格局。

這在農村人的眼裡,簡直就是皇宮了。

“愣著乾嘛?進來啊。鞋子脫門口,直接光腳就行了。”韓鐵招呼了一聲,打開冰箱,拿出三瓶汽水。

楚南有些吃驚的看向韓鐵。

他之前就猜到了這傢夥的身份不簡單。

一個單位的福利,可不是普通人能夠負責的。

最起碼也得是箇中層領導。

但是這年頭的中層領導,可住不起這麼豪華的房子。

特彆是冰箱。

這在八十年代可是絕對的稀罕物。

整個青山縣,估計不會超過一百台。

這可不是說你有錢就能買得到的,你還得有身份。

韓鐵自己不說,楚南也冇有開口詢問他爸的身份。

冇必要。

自己暫時又求不到他。

“這麼熱的天兒,趕緊的,喝點兒冰鎮汽水涼快涼快。”韓鐵打開汽水,放到楚南和文武麵前。

“哎喲,冰的?咋弄的這是?咋這麼冰呢?”文武喝了一口,一臉吃驚的問道。

他冇見過冰箱不丟人,青山縣九成的人都冇見過。

“冰箱裡剛拿出來的,能不病麼?”韓鐵忍不住笑著說道。

“啥是冰箱?就是那個大箱子麼?”文武打開冰箱,“哎喲臥槽!這麼神奇麼?這箱子裡咋這麼冷?”

韓鐵笑著說道:“這我冇法跟你解釋,我就知道通電它就能製冷了。”

“我的親孃嘞,老弟,你家這不比金鑾殿差吧?你爹是乾啥的?”文武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韓鐵淡淡的笑笑,“我不是說過了麼,我爹就是一司機,隻不過是開火車的。歇會兒,看會兒電視,中午我領你們下館子**一下。”

“成,但是事先說好了,我請客。”楚南開口說道。

“哈哈哈,你們現在是掙大錢的,肯定得你們請客了。”韓鐵也不客氣。

相比頭十年,現在生活條件好了很多。國營飯店裡已經坐了不少桌。

楚南看了一眼菜價。

溜肉片1.8元

鍋包肉1.8元

燒大腸1.6元

溜肝尖1.4元

燉肘子2.4元

紅燒獅子頭1.4元...

價格不低。

不過這年頭吃的喝的都可以放心。

冇有這個那個新增劑,更冇有什麼注水肉,殭屍肉。全部都是正兒八經的好東西,而且菜量很足。

而且這個年代的國營飯店有個特點:基本上見不到素菜。

這個年代,農民肯定是捨不得下館子的。能下的起館子的,也不在乎那兩個錢兒。

現在可不像二十一世紀。

這年頭兒魚肉可是金貴東西。下館子,就是想解解饞,跟家人朋友吃點兒喝點兒。

什麼養生減肥綠色食品都是瞎扯淡,肚子都吃不飽的時候,有人會在意這個?

這時候你要是家裡來親戚,你跟他說吃蔬菜健康,你看他會不會吐你一臉吐沫。

“吃點兒啥?”韓鐵開口問道。

文武好奇的東張西望,哪兒有功夫去想那些。

“啥都行。”

“韓哥你做主吧,你是這兒常客,整幾個硬菜。”楚南笑著說道。

韓鐵也冇客氣,起身來到視窗。

“胖哥,來個燉肘子,一個溜肝尖兒,再來個紅燒獅子頭。

對了,再來一斤小燒兒,彆特麼拿兌水的忽悠你爹。”

視窗裡麵的胖子諂媚的笑著說道:“韓爺,我就是忽悠我親爹,我也不敢忽悠你啊。”

這更坐實了楚南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