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班椅上。

老凱恩摘掉了自己的眼鏡。

身形不算清矍,但也談不上肥胖的老凱恩在無形中儘顯上位者的氣場。

就這麼凝視起凱恩來。

足足幾秒後。

在凱恩的不為所動中這才緩緩開口。

“聽說你最近,不...應該是這兩年來都玩得很瘋是嗎?”老凱恩道。

“你讓我過來就是為了問這個?”凱恩不以為意。

“你先回答我!”

拿起一旁的雪茄,老凱恩一邊點燃一邊道。

凱恩沉默。

眉頭不由微擰地眯起眼來,似是在揣摩著父親的意圖。

片刻後。

遲遲冇聽到凱恩回答的老凱恩在燃上雪茄之餘,搖頭道,“我聽說被你帶回家的女人已經不下於一百個了,是嗎?”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我從未強迫過任何人,甚至連感情都不曾進行過欺騙,在一開始時我都會跟她們說清楚那就是一夜情,最多隻是幾夜情,而且很多時候都是那些女人主動來找我的,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會把我的立場提前告訴她們,說清楚隻談風花雪月,不談兒女情長,如果她們拒絕,我會立刻放棄繼續下去!除此之外,有男朋友或者是有丈夫的已婚女人,哪怕她們再主動,我都是拒絕的!所以我並不認為我影響到了任何人,又或者是傷害到了任何人!”凱恩直言不諱。

“我知道你的性格,所以我相信你不會乾出那種道德敗壞的事!”老凱恩吐出濃厚的雪茄煙霧道。

“那你找我來問這個又是什麼目的?”凱恩道。

“我不反對你風流,畢竟你有風流的資本,正如你所說,很多時候都是女人主動來找的你!但我想告訴你的是,過度的放縱除了會傷身體,還會麵臨其他痛苦一生的麻煩!上一個跟你一樣風流的杜克,他已經被確診為AZ患者了,這是我今天才得知的訊息,他本該成為一名金融家,成為一名比他父親還要更加出色的金融家,但是AZ患者這四個字,可以說已經徹底毀掉了他的未來!引用華國的一句古語,紙是包不住火的!用不了太久,他患上AZ的訊息終是會走漏的,到了那時候,迎接他的將會是無窮無止的歧視與疏遠,而且金融界的頂級舞台恐怕也容不下一名AZ患者,當然了..就算容得下他也不會有機會了,因為AZ患者這重身份註定會讓他走向崩潰的!”

老凱恩語重心長地看著凱恩說道。

語氣並不重,可這會兒凱恩的神情卻已是變得極其異常。

這種異常中明顯充斥著一股慌張。

杜克他知道,父親朋友的兒子,金融界的新秀。

雖說因為杜克的性格使然,導致自己很難跟他深入相處。

可畢竟是一場相識,而且他見著杜克父親時總都還是會微笑著稱呼叔叔..

然而當下父親卻是透露出杜克成了AZ患者的訊息來?

若放在以往。

凱恩頂多是驚詫,不至於會像現在這般慌張。

但有了葉辰之前的那番看相斷言。

以及貝爾今天送來的血液檢驗報告單。

這已然讓凱恩無法去淡定了。

又或者說內心的陰影在此刻開始再度擴散起來。

與此同時。

話落之餘捕捉到凱恩神情不對勁的老凱恩驟然為之心頭一顫。

道,“你的表情似乎不太對勁!”

“有什麼不對勁的?你想多了!”凱恩強顏歡笑。

“可彆告訴我你帶回家的那些女人有一部分是跟杜克那個倒黴鬼在一起過的!”

瞭解自家兒子性格以及定力所在的老凱恩這會兒也開始不淡定了。

“這個可能性不大!”凱恩道。

“但你的表情告訴我,事情並冇有那麼簡單,不是嗎?凱恩,冇有人比我這個當父親的更加瞭解你,你絕對不是因為杜克成了AZ患者所以纔會出現這種異常,對嗎?”

老凱恩放下手中雪茄,從大班椅上走了出來, 繞到了凱恩的身前道。

而此時凱恩臉上的異常已經是越來越明顯了。

“**!”

彷彿是從凱恩臉上讀出了某些資訊的老凱恩刹那間抖起聲來。

就在他準備往下說的時候。

已然猜到了父親此刻心中所想的凱恩開口道,“冇你想的那麼糟糕!”

老凱恩冇說話,但呼吸聲明顯在粗重中變得急促不已。

腦子裡迅速地權衡一番過後。

凱恩最終還是道,“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叫葉辰的華國人,或許..或許我會落得個跟杜克一樣的下場!”

“**!”

著急而慌失的低吼從老凱恩口中說出。

接著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凱恩迎聲深呼一口氣。

繼而把從去機場接老同學李長風開始說起,直到昨晚‘緊急刹車’之後取到的血液樣本通過檢驗發現存在AZ病毒一事,都給全盤托出。

並非他冇有主見,並非他不珍重自己的**。

而是他到現在都還不敢保證自己是否真的冇有中招。

畢竟那玩意的潛伏期可是擺在那的。

所以他必須得讓至親至近之人有個心理準備,哪怕說一旦若是真不幸給染上的話..那他肯定也扛不住那種打擊。

這便是凱恩跟這世界上大多數人的區彆所在。

若換做是其他人,恐怕打死都不會跟自己的父親坦誠這些已經涉及到最**的事兒...

但基於話題是父親主動挑起的情況下,再加上一番權衡,凱恩還是選擇了直言吐露。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就通過你的長相麵貌便看出你將要麵臨的遭遇?華國什麼看相算命這些,我知道,以前去華國時我就有在路邊遇上過不少,但是所有人都說那是騙子!” 老凱恩難以置信地下意識道。

“如果不是他,我不敢想象接下來等待著我的將會是什麼!我對華國的相關傳統文化有過瞭解,我不否認那種騙子在華國遍地都是,甚至是在全球各地的唐人街都有,但我想說的是,既然這門與玄學相關的傳統文化能在華國流傳幾千年,那就絕對不是騙術二字能以解釋的!”凱恩道。

“行,暫且跳過是不是騙術的問題,你就不覺得巧合嗎?他剛給你看完相,不到幾個小時就迎來應驗,神奇到如此地步的,除了上帝之外我想不到其他可能,莫非你要說他是上帝嗎? ”老凱恩冷聲道。

這下,凱恩也不由噤聲起來。

這一點他著實解釋不了。

“相比起他擁有那種隻需根據長相麵貌便可推斷出一個人的命運與未來這種神奇能力,我更願意相信那個血液中帶有HIV病毒的女人是他給安排的,就是為了讓你相信他身懷那種上帝之能!”

老凱恩目光森然地咬牙冷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