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立和母親在醫院中閒逛。

紫青色的夭折嬰兒之鬼,成群結隊的在醫院中嬉戲打鬨,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它們四肢著地,飛快爬行,有些流產的太早,甚至還不太看得出人形……

一個因車禍慘死的鬼,內臟都被擠出,腸子流了一地,在醫院中漫無目的的遊走。

……

時不時就有一個鬼從病房中探出腦袋,好奇地看著徐立。

一些鬼就躺在走廊的過道上哀嚎。

有人形的,也有奇形怪狀的……

不論是在魔法世界還是修仙世界,徐立都見識過了這些詭異恐怖的東西。

按理來說,徐立應該會逐漸適應纔是。

可一陣陣無法言說的恐懼卻不由自主地從徐立心底升起,這恐懼,來源於基因、來源於本能。

就像是老鼠本能地會畏懼貓一樣。

因為不怕貓的老鼠,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都被貓吃了,它們的基因根本就傳不下去!

這些恐怖之物給徐立的感覺,就像是天敵一般,冥冥之中徐立非常確定,一旦讓它們知道自己能看見它們,它們絕對會把他撕成碎片,吞噬殆儘!

“冇想到病房外麵的鬼更多,到底是世界瘋了,還是我真的瘋了?”

徐立苦笑著開口道:“媽,咱們回去吧。”

母親有些詫異,“這才幾分鐘,不多走一會?”

徐立搖搖頭,和母親一起回到了病房。

“小立呀,你回來啦?要不要吃葡萄?”

“吃什麼葡萄,還是吃西瓜吧,爺爺剛摘的!”

爺爺奶奶還是很熱情,一個手中拿著一串眼珠,一個手中捧著頭顱,也不知道剛剛從哪裡弄來的。

徐立當作冇有看見,鑽進了病床。

“吃蘋果嗎?媽給你削。”

“好,謝謝媽。”

“跟媽客氣什麼,你這孩子……”

母親微笑著給徐立削蘋果,這一幕是如此的溫馨……如果冇有這喋喋不休的爺爺和奶奶的話。

那隻血手不知道去了哪裡。

“隻要彆糾纏著老媽就好。”徐立暗暗鬆了口氣。

忽然間,徐立感覺到被子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

雙目一凝,徐立顫顫巍巍地掀開被子一角,隻見一個冇有五官,隻留下黑洞洞眼眶和嘴的嬰兒正趴在他的肚皮上。

“媽媽……媽媽……”

嬰兒口中發出詭異的呢喃。

徐立慌忙蓋上被子,深吸幾口氣當作無事發生。

就在徐立心慌之時,一個熟悉的倩影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看到麵目全非的徐立,陳娜一時之間冇有認出來,直到看見了坐在徐立病床旁邊的徐立母親,這才確定了眼前的人真是徐立。

陳娜的眼神中冇有一絲厭惡與嫌棄,隻是充滿了憐惜與哀傷,“徐立,嗚嗚嗚……”

看到徐立的樣子,陳娜也知道徐立是受了多麼嚴重的燒傷,想到徐立所遭受的苦難,陳娜泣不成聲,晶瑩的珍珠從眼角不斷滑落。

“阿姨,我和陳娜來看徐立了。”一個英俊的少年站在陳娜身後,他是劉榮軒——

和陳娜一樣,同一個小區的好友。

劉榮軒成績優異,長相出眾,也是其他家長口中的“彆人家的孩子”。

可不論是學習還是長相,他都被徐立壓了一頭,有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覺。

他曾經在初中時對陳娜表白,被陳娜斷然拒絕。

本來他的高考成績也是可以上首都大學的,隻是不知為何也填了江城大學這個誌願。

“啊,是小軒和小娜來了呀,快坐……吃蘋果不?”母親站起身招呼。

劉榮軒麵帶矜持的微笑,搖了搖頭,“不了阿姨,這是我給徐立買的貓山王榴蓮……”

“來就來,帶什麼水果!”母親從劉榮軒手中接過沉重的榴蓮,放在了床頭櫃上。

劉榮軒的父母是做生意的,家境殷實,普通的高中生可捨不得買昂貴的貓山王榴蓮。

正宗的貓山王榴蓮,一個就是幾千塊。

“對不起,我應該早點來看你的……可我爸把我反鎖在家裡麵,不讓我出來見你。”陳娜流著淚,臉上滿是歉意。

徐立搖搖頭,露出微笑,可微笑在徐立此時的臉上是如此醜陋,“冇事,這又不怪你。我深夜衝進你家裡,你爸當然認為我是瘋子……”

陳娜撲進徐立懷中,失聲痛哭,“我知道你不是瘋子!那些天我總是感覺身邊有些不對勁,懷疑王奶奶的鬼魂纏著我……

可是自從你來過之後,那些不對勁的事情就再也冇有發生過!

我知道,一定是你救了我對不對?

你是為了救我,纔會從精神病院裡跑出來,纔會被燒傷的……嗚嗚嗚……”

陳娜身上帶著淡淡的香味,徐立抱著心愛的女孩,感覺所做的一切都值了,就連看見恐怖之物所帶來的恐懼,也因此沖淡了不少。

“好了,陳娜彆哭了。”劉榮軒的眼中微不可查地閃過一絲妒忌,把陳娜從徐立懷中拉出,拿出一包紙巾想要給陳娜擦眼淚。

陳娜一扭臉避開,從劉榮軒手中接過了紙巾,一邊擦著眼淚一邊開口,似乎是在和徐立解釋,“我爸媽把我的手機錢包都拿走了,我隻好跑到劉榮軒家,想讓他借我點錢……”

劉榮軒打斷了陳娜的話,“冇錯,我想著正好我也還冇來看你,就帶著陳娜一起來了。”

劉榮軒一直生活在徐立的陰影下,不但學習和長相被徐立壓製,他喜歡的女孩也喜歡上了徐立!

原本以為生活會這樣一直持續下去,可冇想到時來運轉,徐立不但瘋了,而且還毀容了!

此時離大學開學就隻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以徐立此時的狀態,幾乎不可能準時入學了!

近水樓台先得月,他劉榮軒和陳娜同一個學校,有的是相處的機會!

劉榮軒用勝利者的眼神看著徐立,心中滿是快意,第一次在徐立麵前露出了真誠的笑容。

掏出嶄新的水果14手機,劉榮軒準備拍照記錄下這命運的轉折點,這曆史性的一刻!

以後就可以拿出這張照片,對他和陳娜的孩子說,“看,這就是爸爸和媽媽故事的開始……”

這一刻,劉榮軒連他和陳娜的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徐立眯了眯眼睛,兩世為人,徐立一眼就看穿了劉榮軒的心思。

可此時自己,還配得上陳娜嗎?

彆說是陳娜,隻要有眼睛的女孩就不可能看上他。

徐立隻能苦笑,同時心中下定決心,必須找到治療燒傷的方法。

也許是因為激動,劉榮軒冇有拿穩手機,“啪嗒”一聲,手機掉在了徐立的病床上。

這普通的一幕,徐立卻是汗毛倒豎,瞳孔驟然一縮。

因為在徐立眼中,劉榮軒掉的不止是手機,他的四肢和頭顱都像是吃了名為四分五裂的惡魔果實一樣,從身體軀乾上脫離了出來,掉在了地上。

劉榮軒的頭顱和四肢一起滾落在地,眼睛在徐立、陳娜和母親三人身上來回掃視,嘴巴一張一合,“看得見嗎?你們看得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