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毅神色平靜,淡淡道:“中醫診脈,博大精深,有很多事情都能通過診脈判斷出來的。”

“這就是中醫的神奇之處,是一些科學器械都無法代替的存在。”

老劉聞言,更加震撼。

趙東和走過來,感激涕零地握著唐毅的手,“謝謝,唐院長,你這真的是神醫啊。”

他一直以為自己的身體很健康,剛纔甚至還想著下班之後,約老友去打一場養生籃球。

若是劇烈運動,主動脈夾層必定會破裂,他會死。

唐毅這是救了他一命!

所以,他打從心眼裡認同唐毅就是未來的副院長和中醫科主任,稱呼都變了。

看到這裡,張敏、領導、陸成聰以及現場所有人全都神色震驚。

很多人看了看投影儀上的血管造影和MRI圖片, 又看了看唐毅,神色更加震撼。

高手一出手,便知有冇有!

剛纔唐毅懸絲診脈,又給患者鍼灸治療,如今握趙東和的手就能診斷出主動脈夾層,這種種事情已經表明唐毅醫術高明瞭。

“這是怎麼回事?唐毅不是學西醫的嗎?他的中醫醫術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一次診脈成功可能是運氣,但兩次診脈成功,那就是真本領了,而且,他的鍼灸術看上去也很強,他是有真本事的!”

“何止是強,簡直就是強無敵!”

“他有這樣的本領,當院長和中醫科主任,我是心服口服的。”

“我也服,他那一手鍼灸術一看就是沉浸多年的老中醫了,很強!”

看到這一幕,會議室內很多人都議論紛紛,對唐毅更是紛紛刮目相看。

唐毅展現出來的這一手醫術,讓他們紛紛改觀了。

這時,老劉主任忽然上前,伸出手,道:“唐院長,你也幫我把把脈吧,看看我有冇有什麼隱疾。”

趙東和一直都身體健康,精神奕奕。

可是,身體裡卻隱藏著巨大的隱患,有那麼大的主動脈夾層在。

他已經很久都冇有做檢查了,想要讓唐毅看一看自己是不是也有隱患。

“唐院長,你也幫我看看!”

“唐院長,請你也幫我檢查一下身體。”

“唐院長....”

看到老劉這樣,現場很多領導立即反應過來,紛紛衝到唐毅麵洽,伸出了自己的手,滿麵期待地看著唐毅。

唐毅連懸絲診脈都能那麼準確,連趙東和那麼隱秘的疾病都能找出來。

這簡直就是人形掃描機!

最重要的是,這種診斷方法特彆便利、高效又安全無害。

那些領導們一個個身體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疾病,他們都想要讓唐毅看一下。

如果檢查出了什麼,可以及時處理。

如果身體健康,那也就更加放心。

所以,一時之間,所有領導都把躺在圍在中間。

“各位,大家排好隊,一個一個來,我今天免費為現場所有人把脈,如果哪位覺得我說得不對,站出來反駁我,我接受任何挑戰。”唐毅道。

說完,他走到一張桌子前坐下,擺下駕駛,心裡卻有些喜悅。

他想要的,就是這種場麵。

用實力來征服這裡所有人,讓他們都心服口服。

“老劉,我先來吧。”

張敏顯然也看出了唐毅的用意,她拉了拉老劉主任,坐在唐毅麵前,把纖纖玉手伸了出去。

唐毅也不忌諱,直接把脈。

“張院長,你身體很健康,但是,最近睡眠不足,導致精神不好,我給你開一副安神靜眠的藥方。”

“劉主任,你的肝臟有點問題,但問題不大,少熬夜,我給你開護肝藥方。”

“陳書記,你身體很健康,無須擔心。”

“韓院長,你的脾臟有點虛,脾屬土,溫潤萬物,我待會兒給你開一張溫補藥方。”

“趙醫生....”

“張護長....”

“李護士,你的卵巢有點問題....”

這一下午,唐毅把現場所有的醫護人員都把脈、診斷了一遍。

在這之中,有一些醫生還是不服氣,暗自刁難唐毅,但都被唐毅一一化解。

到了傍晚六點時,現場所有醫護人員都被唐毅折服了!

基本上,唐毅把每一個人的身體狀況都說對了。

哪怕是一些要為難唐毅的人,也都被唐毅說出了身體裡的隱疾,當場就對唐毅驚為天人!

而且,唐毅不僅僅說出了他們的疾病,麵對一些病情嚴重的同事,他也出手治療。

鍼灸、推拿、按摩....

各種各樣的治療方法,無比神奇,讓人眼花繚亂。

最主要的是,他的每一次治療都能讓病人的疾病好轉,讓現場所有醫護人員全都歎爲觀止。

此時此刻,現場所有人看著唐毅的眼神完全變了,從一開始的質疑變成了敬佩、崇拜以及震撼!

刮目相看!

他們對唐毅徹底的刮目相看!

這等醫術,簡直神奇!

唐毅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掃了現場所有人,微微一笑,冇有說話。

“各位,還有人對唐院長有意見嗎?”張敏道。

“我冇意見了,唐院長絕對的名副其實!”

“冇意見!”

現場所有人全都搖頭,不再反對。

張敏見此,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唐毅這一舉動雖然很費時間,但卻真正把所有人全都折服了,讓那些人都心服口服!

她甚至看到陸成聰都心服口服地點頭,不再反對。

“好,那麼我宣佈,從現在開始,唐毅就是我們醫院的副院長和中醫科主任,就這樣,散會!”張敏道。

隨著她這句話,現場很多人紛紛起身離場。

張敏看了看時間,微微蹙眉,歉意地對唐毅道:“原本還想帶你去看一下辦公室的,可是,我有點事要走了,要不...”

“冇事,我自己去也可以,你有事就先走吧。”唐毅淡淡道。

“好,那你自己過去吧。”

張敏點頭,迅速離開。

很多領導、書記來和唐毅握手恭喜之後,也才離開。

聽著他們一口一個‘恭喜’,一口一個‘唐院長,’,唐毅就算心態再穩,也是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他站在舞台上,俯瞰著看著舞台下那密密麻麻的座位:“原來當領導是這種感覺啊,被那麼多人阿諛奉承,一般人還真的會飄啊。”

這一刻,他還是有點恍惚。

在幾天前,他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角色,是坐在台下觀眾席上的一個死跑龍套的、不重要的存在。

如今的他,已經是一家醫院的副院長和中醫科科長,手握一定的權力。

這種感覺,有點夢幻!

就在他感慨的時候,一個長得很漂亮、紮著馬尾辮、凶器逼人的美女護士走進會議室。

她走進來後,雙眼發光地看了唐毅一眼,而後悄悄把自己的衣服往下麵拉了一些,香肩半露。

接著,她來到唐毅麵前,微微鞠躬,道:“唐院長,我是您的秘書柳燕。”

她衣服往下麵拉過,此時一鞠躬,一片無比美妙的風光立即呈現在唐毅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