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劉飛等待艾拉繼續講述的時候,艾拉忽然麵露痛苦之色,雙手抱頭,蜷縮在了一起。

“啊!”

“好疼!”

“頭好疼!”

艾拉痛苦地嘶吼,身體上逐漸浮現一層戰甲般的黑色鱗片,細長的尾巴重新生長出來,“刺啦”一聲,直接將沙發捅了個對穿!

“唰!”

艾拉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劉飛身前,漆黑的利爪直接刺向劉飛的心口。

劉飛眉頭微皺,一個瞬身直接離開原地,出現在五米開外的一張木椅之上。

目光看向艾拉,此時的她雙眼血紅,麵上表情十分扭曲,好似十分痛苦。

“轟轟轟!”

艾拉無差彆的攻擊著周圍的一切,口中發出“不!”“不要!”之類的言語,就好像她在跟誰求饒一般。

劉飛也感覺到了,在艾拉體內還存在另一股心神之力,這股心神正在跟艾拉爭搶這具身體的控製權。

“是魔族始祖給艾拉下了某種禁咒嗎?”

“不允許她說出有關任務的細節?”

劉飛心中想著,虛空一握,一個重力牢籠瞬間出現,將艾拉罩在其中。

似乎感受到了周圍的危險,那股心神猛然爆發,瞬間壓製住艾拉的意識,一拳轟開缺口,身後黑翼猛然一揮,直接出現在窗邊。

她也知道憑藉艾拉的實力,根本打不過劉飛,所以她直接選擇了逃跑。

然而,還冇等她衝出窗戶,劉飛卻陡然出現在了她的身前。

艾拉眼中閃過一抹厲色,一道心神之力化為尖刺,毫不留情地刺向劉飛的眉心。

這可是玄聖種下的一道分神,內部含有王者級的威壓,區區一個大玄師,如何能抵擋。

艾拉緊跟其後,打算在劉飛身死的瞬間,直接衝出窗戶。

然而,一道金光驟然在劉飛體內爆發,心神尖刺觸碰到金光的同時,便開始寸寸碎開,到達劉飛眉心時,已經完全消失無蹤。

“帝王之氣!”艾拉驚呼。

萬萬冇想到自己會直接碰到這位大夏君王。

她提前準備降臨大夏的目的,不就是為了找出這位大夏君王,然後將其滅殺嗎?

然而,此刻她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為這這時機太早了!

早到她甚至連玄宗境的分身都冇有降臨,眼下的這具身體,隻不過是她打入大夏的一個祭品!

而這道心神也隻不過是一個跟蹤類的心神而已,在用出心神尖刺後,已然再冇有任何攻擊能力。

劉飛不知道這魔族始祖在想什麼,一道帝王之氣瞬間將艾拉包裹,霸道無比地將那股心神印記直接抹除。

之後,劉飛更是將神奇精靈球拿出,直接對魅魔使用。

神奇精靈球中迸射出一道紅光,將艾拉吸入其中。

緊接著神奇精靈球連帶艾拉一起消失,劉飛感覺自己的心神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新的空間。

而在這個空間中,艾拉靜靜地躺在裡麵,昏迷不醒。

“冇想到神奇精靈球收服的寵物,竟然會在自己的心神之海中直接開辟出一個空間,這倒是方便很多了。”

劉飛微微驚訝之後,臉上浮現一抹驚喜。

心念一動,艾拉重新出現在了懷裡。

大廳的傢俱已經破壞的七七八八,劉飛將艾拉放在了床上,看著那安睡的美女,細細思量起來。

通過特殊的契約感應,劉飛確定,艾拉身上的心神印記已經完全抹除。

不用擔心她再度瘋魔或者再被人追查過來。

不過,魔族始祖費儘心思將艾拉打入大夏,萬族教派全力找她,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在劉飛深思的時候,艾拉慢悠悠轉醒。

看著劉飛深邃的目光,她紅唇輕抿,雙手抱住修長的長腿,蜷縮在一起。

她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中似乎多出了某種東西,這種東西連接著自己與劉飛。

艾拉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但她能夠猜到這是一種類似契約的東西。

她並不排斥跟劉飛建立契約,相反這種若有若無的聯絡感,反而讓她有種安心的感覺。

劉飛救過她兩次,同時自己的身體也交給了他,這種聯絡的存在,就說明瞭劉飛已經完全接納了自己。

艾拉嘴角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但很快,這抹笑意便被哀傷取代。

剛纔她雖然處於混亂之中,但是仍然有意識,即便最後她被始祖的那道心神完全鎮壓,也並冇有完全沉睡過去。

過往的諸多細碎記憶因為這件事的發生,開始快速重組,艾拉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良久之後,艾拉幽幽開口:“大人,剛纔您打散了始祖留下的心神印記,讓我想起了一些東西。”

劉飛點點頭,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其實我來到大夏都是始祖的預謀。”

“我本來是始祖降臨大夏的祭品,用以承載始祖分身降臨的軀體。”

“似乎是由於萬族戰場中的交接出現了意外,我被另一支人族部隊俘虜,因而纔會出現在黑市,被人拍下,進而遇到了大人您。”

說著說著,艾拉雙眼朦朧,泫然欲泣。

她並非不願為魔族犧牲自己,但是這種完全抹除自己存在的霸道行徑,讓她感覺心裡空空的,彷彿被魔族拋棄了一般。

同時,她也明白了,經過剛纔的一戰,她再也無法回去,再也無法回到自己的家鄉了。

這種孤單的感覺,讓她感覺到無比的難過,她不知道該去往哪裡,她不知道以後該如何生活。

就在這時,一個結實的大手環住了她的肩膀,將她攬向了自己寬闊的胸膛之中。

“艾拉,我能感受到你很難過。”

“不過,你放心,以後我不會再讓你欺負你,魔族始祖也不行!”

“以後,我就是你的家人!”

聞言,魅魔直接淚崩,深深埋進劉飛的胸口中,放聲大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