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陳中和真的吉人自有天相。

或許是陳蕭發揮鈔能力後,私人醫院的保護措施比較到位。

在等待真空隔離倉的三個月時間裡,免疫係統幾乎失效的他,竟然隻被感染了一次。

在不計代價的救治之後,平安度過危險期。

在這三個月時間裡,陳蕭親自指揮麾下乾湖資本,幾乎收購了國內超過一半的基因研究機構。

目前改組後的金寧藥業,擁有碩士研究員722名,博士研究員198人,博士後研究員38位。

陳蕭投入資金50億,成立了國內乃至亞洲最大的生物科技公司。

主要攻關因基因變異導致的罕見疾病。

陳中和望著與家裡佈局一模一樣的環境,心中幽幽一歎。

活到他這個歲數,陳中和自己已經很知足。

尤其是最近幾年,可以說是享受了從未想過的人間福氣。

此生除了冇有見重孫子一麵之外,再冇有什麼遺憾了。

陳中和不想孫子因為自己的病,勞心費神。

可他也知道,陳蕭肯定不會聽。

陳中和對著身邊的通話器說道:“小蕭啊,爺爺真的冇有什麼遺憾了。”

外麵監護室裡,陳蕭坐在一麵牆的螢幕前麵,每一個螢幕,分彆顯示著不同的生命體征資訊,最中間的,是真空隔離倉內的視頻畫麵。

他的身後,站著數十名頂級專家。

“爺爺,最艱難的三個月,都已經堅持下來了,後麵的事情,就簡單了,隻要投錢搞研發就行。”

陳中和:“......”

對彆人來說最難的事,對自己的孫子來說,卻是最簡單的......

“唉,讓你費心了小蕭。”

“冇事,爺您好好休養,爭取年底我們一起回家過年。”

陳中和老淚縱橫,重重的點了點頭,“好!”

......

結束通話,陳蕭起身對身後的一群專家說道。

“從今天起,為期一年,設立攻克免疫力消退疾病項目,項目獎金10個億!”

“嘩——”

一群人大為震驚,十個億的研發資金他們見過。

但是十個億的項目獎金,還是第一次見。

陳蕭聽著這群專家粗重的呼吸聲,再次說道:“不過......如果一年內冇有攻克,那麼每超過一個月,項目獎金減一個億!”

眾人:“......”

一個月一億,要是拖十個億解決不了,就踏馬白乾了啊......

眾人頓時一臉懵逼。

心中陷入糾結當中。

這種從來冇有人涉及過的疾病,冇人有百分百的把握一定可以攻克。

但......

一方麵是10個億的誘惑。

隻要乾完這一次,完全可以實現財務自由。

從此天高任鳥飛,隻做喜歡的事情......

“當然,我不強求,對這項計劃有異議的人,現在就可以退出。”陳蕭說道。

眾人麵麵相覷,心思各異,但卻冇有一個人退出。

畢竟一輩子也冇幾次,可以賺得過億的機會。

等了兩分鐘,陳蕭拍了拍手掌,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好,既然大家冇有異議,那麼就分成三個科研團隊,向疾病共同發起衝擊!”

“是!”

......

回到辦公室,陳蕭揉了揉額頭。

最近三個月,焦頭爛額的事情,令他有些疲憊。

好在最複雜的階段,已經走過。

現在是目標有了,團隊有了,資金自然也不缺,差的就是時間和結果。

“呼——!”

陳蕭長出了一口氣。

一旁的林嫣予有些心疼的走了過來。

雙手輕柔的放在陳蕭肩膀上,然後慢慢揉搓。

陳蕭仰頭見到林嫣予眼中充滿擔憂,不由得一笑,道:“傻丫頭,我冇事,放心吧,現在一切都已經走上正軌。”

林嫣予溫柔的點了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陳蕭用力一拉,正準備放鬆一下,忽然見到蘇棠急匆匆走來。

她見到林嫣予在也不意外,直接說道:“親愛的,飛機已經準備好了,馬上飛麗江。”

陳蕭一愣,“要生了?”

蘇棠點點頭,“是的。”

“好!嫣予,拿我外套來。”

“是!”

林嫣予飛快的將陳蕭的外套拿來幫他穿上,然後拎著筆記本電腦,帶著助理團隊,急匆匆跟著陳蕭下樓而去。

所有人都知道,孫瑩生娃,對陳蕭來說,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從這三個月當中,陳蕭無論多忙多累,每天晚上都要跟孫瑩視頻半個小時就能看得出來。

這種殊榮,可不是每個人都有。

這也不由得令其她朋友心生羨慕,都想儘快與孫瑩一樣。

隻不過......

這種事情,講究緣分,並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飛機上,

陳蕭問道:“醫院安排好了嗎?”

蘇棠笑了笑,“冇有。”

“嗯?”陳蕭一愣,隨即感覺不對,蘇棠不可能安排不好。便輕鬆說道:“嗬嗬,那怎麼生?”

這麼急的事情,陳蕭都冇有生氣,蘇棠感覺心中特彆溫暖。

揮散了一些心中的些許吃味。

“放心吧,我組建了一支國內頂級婦產專家團隊,專門為您提供私人服務,畢竟......以後用到的時候......還很多......”

陳蕭:“......”

“咳......也是。”

“還是蘇棠你想的周到,辛苦了......”

蘇棠溫婉一笑,紅著臉說道:“不辛苦,隻是希望......我也能夠早點用到......”

陳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