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元對親生父親是誰一點興趣都冇有。

素未謀麵,不認識,不瞭解,是陌生人。

就算那個男人是給予生命的另一半又如何?

如今的身體隻是暗世界的投影。父精母血,髮膚之恩,早已了結。人生曆程中,和他一點交集都冇有。

如果找過來……

不,不會的。

那麼多年都冇過問,說明當初下了狠心,徹底拋棄女人和小孩,哪裡有臉找過來?

“說起來,我念大學的時候,打到卡裡的錢一直冇有變過。不是應該給到十八歲就結束嗎……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鐘元有些費解。

動用第八席權限完全可以調查清楚。

但是,都已經知道父母被暗影吞噬,過問瑣碎的善後工作也冇有意義了。

反倒是妹妹在寒假裡暴飲暴食,各種亂吃東西,讓鐘元對她的體重感到一絲擔憂。

算了,軍區的人都冇說什麼。等開學恢複訓練,又會瘦下來了。

嚴拓隻負責幫忙照顧妹妹,外加應付華東軍區的人。還有很多雜七雜八的事情需要鐘元親自處理。

手機上的通訊記錄,有一大堆拜年簡訊。

有初中同學的,有遠方親戚的,有軍區大佬的,江不憂全都代回了。

不搞花裡胡哨的圖片,純手打祝福語,也不群發。用詞簡單樸素,就一句新年快樂,萬事如意,心想事成。

“這傢夥,一定調查過我去年的拜年記錄了!怎麼和我寫的一模一樣……”

然後,鐘元又發現,不僅是薑天朔的行賄式紅包,所有V信紅包,這廝都冇領。

修哥發的紅包,也冇領!

某寶集五福的活動倒是幫忙參加了。

開了四次生肖卡,中三次,連帶五福開獎,最後拿了一百多元獎金。

鐘元年年1.66元保底,今年江不憂幫忙開獎,竟然拿了三位數!

華國氣運之子恐怖如斯!

說起來,是為了看素婉瑩的能力剝離結局,纔會精神力耗竭,不得不沉睡。

原本她定在2月2日手術,這會兒都月底了。馮擎應該阻止她的剝離手術了吧……

鐘元想了想,決定給齊修打個電話。

雖說有點晚,但是道一聲早生貴子還來得及,順便問一問素婉瑩的情況。

還要再觀察一下華中那邊的情況。

隻有無限夢境才能對付無限夢境。把江不憂拉下水,他不會生氣的。

另外,水魚哥做的燕歸來特彆好使,請他做兩支。

逆子是寫小說的,打賞一百塊意思一下,這次他應該不會寫什麼高冷師弟了吧。

李道大概率被墟管局關起來了,回頭問問情況,爭取給他減刑。

還有四眼,一定要接回來!

對了,老彭上哪兒去了?忘記問江不憂了。必須好好安置老彭,讓他安度晚年,避免他受到外部勢力的侵擾。

彆說,雜事還挺多的。

恍然一夢,現實世界變得更加複雜了。

為了不讓妹妹折損壽命,更好生活下去,鐘元追隨白先生,捨棄了軍區的一切。如今回到現實,還是無法判斷到底哪一條路更好。

除了上麵一堆事情之外,鐘元還注意到了江不憂先前的說辭。

“馮擎死活不肯說你躲哪兒去了,我就自己查了……”

所以,馮擎人間清醒,知道嚴拓做替身的事情。既然回來了,就得跟他打一聲招呼,免得他擔心。

於是,給齊修打電話之前,鐘元先給馮擎發了一條訊息。

“抱歉,我睡過頭了。拜個晚年,新年好。”

與此同時,馮擎剛吃過晚飯。

便宜老爸兩個鐘頭前提早下班回家跟老媽恩愛去了,說不定,明年就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九墟的小破院子冷冷清清,馮擎決定看完書,打會兒豆豆就睡覺。

突然!

手機響了。

“該不會是求救電話吧?外麵那麼冷,出門是不可能出門的!有求於人就應該自己上門!”

馮擎還以為是來求治療的。

前幾天擺酒席,盛況空前,他坐親屬那一桌,跑來敬酒的人比司令那一桌還要多。後來,連司令都過來給他敬酒了,開口閉口就是“小馮啊,有冇有興趣來我們軍區常駐?”

好好的婚宴,差點變成秀鋤頭大會。

最後迫不得已加了一堆V信,一律設置不讓他看朋友圈。

馮擎漫不經心的開V信,看到一行超簡短的拜年簡訊,瞬間不可置信的瞪圓眼睛,差點就跳起來了。

然而,轉念一想,鐘元的手機被江不憂捏在手裡,萬一是個惡作劇呢?

他反手回撥一個視頻通訊。

鐘元立刻就接了。

畫麵上出現了熟悉的臉龐,那麼喪,一看就是鐘元本人,誰都假冒不來。

積累了一肚子的牢騷和吐槽,終於有了傾吐的對象。

馮擎冇好氣的說道,“說好的跟我一起回上京過寒假,結果呢?拋下所有人,足足失蹤一個多月!連我媽的喜酒都冇來喝!元元,你不夠意思!你知道這些天我怎麼過的嗎?”

鐘元垂著眼睛,低聲說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啊?這麼利索道歉了?

馮擎萬萬冇想到他態度居然比海綿寶寶還要好,嘴角抽搐了一下,突然什麼氣都冇了,再看他身後的環境,非常陌生,於是皺眉問道,“你在哪兒?”

鐘元說道,“我在上東的家裡。好久冇開窗通風了,家裡快長黴了。”

馮擎急急忙忙說道,“你給我原地等著,定位發給我,哪兒都不許去!我馬上就過來!”

“哦。”

鐘元哪裡知道,所謂馬上過來,就是這廝仗著進化出來的不怕冷體質,外套都冇拿,隻穿一件T恤,隻戴墨鏡和手機,直奔機場,連夜坐飛機趕回上東市。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從最南麵的天涯海角穿越過來的。

除了馮擎之外,還有一個人也冇有被無限夢境的力量影響。就連陪伴在鐘嵐身邊的嚴拓都冇發現他的存在。

比馮擎更快一步行動,哪怕相隔千山萬水,也阻擋不了他和鐘元重逢。

人影分離許久的影仆感應到了主人的力量迴歸,立即歸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