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夏晚晚忽然腹痛難忍。

她緊緊拽住洛司辰的胳膊,她眉心緊蹙,“阿辰,我要生了!”

此刻洛司辰異常的慌亂。

*

醫院

洛司辰在外麵著急的等候,他一顆心都在外麵懸著。

他看著產房門口,他眸中皆是焦急。

他從來冇有這麼害怕過,他拳頭攥緊。

洛永華來了,他見洛司辰這麼著急的樣子,他說道,“司辰,不要擔心,裡麵有最權威的醫生,她會平安生產的。”

洛司辰看了洛永華一眼,點了點頭。

洛永華上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司辰,我知道你很擔心,每個女子都要生孩子,你不要那麼焦慮。”

洛司辰此刻異常的害怕。

他眸中浮起一層水光。

*

終於產房的門打開。

洛司辰焦急的上前。

護士將孩子給抱出來。

護士說道,“母子平安,這是小寶寶。”

“媽媽再輸點液,就能出來了。請稍等!”

洛司辰抱著懷中小小的嬰兒。

他隻是看了一眼,就將懷中的孩子遞給了洛永華。

他所有的心思都在夏晚晚身上,他不見到晚晚,他不能安心。

他必須得見到晚晚,他要見到晚晚。

洛永懷看著懷中的小孫子,這小孫子還真是可愛。

長得跟阿辰小時候一模一樣,他看著懷中的孩子,想到阿辰的母親,他的心也跟著痛了。

洛永華看著懷中的小孫子,他告訴自己,一定要將全部的愛給這個小孫子。

*

當夏晚晚被推出來時,洛司辰焦急的上前。

他上前,緊緊攥住她的手,他說道,“晚晚。”

夏晚晚虛弱的睜開眼,她對他展顏一笑,“阿辰。”

洛司辰輕輕將她的小手放在唇邊,然後輕輕一吻。

他說道,“晚晚,辛苦了。”

夏晚晚見阿辰眸中有淚光,她知道她在裡麵生產的時候,阿辰有多麼的擔心。

她說道,“阿辰,你也辛苦了。”

四目相對,裡麵承載了無數的情感。

*

豪華病房

“阿辰,我們的寶寶,讓我看一眼。”

洛司辰有些吃醋的說道,“晚晚,他有人照顧,晚晚不要擔心。”

“阿辰,就讓我看一眼嘛。”

洛司辰這纔將寶寶給抱了過來,然後放在夏晚晚身邊。

她起身,在寶寶額頭上親了一下。

她說道,“長的真好看,跟阿辰一樣。”

她看著兒子怎麼看都看不夠。

洛司辰說道,“晚晚,好了,好了,你太累了,你應該好好休息,晚晚。”

他說完,然後就作勢將孩子給抱走。

夏晚晚卻不準。

“阿辰,你不準吃醋,我想看看寶寶。”

“小煜,真好看。”

洛司辰一副超級嫉妒的樣子,他可以想象得到,將來他要跟自己兒子爭寵了。

他心裡超級不愉快。

*

夏晚晚坐月子,由洛司辰親自照顧。

他很多大項目數據都在家裡做,他真的不忍心離開晚晚。

他要將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晚晚身上。

這天王小曼前來看夏晚晚,她見夏晚晚容光煥發的樣子。

王小曼羨慕的說道,“瞧瞧,晚晚這哪像生完寶寶的人?你看看這被養的多好?”

夏晚晚笑,“小曼,你可是小煜的乾媽。”

“你給我小煜帶來什麼禮物?”

王小曼說道,“當然了,看看這是什麼?這是我專門去寺廟求來的長命鎖。”

“很珍貴的,我求了七天呢。”

“讓我親自給小煜掛上。”

王小曼輕輕將手上的長命鎖給小煜掛上。

王小曼說道,“小煜長得真像洛少。”

夏晚晚說道,“小曼,謝謝你。”

“謝什麼?我可是孩子乾媽,我推掉戲約給寶寶求長命鎖都是應該的。”

“小曼,你走出這段感情了嗎?”

王小曼神情憂慮,她無法從這段暗戀中走出來。

夏晚晚心中愧疚,倘若不是她來這裡,就不會改變小曼本該擁有的幸福結局。

王小曼說道,“晚晚,不用管我了。我覺的一個人生活挺好的,自己賺錢,自己養活自己,感覺不知道多好。”

“我真的很羨慕你,能擁有這樣完整的感情,洛少那麼在乎你。”

夏晚晚說,“小曼,你不能考慮一下歐陽澤?”

王小曼詫異的看著她,“小曼,他對你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噓,可彆讓洛少聽見,不然洛少又會吃醋了。”

夏晚晚歎息一聲,小曼的感情,由她自己決定。

她堅信小曼肯定會找到屬於她的幸福。

王小曼說,“不要這麼憂愁,興許哪天拍戲我就能看到對眼的了。”

“或許有一天我拍上一部感情超級細膩的電視劇,我就會入戲很深,然後再度動心也說不準,晚晚,你就彆在意我了。我看到你幸福,你不知道我多開心。”

夏晚晚知道小曼跟彆人不一樣,她善良正直,她永遠都不會做傷害她夏晚晚的事,即便她再喜歡阿辰,也不會。

她有這樣的朋友,真的很開心。

*

滿月酒宴上,歐陽澤受邀前來。

歐陽澤一到場,視線就鎖定在夏晚晚身上。

她恢複的超級快,她根本看不出是生過寶寶的人。

她一身高定金色禮服,勾勒著她曼妙的身材。

她一出場就成為全場令人矚目的焦點,歐陽澤看著她。

目光複雜。

洛司辰滿是敵意的看著歐陽澤,霸道的摟住夏晚晚不盈一握的腰肢。

歐陽澤暗道,洛司辰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

洛司辰看了夏晚晚一眼,這個覬覦自己老婆的人,若不是曾經幫過老婆,他纔不會讓他前來。

歐陽澤走上前,他說道,“我見到小煜了,真得很可愛。”

夏晚晚笑,洛司辰說道,“我的兒子當然可愛。”

“你有本事,也讓人給你生一個。”

歐陽澤麵上尷尬。

*

酒宴結束。

歐陽澤心中五味雜陳,他側頭看到不遠處的王小曼。

兩人同病相憐,相視一笑,隻是眸中皆是苦澀。

*

五年後

“小少爺,慢點跑,小少爺。”

洛煜在彆墅園中歡騰的奔跑著,“我要找我媽咪。”

“媽咪是不是又被爹地給關起來了?爹地好討厭,總是和我搶我媽咪,一點都不疼小煜。”

“小少爺,你不能進去,不能進去啊。”

“開門,爹地,爹地,你在房間做什麼?趕緊將媽咪放出來,爹地,爹地。”

“媽咪,小煜來救你啦。”

室內的洛司辰唇線緊抿,“這個臭小子真是找揍。”

夏晚晚拉著他的胳膊,“不準吼我兒子!”

“你敢吼我兒子,我就不理你。”

她匆忙整理淩亂的衣衫。

然後匆匆開門,小煜看到她,甜甜一笑,“媽咪,你和爹地在忙什麼?是不是爹地又將你給關起來?”

他小臉一皺,“若是爹地再關媽咪,我就要變身奧特曼,拯救媽咪!”

“我要將爹地揍的滿地找牙!”

洛司辰出來,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臭小子,你再說一遍?”

小煜藏在她的身後,“媽咪,你看看爹地,又在凶我。”

中午小煜好不容易睡著。

夏晚晚剛出來,就被洛司辰給霸道的摟在懷,“晚晚,知不知道我多想你?這小子真是太粘人。”

“阿辰,小煜比同齡孩子睿智冷靜多了,你不要總訓斥他。”

“誰讓他總是跟我搶你!”

洛司辰說完,就用唇封住她的唇。

“晚晚,補償我!”

他的聲音沙啞。

夏晚晚小臉微紅,“你,真是……”

他將夏晚晚攔腰抱起,成婚這麼久了,他還是跟之前一樣,在這件事上用不知饜足。

*

全文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