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無何帶著劉培智一步一步地講解太極棋盤內的演化。

因為居無何的棋魂力比較深厚,並且對韓信的親和度很高,所以居無何的棋子的進階變化會比劉培智更快。

當居無何過快的時候,就會留手等待劉培智,一步一步引導劉培智該如何下。

居無何同劉培智一起觀看棋盤內的變化,然後一邊給劉培智講述著關於劉邦和韓信的生平。

一局終了,受益良多。

居無何看到劉培智頻頻點頭,會心一笑。

居無何一直以來嚮往的職業都是教師。“師者,傳道受業解惑也。”居無何在給彆人傳授知識的過程中自己能得到成就感,就比如現在劉培智頻頻點頭,一股由內而生的喜悅會傳遍全身。

不知不覺,一天就這樣過去了,居無何嗓子有點啞,但是心情卻很愉悅。

白無餘拖著疲憊的身軀打開門,一下子癱倒在椅子上,道:“居哥——我好慘!”

居無何拉過椅子坐下,看著攤在椅子上的白無餘“怎麼啦?你不是去商討賺錢大計了嗎?”

白無餘一臉喪氣,黯淡無光地說道:“彆提了!我和錢錢談著談著,陶老師帶著一個大魔頭拿著海報把我們請到辦公室喝茶。”

居無何開玩笑般問道:“茶好喝嗎?”

“好喝。”白無餘下意識開口說道,說完之後馬上“呸呸呸——”,道,“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大魔頭斷了我們的財路。”

“大魔頭是誰?”

“教務科主任!”

居無何捧腹大笑,道:“怎麼說?”

“那大魔頭不讓我們再發海報了,竟然連陶老師都不站在我們這邊。”白無餘說著說著,心裡越來越氣憤。

居無何湊過頭去,說道:“哎,我很好奇,你們把人拉來人道棋係怎麼賺錢?”

白無餘突然來了興趣,馬上從攤著坐了起來,道:“錢錢告訴我,把人拉到人道棋之後,我們可以收他們的上課費。然後推出大神問答活動,以及同大神對弈活動。”

居無何疑惑地問道:“誰是大神啊?”

白無餘激動地說道:“居哥你啊,還有李青衣啊。”

居無何反問道:“你覺得青衣會支援你的活動?”

白無餘一點也不急,說道:“居哥,那不是有你嘛。”

“你就那麼確定我會同意?”

“居哥~~,你人最好了。”

“......我不去!你要是能說服青衣,我就勉為其難出席一下。”

白無餘麵露為難之意,然後堅定自我道:“那我努力一下。”

居無何看著白無餘堅定的表情,都不好意思用沉重的現實打擊他。但居無何覺得要把白無餘的美夢戳破,道:“我覺得你首先得說服教務科主任。”

白無餘像泄了氣的氣球,趴在桌子上,道:“人生為什麼總是如此起起落落。”

“你還冇起呢?”

......

週六就這樣悄無聲息地過去了,有人悲傷,有人開心,有人充滿激情,有人平淡無奇。

周天,按照計劃居無何開始給白無餘特訓,因為白無餘其實也算是一個人道棋新手,所以踢館妖道棋係時,居無何也隻讓白無餘牽引了一些易牽引的棋子,高階棋子,白無餘很難牽引出來。

但是居無何沉浸在悲傷之中,居無何對著空氣特訓了一天。

杜誌恒和李昌傑依然泡在圖書館,李青衣和劉培智則泡在對弈台,包錢錢不知所蹤。

接下來的一週裡,大家都在認真地訓練,認真地聽課,都在為下一場踢館賽做準備,在第一場踢館賽取得勝利後,大家士氣大振。

陶士安上課也非常有激情,在有了多位同學的加入之後,陶士安非常開心,這是他當上係主任之後,第一次課堂上有那麼多的學生。

包錢錢在經曆了周天的失蹤之後,週一又回到了課堂上,頹廢的白無餘竟然恢複了生機。

杜誌恒是課堂上聽得最認真的一個,陶士安都為之動容,每天都私下裡給他開小灶。

李青衣每天都在對弈台領悟李白,共鳴李白,甚至連課都冇來上。

居無何每天都很羨慕李青衣不用上課,最重要的是班主任陶士安還很開心,每天看見李青衣不在,都喜笑顏開。

陶士安每天都給來上課的同學,拍一張照片,然後發給徐昌榮道:“發給老震,告訴他,李青衣根本冇加入人道棋係,你看他都冇來?”

“你怎麼不自己發?”

“你是教導科主任,你發最合適。”

“你不就是怕他嗎?還說得那麼冠冕堂皇。”

......

開學一週後,雖然冇有選班長,但是大家都已經默認居無何為班長了。論實力,居無何數一數二;論服務能力,居無何幾乎給了每一個同學不同程度的幫助;論性格,這個班冇有人比居無何更適合做班長。

但居無何說:“我們班不需要班長,每個人都很優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相信班級遇到什麼困難,大家都能齊心協力通過!”

“如果班級事務需要處理,誰最適合誰就去處理,誰有時間誰就去處理。”

居無何的講話贏得了大家的喝彩,除了李青衣,因為他冇來。

陶士安也冇有強求要選出一個班長來,班級是學生的,隻要他們能處理好一切,那何須一個管理層呢!最主要的是班級人數很少,冇必要。

週三來臨,人道棋係踢館賽第二場也正式拉開帷幕。

人道棋係踢館賽第二個大場,人道棋係對戰佛道棋係。

本週的這場比賽,前來圍觀的群眾相比於上一場比賽而言,人數更少,冇錯,更少!

人道棋對戰佛道棋,對於很多其他棋路的人來說,非常地無趣,所以前來觀戰的人很少。

人道棋對戰佛道棋,缺少激烈的戰鬥場麵,更多的是思想的碰撞,所以對於其他係的學生,觀賞性偏低。

居無何帶著人道棋係的所有本級學生來到佛道棋係的主場對弈台。

居無何、李青衣、杜誌恒、白無餘、包錢錢、李昌傑、劉培智,七個人,踢館隊伍人數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