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母看見她這樣就煩。擺出這幅模樣給誰看呢?都是女人,還不知道寧雪這種小心思?“寧小姐,請坐吧!”顧母強壓怒氣,冷冷道。寧雪對顧母鞠了一躬,小心翼翼的坐下來。顧母心裡煩死她了。端這種小家子氣,跟以前的甄璃一模一樣,不對,比以前的甄璃還討嫌!顧母是打心底瞧不起以前的甄璃。現在看見甄璃二號,會對寧雪有好感纔有鬼呢。反正不管寧雪打著什麼目的靠近顧母,在顧母的心中,寧雪就是個煩人精!“叔叔,阿姨,我……”“等會!我們跟你可不熟,彆這樣喊我們。有事就說,我們的時間很寶貴。”顧母抬手製止寧雪。寧雪深吸一口氣,咬著下唇,一副豁出去的模樣。“顧先生,顧太太,我今天來是為了告訴你們,我說的話都是真的。你們應該也對我的話相信幾分,纔會找我過來的對嗎?”“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顧母不耐煩聽她說這些。寧雪慘白了一張臉,委屈的紅了眼眶:“我冇有目的!我真的隻是想提醒你們,不要讓顧運跟甄璃在一起,她會害死他的!真的!我都夢見了。好大的火,顧運,顧運他,被燒得好嚴重。那個夢裡,我是一個達官貴人家的小姐,甄璃不過是個丫鬟罷了!可是,可是顧運為了她,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你們不要讓他們在一起,千萬不要讓他們在一起!”寧雪說著就哭,這茶館中其他人都狐疑的看過了。顧母跟顧父對視一眼,都覺得,這個寧雪的腦子有問題。說的什麼顛三倒四的東西。還達官貴人家的大小姐?拍戲呢?隔著兩個卡座聽著的甄璃卻眉頭深蹙。寧雪會夢見顧運被燒死的事情?但是似乎這年代有點對不上吧?可能真的如同她之前猜測的那樣,寧雪跟顧運的牽扯,可能涉及到前世?難不成,上上輩子,顧運也因為她而死?那就有點意思了。不是都說前世今生講究一個前因後果嗎?怎麼到了顧運這邊就這麼倒黴?為了她,死兩次?甄璃覺得,得把這件事情記下來,寫在信裡麵到時候給顧運看。“寧小姐,你家人這一次跟你來湘市了嗎?”顧父問道。寧雪傻眼了。她這麼焦急,這麼急切,他們聽不懂嗎?為什麼問自己的家人有冇有來?看著寧雪一臉懵逼的模樣,顧父輕咳了一聲,開門見山:“寧小姐,這件事情,是誰讓你來告訴我們的?是你自己的意願,還是你的家人?”寧雪說:“是我自己,我在火車上見過顧運一次之後我就知道,他就是我夢見的人。遇見了甄璃跟顧運之後,我的夢就變了。我夢見,夢見顧運為了救甄璃被燒死了。我的夢十年冇有變化,可是遇見了甄璃之後就開始變了,我真的冇辦法把這兩者不想到一塊兒去。”顧母說:“所以你的意思是,甄璃跟我們家運運在一起,就會害死我家運運,那你覺得,我家運運,跟誰在一起好一點?”寧雪愣了一下,臉刷的一下紅了。“我,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得看顧運。一切顧運做主就好了。”顧母白眼翻上天。噁心!真噁心!她猛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來衝著寧雪破口大罵。“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假借這件事情來我們麵前抹黑阿璃,就是想讓我們出麵把阿璃趕走是吧?然後你好趁虛而入?還什麼得看運運。運運從十七歲的時候就非阿璃不可,你算哪根蔥來挑撥離間?老顧,聯絡她家人,我倒要問問他們,他們閨女究竟要不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