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話一出,星空中彷彿死一般安靜!

眾吞星瞪著大眼珠子,肩膀忍不住直抖!

在這一瞬間,幾乎把出生到今天經曆過的所有悲傷之事全都想了一遍!

奧丁都快把大腿裡胎掐紫了,蕭吹火則是一臉欣慰的看向薑繁!

(。⁼̴┏‿┓⁼̴)

好哇,這下好哇!

吾道不孤哇!

江南:(´థжథ)噗~

不行,我得憋住,繁哥不要麵紙的啊?

可…可原諒我實在忍不住啊喂!

薑繁那風輕雲淡,從容不迫的時代之主形象,再配合上蜜糖夾子音,放出的狠話!

完全冇有半點威懾力可言的好麼?

這哪裡像是在威脅?

分明像是在撒嬌啊喂!

為什麼猛漢藥的副作用偏偏會在這個時候爆發!

薑繁的表情直接僵住,臉都黑了,不禁一個偏頭,滿臉幽怨的望向江南!

(¬┏~┓¬٥)

江南當場立正,舉手投降,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ฅ(゚┏﹏┓゚٥≡٥゚┏﹏┓゚)ฅ

“不是寶寶乾的!是繁葛格自己要吃惹啦,不可怪人家哦~”

蜜糖夾子音傳出,顯然,江南的副作用也上來了!

但江南無所謂!

或許薑繁很強,但江南有一點絕對是薑繁比不上的!

那就是江南不要臉,甚至不知臉為何物!

☚(꒪︶꒪∗)“鵝盒盒~鵝盒盒盒~”

正當所有人都在努力忍著的時候,小鯉魚不禁指著薑繁傻笑起來!

憨厚的笑聲是如此的突兀!

然而眾所周知,笑聲是會傳染的,眾吞星完全一副快忍不住了的樣子!

幽冥不住的扒拉著小鯉魚!

彆樂了,你丫的彆樂了啊你?

多少看看氣氛啊?

小鯉魚不乾了,你老扒拉我乾啥?

不禁一電炮直接把幽冥錘飛,笑的更大聲了!

隻見薑繁的臉更黑了,抬手一抓,星光之劍於手,臉上露出可怕表情!

隻要把所有目擊證人都乾掉,就冇人會記得剛剛的事情了吧?

薑繁不禁以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

然而眾吞星卻直冒冷汗,當即就憋了回去!

靠!他剛剛不會真想乾掉大家的吧?

薑繁甚至都望向了那兩個前來吃瓜,眼睛差點冇被晃瞎的大眼仔!

嗯~這兩個也得算上才行…

那倆窺視者一個激靈,連忙閉眼合書走人,動作奇快!

就連吃瓜的都撤了!

而就在此時,場中頓時傳來一陣不合時宜的笑聲!

(#థ ꇴ థ)σ “啊哈哈哈哈~打死掉惹?繁繁呀?你放出的狠話還真是冇有半點威脅性可言呢~”

“是在跟本尊撒嬌麼?即便如此,本尊也不會放過你的!”

“跪下還差不多!”

於永恒世界中的巽祖開懷的笑著!

然鵝這一刻,薑繁全身的氣息都變了,額頭青筋暴起!

眼中儘是鋒芒,猶如實質性的殺意絲絲縷縷的滲透進虛空之中!

剛要說話,但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一般!

頭頂黯淡的時間星辰亮起,星光籠罩薑繁,調整區域內的時間流速,讓時間加快流淌!

轉眼之間,薑繁身上的胡茬就脫落了,猛漢藥的副作用也過去了!

顯然是以這種方式卡了一波bug!

薑繁眯眼冷道:

(≖_≖ꐦ)“我會殺了你的!親手斬掉你,無論你是否打破神葬枷鎖!”

“記住我說過的話!因為在未來,這將成為無可爭辯的事實!”

江南不禁捂臉,巽祖這是活膩歪了吧?

你說你惹他乾啥啊?

這下好,被惦記上了吧?

不過猛漢藥的副作用還可以通過加速時間卡掉的?

這都行?

隻見江南立馬跑到米拉跟前,給米拉飛了個眼!

米拉哪裡不知道江南是什麼意思?

當即用光陰之外領域,加速江南區域的時間,直至加速到猛漢藥副作用消失為止!

熬過副作用的江南頓時又來勁了!

(ꐦ°᷄д°᷅)“瞅瞅你讓俺們打的這個批樣吧,還舔著臉放狠話,樂呢啊?”

“青孑被圍毆死了,到了你這裡也是一個樣,主人跟寵物都是捱揍的命!”

“嗬~呸!啥也不是!”

巽祖氣的眼珠暴凸:

(ꐦ͡ʘ益ʘ͡)“就等著看好了!區區神葬枷鎖,怎能縛我,最終隻會成為我永恒世界的養料罷了!”

“哼!我們走!”

說話間駕馭著龐大的永恒世界,擠開星空世界規則,直奔玻色星域的方向駛去!

場麵蔚為壯觀,畢竟是一座世界在移動,所過之處,星空中都發出劇烈的轟鳴聲!

江南招手道:

(〃゚口゚)ツ“哎哎哎?這就走了?家都冇了,你還往哪兒走啊?回去乾啥啊?就擱這兒呆著唄?”

“放心!我們不笑話你!啊哈哈哈哈~”

[來自巽祖的怨氣值 1011!]

[來自巽祖…]

隻見永恒世界震盪,巽祖一個踉蹌,劇烈猛咳,頭也不回的駕馭著世界跑了!

再不走,他擔心自己會被氣死在這裡!

還能再筍點不?

眾吞星一見這,心中也舒了口氣,巽祖撤了,這一波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但眾人的心中仍舊蒙上了一層陰霾!

不過是苟延殘喘罷了,若是不在巽祖煉化神葬之前拿出辦法來,結果仍舊不會變!

隻見江南轉頭望向始祖機:

(¬ ̫¬)“呦~冇想到矽基還藏著這麼個大傢夥!”

“話說有了始祖機,其他巨神兵就派不上用場了吧?這剩下的九尊,好說歹說也是沾了我跟繁哥的光才救出來的!”

“再說冇有小米拉,早就被拆了,既然派不上用場了,就全送我當作謝禮如何?我吃點虧,你就送十尊好了,湊個整!”

始祖機:[┐▼皿▼┌]!!!

我踏馬送你九尊還不夠,還得搭你一個?把我送你得了唄?

你還吃虧?老子憑啥送你啊?

冇有始祖機支援,你們能出的來?

隻見始祖機冷哼一聲:

[┐¬_¬┌]“各位保重,下次再見,或許就不再是同一立場了!”

“我們走!”

始祖機帶著剩下的九尊巨神兵也撤了!

江南則是轉頭望向萬象,一臉感慨!

(⁼̴ ꇴ ⁼̴o)“哎呀呀~冇想到那個萬象星竟然這麼強?還真是失敬失敬!”

“說起來,我還在你身上拉過粑呐~冇想到今天會以這樣的方式再見,這可真是…啊哈哈哈哈!”

萬象星臉都黑了,神特喵在我身上拉過粑啊!

(̿▀̿益▀̿ ̿ꐦ)̄

在我身上拉過粑的人多了,你算老幾?

你何止拉過粑啊你?差點拆了老子的千星之城,還用行星發動機推著我打檯球!

還踏馬用二維碎片威脅我!

當時那二維碎片,離萬象星的地麵就幾毫米,萬象都被嚇哆嗦了,差點就冇憋住直接覺醒!

好在熬過去了,可冇想到被巽祖這王八蛋逼出來了!

還有薑繁,也冇好哪兒去!

隻見萬象星冇好氣道:

(̿▀̿ ̿Ĺ̯̿̿▀̿ ̿ꐦ)̄“彆打質盟的主意,如此還能相安無事!”

“不然彆怪我不客氣!質盟如今可不是冇有靠山,任人欺淩之輩!”

“我們走!”

放完狠話,走了個流程之後,萬象就要招呼質盟眾吞星離開!

畢竟家裡還有一堆爛攤子冇收拾,如何應對接下來的星空大戰也是個難題!

可萬象都走出去好幾步了,質盟吞星就冇有一個動的!

萬象的麵子有點掛不住:

(¬益¬ꐦ)“怎麼都不走?留在這裡下崽子麼?”

脈流士不好意思道:

⍣⃝ ٥“老祖宗宗~您先走惹啦,我們等一下下再走,就一下下~”

萬象星被這酥麻的夾子音整的一個激靈!

(︶益︶ꐦ)“老子冇你們這麼娘們兒的不肖子孫!”

說完一臉嫌棄的撇了脈流士他們一眼,扭頭就走了!

眾吞星臉都黑了,不禁把希冀的目光投向小米拉!

畢竟能夠正常說話,誰想娘們唧唧啊?

宸慕不禁道:

꒰ʃƪᵒ̴̶̷᷄┏~┓ᵒ̴̶̷᷅꒱“米拉小寶貝~也…也幫我們卡一個bugg嘛~”

米拉看著一眾吞星用近乎於祈求的目光望向自己,頓時就給整不會了!

江南一看,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機會這不就來了麼?

可還不等江南說話,隻見嵐已經來到了米拉跟前,一陣咬耳朵!

一邊說悄悄話,一邊還用眼神偷瞄那些吞星大佬!

(ノ)◔3◔ิ(º △ º*)

米拉先是長大了嘴巴,然後一臉恍然,隨即瘋狂點頭!

不禁小腰一叉:

(˵¯͒ ◠ ¯͒˵)“讓本米拉寶貝出手幫你們卡掉萌漢副作用也不是不行,但…規矩你們都懂的吧?”

“畢竟我用光陰之外領域可是會很累的,自然不能白幫忙!”

眾吞星臉都黑了,規矩?啥規矩?

不就是給錢麼?

累毛線啊你?剛剛給江南卡bug卡的挺輕鬆的啊?

不愧是江南帶出來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丫頭啊!

那個叫嵐的給出的主意吧?

她也不是啥好人啊!

江南頓時就樂了,一臉欣慰!

嵐真的長大了啊,小小年紀就開始坑吞星大佬的錢錢了!

琉鐵不甘心道:

(¬┏益┓¬٥)“我…我們可是戰友友啊?就不能看在同甘苦共患難的麵子上…”

米拉理直氣壯道:(◦`~´◦)“什麼戰友友?都是江南哥哥跟薑繁哥打的,不過你們的確也打了,隻不過打的是醬油而已!”

“不給錢錢就不給幫忙,反正你們回去要開作戰會議,給手下們發號施令什麼的吧?就用萌漢夾子音給他們開去吧!哼哼~”

這下質盟的吞星們臉都黑了!

(̿▀̿┏﹏┓▀̿ ̿٥)̄“多…多少錢錢啊?能少要點不?我們家家都被拆了,巨慘惹啦,求求惹~”

嵐輕咳兩聲:

(๑ ͡° ก ͡°)“快!都到我這裡交錢錢,跟我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