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炎火山停止了噴發,滾燙的岩漿也在堪堪到達釜泉鎮之前,被凝固成熔岩。

看見自己的謀劃並冇有成功,熔岩隊的乾部和隊員們都大聲咒罵著,然後在麵無表情的首領赤火的帶領下,離開了那座可以清晰看見一切的小山坡。

隻剩下一隻熾焰咆哮虎,還有他的訓練師——火翼,在凝望著陽炎火山。

那隻無雙噴火龍的行徑,自然也被他們收在眼裡。

與其他熔岩隊覺得那該死的噴火龍阻礙了組織的大計那種憤恨心理不同,火翼的心中,更多的是對於一名強大的對手的隕落的遺憾。

“咆哮虎,現在你又少了一個對手了。”

“虎虎!(精靈語)可惜,可惜。”

咆哮虎用寬大的手掌撫摸了一下腦袋上被燒禿了的毛,也很是惋惜。

隻是下一秒,他的雙眼中,露出了邪惡的光芒。

“虎……(精靈語)那麼下一個對手,就是那個了吧……”

火翼讚許般拍了拍熾焰咆哮虎。

“是的,就是那位我們組織尊稱的聖獸——超遠古大陸精靈,固拉多。”

光是唸誦著這個名字,熾焰咆哮虎已經感覺到自己渾身的細胞在怒吼,在咆哮,那股好戰的本能在呼喚著他,讓他的身軀忍不住顫動著,低聲笑了起來。

“虎虎虎。(精靈語)我已經等不及了。”

火翼再次看了一眼陽炎火山,隨即毫不猶豫地轉身。

“走吧。”

一人一精靈正打算離開。

突然,一股充滿著怒火的聲音在他們的背後響起。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山坡的側邊路上,走來了一隻身形較小的精靈。

像是帶著黑色麵罩的臉上,是壓抑不住的憤怒,覆蓋在那雙紅色的眼眸之上,是不斷波動著的不穩定的藍色光圈。

有些驚訝這隻看著眼熟的精靈可以口吐人言,火翼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利歐路。

——以火翼那身高2米的魁梧身材,確實是用俯視這一詞來形容看著身高才0.8米的利歐路。

然後淡淡地說道:“人類的發展需要更多的大陸,我們的一舉一動隻不過是為了人類未來更好的發展罷了……”

“不,這不是你的真心話。”

裡奧打斷了火翼的話語。

“我能感覺得出來你在說謊,因為,波導,是不會騙人的。”

強忍著把火翼身邊那股惡意盈滿的波導給忽視掉,隻看火翼,可以看見那股黑得純粹的波導,在他談及所有舉動都是為了人類的發展的時候,就像是死氣沉沉的潭水一樣,冇有絲毫波動。

若是以之前觀察過的那個熔岩隊米村的波導來看,當米村說到熔岩隊相關的行動時,波導就如同熱油遇水般沸騰地波動著,證明瞭米村內心之中對於熔岩隊的行動是多麼的認可。

波導是會隨著生物的內心情感,呈現出最真實的狀態。

被裡奧這麼一打岔,火翼乾脆把自己口中隨便說出的藉口停了下來。

是的,對於他而言,什麼為了人類發展,什麼開拓更廣闊的未來,似乎全部都是自己催眠著自己的藉口,說著這樣的話語,說得時間長了,甚至連他自己都相信,自己加入熔岩隊的初衷,還有進行的各種行動,都是為了全人類。

火翼嘴角微微揚起,然後嘴唇兩邊拉得越來越大,最後,在裡奧看來,他的笑容,和站立在一旁的熾焰咆哮虎臉上咧開的笑容,一模一樣。

漫不經心,卻又充滿著對世間一切的惡意。

“是啊,講什麼為了人類的發展,這些都是屁話。”

他喃喃自語,邪氣的雙眼似乎看向更遠的地方。

“你不覺得這個世界,太過平淡了嗎?”

裡奧的波導感應在拚命鳴響著,一股讓他毛骨悚然的恐怖感覺從尾巴湧上頭頂。

“太平淡了,訓練師和諧友愛地戰鬥,人們毫無波瀾地生活,每一天就這樣平平淡淡地過去,整個世界就像是這樣,一直一成不變,太無趣了,也太過於讓人厭煩了。”

太陽依然東邊升起,西邊落下,人類依然依循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如同溫室內的花苗一樣培養出來的精靈這一切的一切,都讓火翼感覺不到生命存在的意義。

“所以,這個世界,難道不應該增加多一點變化嗎?”

火翼在自顧自地訴說著,說出來的話語卻讓裡奧再也壓製不住自己的憤怒。

利歐路帶著怒意,朝著那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魁梧男子怒吼道:“難道就因為這樣的理由,你們就要喚醒固拉多,再次為這個世界帶來毀天滅地的災難嗎?就因為這樣的事情,你們就毫不猶豫地引發火山爆發,毀掉了很多人的家園嗎?”

裡奧有些哽咽:“難道就因為這樣的,狗屎的想法,就要讓精靈與他的訓練師分離嗎?”

“那又如何?”

火翼冷漠地說道。

“毀掉的家園與我何關?精靈與訓練師彆離,更與我何關?”

“他們無法迎接世界的新變化,在我看來,這一切都是他們太過弱小,僅此而已。”

冷冷的目光看了裡奧一會,然後火翼搖了搖頭。

“弱者,是冇有資格去守護任何東西的。”

無視了低著頭在顫抖的裡奧,火翼和熾焰咆哮虎再度轉身。

“啪”,忽然,熾焰咆哮虎以極快的速度伸手,拍散了一團小型的蔚藍色能量彈。

“虎!”

熾焰咆哮虎有些不爽,渾濁的黑色氣場往外散去。

火翼有些詫異地回頭,看著那個雙臂抖動不已,卻倔強著不願被惡念所壓倒的小小精靈。

“在我咆哮虎的氣場之中還能出招,有點意思。”

歪歪頭,火翼朝熾焰咆哮虎示意著。

“解決他吧。”

熾焰咆哮虎身形驀然地從原地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裡奧的麵前,那一雙利爪,帶著炙熱的火焰,毫不留情地凶猛抓下。

動,動不了。

身體如同灌了鉛一樣,沉重無比,心中更是止不住那股恐懼,在裡奧的眼中,熾焰咆哮虎的這一擊,就像是心中那可怕的夢魘,就要在內心狠狠割下難以抹去的一刀。

各種複雜難耐的情緒,讓裡奧雙眼那原本純淨無比的蔚藍色光圈,似乎就要被一層黑暗所覆蓋上去。

……

某個地方。

看著茶杯中盪開波紋的茶水,神秘男子似乎從中看穿了什麼,忍不住,露出詭異的神色。

雙瞳之中,那深嵌其中的眼眸,外層是一圈又一圈的黑色紋理。

……

就在這時,一隻小手從旁邊拉住裡奧,然後非常急促地把他往身邊一拽。

“轟”,熾焰咆哮虎氣勢十足的火焰爪擊轟落在地麵,把堅硬的地麵劃開幾道深深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