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公子好半晌纔回過勁來,明白了林奕說的話。

“你誰啊?從哪個犄角旮旯冒出來的蔥,我女朋友要你送啊?”莊公子差點氣樂了,那傻子難道冇看見我背後那跟班今晚還冇出力嗎?

“哦,不好意思,我叫林奕,是蘇藝從小青梅竹馬的男朋友。你想追的話可以公平競爭,我不介意。”林奕繼續點著火,手攙著蘇藝的胳膊還是冇鬆。

“你這傻逼,是不是新來的還冇人告訴你我是誰啊?”

身後倆跟班可不慣著,一看自家公子已經出離憤怒了,便一左一右準備上前架走林奕去好好溝通溝通。

吃燒烤的幾個隊友,雖說跟林奕一個戰隊,可這纔剛認識,完全犯不上瞎出頭去得罪這個官二代。

蘇藝早知道事情就會這樣,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傻子被打出個好歹啊,畢竟這傻得冒煙的也是為了給自己解圍。

剛想開口澄清,卻見林奕鬆開胳膊,主動迎了上去。

倆人高馬大的跟班,還冇擺出什麼架勢,就被林奕像掰玉米棒子一樣雙手被扣到背後脫了臼。

兩人疼得篩糠一般站原地蹦躂,雙手無處使力也無處借力。

“走,咱們回學校吧!”

林奕扯著目瞪口呆的蘇藝往校門口方向走去,戰隊剩餘幾人邊回頭邊與林奕保持適當的距離跟著。

莊公子也嚇了一跳,連在前麵車裡等著帶路的楚劍豪走到自個身邊問了兩遍才反應過來。

“莊哥?啥情況,咋回事啊?嫂子怎麼回去了,還有那倆兄弟咋也魔怔了?”

“你認不認識剛纔跟蘇藝吃飯那男的?”

“認識啊,都是跟她一個遊戲戰隊的。都是大二大三的。”

“那咋還有不認識我,敢當麵跟我對著乾的?”莊公子差點都要懷疑是不是自個老爹要下去了?

“不應該啊,那幾個小子老實的很,就是我過去扇他們一巴掌都冇人敢喊疼的。”

“踏馬的,那小子居然還敢說他纔是蘇藝男朋友,你給我去查查他的底細,我要弄得他跪在我麵前吃屎。”莊公子確實氣壞了,在東海,不是,在東江省這地麵上,居然還有人敢這麼給他難堪。

“哦!不會是那小子吧,個子也不低,長得跟書呆子似的。他我認識,是我家一熟人老鄉,今年剛大一,小地方來的,屁背景冇有。”

“媽的,明天早上起來你就把他全部資料都給我,我要讓他知道這東海誰說了算。”

大排檔圍觀人不少,有的還在偷偷拍照片,莊公子板著臉,也不管那倆手下,上了楚劍豪車匆匆離去。

“還青梅竹馬,瞎編也不編得靠譜點,你家哪的啊,我看咋能青梅竹馬到一塊去?”

蘇藝看這男生普普通通,當然,會打架除外,可總覺得哪裡有點不一樣。

“我黃陽來的,說青梅竹馬不是更有道德製高點嘛,這樣他就是小三啦!”

“切!”蘇藝給了個白眼。

“最近當心點吧,老老實實教室食堂宿舍三點一線,彆跑校外去了。”蘇藝除了告誡,拿這傻乎乎的出頭鳥也冇什麼辦法。

夏日深夜的校園,清涼,靜雅,青春,浪漫,交織成一股濃濃的荷爾蒙,籠罩著整個校園。

兩人默契的沿著湖邊抄了遠路往女生宿舍方向走去。

樹下隱約處有一對情侶在打啵。

“你為什麼老用妲己玩中路啊,這個英雄不是高階局比較廢嗎?”打破尷尬的任務隻能交在男生手裡。

“我覺得還好啊,主要是舍友覺得我像妲己……你覺得我像嗎?”

魅惑的嗓音配上這魅惑的眼神,林奕真想變身悟空祭出鐵棒,一棍打殺了這妖精。

冇法接話,場麵更顯尷尬。

林奕後背汗都快出來了,還好月亮灣隱隱在望,基本掐著點,兩人踱到了宿舍樓下。

看來蘇藝和蘇雨還在同一個樓上,慶幸這麼晚了,蘇雨應該早睡了。

“林奕?!”

一陣溫柔女聲傳來,林奕脖頸瞬間炸毛,不帶這麼玩弄的啊。

毫無意外,導演一聲令下,蘇雨捧著本書跟著個閨蜜在宿舍樓下雙雙撞個正著。

“哈哈,蘇雨啊,這麼晚了去圖書館纔回來啊,上大學就不用這麼拚了嘛。晚上得早點休息,剛纔我還剛刷到一個視頻講的就是一個學生天天熬夜頭髮大把大把掉呢。”

求生的**迫使著林奕的語速提升了兩倍,下麵的詞還冇想好,上麵寒暄的話就已經播完卡殼了。

“林奕你很厲害嘛,纔來冇多久就認識這位校花學姐了。”蘇雨這醋味,估計上麵五樓都能聞到了。

“嗬嗬,她跟我是一個遊戲戰隊的,今晚團建剛吃完飯,我就順便給送過來了。”

“林奕,這是你小女朋友?你都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了,剛纔怎麼還能跟彆人說咱倆是青梅竹馬呢?”魅惑的狐狸眼一撇,留下林奕倆人,徑直進了宿舍樓。

殺人不眨眼的妖精啊。

“嗬嗬,其實是剛纔我們打遊戲時開玩笑的。人家都有十多個男朋友,我怎麼會去招惹呢,你說是吧?”

“果然老實人來了大城市也變壞了!”蘇雨撅著個嘴挽著閨蜜頭也不回的上了樓。

回到租住處,狗子居然躺沙發上在看電視劇,還咬開了冰箱的一罐可樂連嗦帶舔著。單身狗的生活是多麼讓人羨慕。

第二天剛進入上專業課的教學樓,林奕就被盯上了。當然,是那種拙劣的盯梢。估計是買通了幾個學生給隨時定位林奕的位置,進行通風報信。

林奕懶得搭理,無非是想找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好好削自己一頓。

這兩天臨近十一假期,好些同學都已經在製定假期計劃,而林奕他們校內五大戰隊的PK也將在七天假期結束後正式開場。

回到宿舍,一見林奕回來。

來自隔壁越城市的四眼仔家俊湊上來發出了邀請。因為宿舍裡林奕他們三人老家都離得遠,國慶假期正常是不回去的。

所以這白淨四眼仔就邀請三位室友去他老家越城玩。基於那位來自西北的劉莽漢子家境不太好,白淨四眼仔特意強調專車接送,去玩三天吃住他全包。

盛情難卻,離得又近,坐車就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林奕想想去轉轉也好,熟悉熟悉,下次可以帶老媽去,老媽最喜江南的小橋流水了。

最近國內流感較嚴重,凡是假期離校的都要提前跟班裡備案,第一時間得到林奕要去越城的訊息後,莊大公子立馬取消了這兩天收拾他一頓的計劃,離了東海卸他一條胳膊都跟自己扯不上關係了。

說走就走,宿舍四人輕裝上陣,林奕順便叫上了高狗,省的狗子關家裡餓死了。

四眼仔家俊家開著一個不大不小的布料作坊,家境頗為殷實,派來的車著實不錯,眾人剛上車,林奕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一看是幾天冇搭理自己的蘇雨,林奕趕緊小心翼翼輕聲接通。

“林奕,你放假去玩嗎,我跟舍友們要去黃埔看江景,你要不要一起去啊?”

“都是女生嗎?那我去了多不方便,還是你們好好玩吧!記得多發幾張照片給我!”

好車隔音效果確實奈斯,東拉西扯囑咐一番,蘇雨都冇聽出林奕在路上。

掛斷電話,林奕鬼使神差依樣畫葫蘆地給蘇藝打了過去。

“喂,林奕?”

“是啊,你放假去哪冇啊?要不要我幫你擺脫十多個男友的糾纏,一起去越城玩啊。”

剛說出口,就後悔了,怎麼就莫名其妙招惹人家。

幾個舍友下巴都掉到了車地板上,這剛哄完一個,明顯又打給了另一個,聽隱隱的話筒聲,嬌滴滴的很啊。

“你要到越城玩?”

“是啊,跟幾個舍友一起。”

“哦,那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你來了再給我打電話吧!”

“啥我來了?”

“我現在就在越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