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飛冷冷的看著對麵的完顏阿骨打,眼中的殺意絲毫不掩飾。

同樣完顏阿骨打的眼中也帶著濃濃的殺氣。

兩個主帥終於在這一刻見麵了,隻是這一見麵便是生死搏殺。

兩人同時夾馬腹,向著對方衝去。

一個揮刀,一個挺槍,刀槍相碰,完顏阿骨打手中的彎刀直接脫手而出。

他滿臉震驚的看著對麵的嶽飛。

他冇有想到嶽飛的武力竟然這麼高,一槍便將他的兵器挑飛了。

看著嶽飛再度出手,完顏阿骨打頓時亡魂大冒,當即俯身躲過。抬頭驚恐的看了一眼嶽飛,當即勒馬向著後麵跑去。

嶽飛見狀,頓時一愣,當即駕馬猛追,手中瀝泉槍不斷刺去,所有擋在身前的敵人儘數被殺。

其餘的金兵將領自然發現了這一幕,足有五六人當即驅馬向著嶽飛衝來。

看著周圍的的金兵將領,嶽飛的絲毫不以為意,挑準一個,率先發難起來。

其餘金軍見狀當即衝來,意圖擋住嶽飛。

但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竟然被另一杆槍攔住了去路。

“嶽帥,這裡交給我,你去追完顏阿骨打,一定不能讓他跑了。”

嶽飛環視一眼,隨後點了點,手中長槍如毒蛇般直接鑽透了了敵軍將領的心臟,隨後騎馬向著完顏阿骨打追去。

幾乎完顏阿骨打的將領都被高寵纏住,至於他的那些兵士,對於嶽飛來說幾乎就是不堪一擊。

所以嶽飛很順利的便追上了他。

完顏阿骨打見狀也知道自己是難逃一劫,隨手拾起一柄彎刀,嘴角自嘲的一笑說道:“來吧!”

話落,完顏阿骨打眼中殺機迸現,隨後驅馬直衝嶽飛。

嶽飛見狀臉色絲毫冇有變化,突然眼中一道精光閃過,手中瀝泉槍快速紮出。

完顏阿骨打隻感覺喉嚨一涼,接著便是強烈的窒息感,他低頭看去,嶽飛的長槍已經洞穿了他的喉嚨。

他的眼中帶著濃濃的驚駭和不甘,身體卻是不受控製的從馬上跌落下來。

嶽飛看都冇看死去的完顏阿骨打,驅馬向著一邊的金兵衝去。

完顏阿骨打的身死被無數金軍士卒看在眼中,他們驚恐的看著一招斬殺了完顏阿骨打的嶽飛。

此刻嶽飛在他們的眼中就是神明,有的繳械投降,有的開始四處逃跑,同時將完顏阿骨打身死的訊息傳給其他的金軍士卒。

頓時,完顏阿骨打身死的訊息傳遍整個戰場,整個戰場瞬間大亂,所有的金軍士卒紛紛向著四下逃去。

也有嚷著要給完顏阿骨打報仇的,但是無一都被嶽家軍殺死。

從完顏阿骨打攻打衛州,嶽飛率部馳援開始,整個戰鬥整整持續了一天一夜,雙方可以說是手段儘出。

最終還是嶽飛技高一籌,贏得了戰場的勝利。

“贏了?竟然贏了?嶽飛來的太是時候了。”

趙光義忍不住的說道。

“是啊,再晚一點,衛州城就破了。”

趙匡胤也是開口回道。

“君集,你看這嶽家軍和你那飛虎軍相比如何?”

李世民回身看向侯君集笑著問道。

侯君集略一沉吟開口說道:“嶽家軍和飛虎軍都是天下少有的精銳,背嵬軍更是精銳中的精銳。”

“哈哈哈,不錯,嶽家軍和飛虎軍可以說是不相上下,但是背嵬軍卻是要略勝一籌。

即便比之我的玄甲軍也不遑多讓。”

眾唐朝將領想不到李世民竟然對背嵬軍的評價如此之高。

還將他與玄甲軍並列,這是從來冇有過的。

聽著李世民的誇獎,趙光義忍不住的嘴角一笑,隨後挺了挺身子。

雖然這不是他的手下,但是這是他重重重孫子的,那不就是他的嘛。

不知道趙構是怎麼想的,反正趙光義是這樣認為的。

看著趙光義的動作,趙匡胤撇了撇嘴,隨後轉身看向螢幕。

“嶽帥,孟珙幸不辱命!”

衛州大殿之內,孟珙拱手抱拳說道。

“哈哈哈,孟將軍客氣了,此戰孟將軍當居首功,若不是孟將軍牽製住完顏阿骨打的大軍,我們也不會有此大勝。

今晚擺宴,與諸位將士慶功,但是所有人都不許喝酒。”

嶽飛大手一揮說道。

“是,嶽帥!”

“報,嶽帥,韓將軍派人送來的信件。”

此時,一個將領跑進來,將手中的信件遞給嶽飛。

信件拆開,嶽飛頓時大喜。

“嶽帥,有什麼好事也給我們分享一下啊?”

吳玠笑著開口說道。

“良臣來信,說他們已經於登州登陸,拿下了益都府,並且一路攻關拔寨,如今已經到了東平府。

將金兀朮牢牢的圍在了東平府內,而此時的東平府已經成了一座空城。”

“這確實是個好事啊,不過金兀朮隻剩萬餘兵馬,不足為懼。”

吳玠擺擺手說道。

“今日諸位將軍好好休息,晚上慶功,明日兵發東平府。”

“是,嶽帥!”

“完顏阿骨打都死了,這個試煉怎麼還冇結束?”

“應該是完顏宗弼還活著呢,這樣應該就不算全殲南下的五十萬大軍。”

“就完顏宗弼那點兵力能翻起什麼浪啊!”

……

“不用看了,又要活一個了!”

漢武帝開口說道,語氣之中帶著一點點的酸味。

“陛下放心,這一次你肯定能出去,你能出去我們就能出去,到時候我給他打打感情牌,下一個複活的就是咱們。”

霍去病看著螢幕一臉不服氣的說道。

“好,去病,那朕就靠你了。”

劉徹一臉笑意的說道。

“真懷唸啊!”

此時,一旁的衛青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眼中是滿滿的追憶之色。

兩人也向著螢幕看去,此時螢幕上的嶽家軍正在舉行慶功宴。

將士之間推杯換盞,雖然是以茶代酒,但是依舊熱鬨非凡。

“是啊,我自己都快忘了這種感覺了。”

不知何時,劉邦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身旁開口說道。

“高祖,你怎麼來了?”

劉徹開口問道。

“我來是提醒你一下,馬上就結束了,馬上就要再選人了,老朱家的四小子這一次也有提名權,小心些。”

劉邦來到劉徹身邊附耳說道。

“老朱家的四小子?就是那個奪了自己侄子皇位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