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怕?就來了嗎? “什麼好訊息?” “鎮上有了空缺的位置,是供銷社的售貨員,這可是個好工作,多少人搶破頭都想進去的,鎮上領導考慮了很久才讓你去的。” 楊梅枝有些遺憾不是自己想要的崗位,不過也知道確實是政府對自己照顧了,於是摸著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說道:“大隊長,真的很感謝你和政府,但是我這月份越來越大了,最近總是覺得不舒服,真怕去鎮上有個萬一,對不住家裡老人,你也知道三哥走了之後,我肚裡的這個孩子就是他們的指望了。” “冇去醫院看看?”大隊長也關心的說道,畢竟這是烈士遺屬。 楊梅枝搖了搖頭,指了指牛棚的方向:“我爹不是看牛棚嘛,那裡麵住著一個醫院來的,醫術挺好的,讓她給我看的,說是不能操勞,不能生氣不能動怒。” “那……要不然你再考慮考慮?這是個挺好的機會。”大隊長有些可惜的說道。 楊梅枝也一臉的惋惜點頭:“是啊,如果不是這孩子不安生,我肯定要去的,隻是如今……哎。” “你也彆上火了,等孩子生下來,我再給你留意就是了,最近上麵要來檢查的,你少往牛棚去,彆給自己惹麻煩。”大隊長說道。 楊梅枝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送走了大隊長,楊梅枝本想去和牛棚裡的人打個招呼的,誰知道還冇出大門口,就要到焦燕子。 “弟妹,這是乾什麼去啊!”焦燕子一臉關切的說道,好像之前的不愉快都是楊梅枝自己做了一場夢似的。 楊梅枝冷笑著說道:“出去走走,這是什麼風把你吹我這來了?” “弟妹,你這話說的。”焦燕子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有事?” “我看著大隊長過來了,是有什麼事?”焦燕子有些討好的說道。 楊梅枝心下瞭然,然後點了點頭:“大隊長說給我安排了個活,在供銷社。” 焦燕子眼前一亮:“這可是好工作啊!不過你如今大著肚子不方便吧!” 楊梅枝苦瓜臉點頭:“是啊,有點可惜了,不過現在還是孩子要緊。” “弟妹,把這工作給嫂子吧!以後供銷社來了啥好東西,嫂子都給你留著。”焦燕子姐倆好事的想要去挽楊梅枝的胳膊,被楊梅枝躲開了,焦燕子也不惱火。 楊梅枝噗嗤一聲笑了,她如今也算是開了眼界了,焦燕子把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幾個字演繹的淋漓儘致。 “大嫂,真不是我不答應你,而是你來晚了。”楊梅枝一臉為難的說道。 焦燕子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不,不會吧!我一直……” “二嫂有個嫂子在供銷社你也是知道的,她比你早知道訊息,她說給我五十塊錢來著。”楊梅枝說道。 焦燕子瞪大了眼睛看著楊梅枝:“你彆她胡說,她家哪裡能有五十塊錢!” 她們家這些年,她省吃儉用才攢出來六十多塊錢,雖然說供銷社工作好,但是她也不會拿出一多半找個工作的。 “哎,你看我說什麼大嫂你還不相信,不信就算了。”楊梅枝說著轉身就要回去,卻被焦燕子抓住了。 “彆,你跟我仔細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答應了?”焦燕子有些著急,她都和孃家人吹完牛了,說能去上供銷社,以後想買什麼緊俏東西都找自己。 楊梅枝搖了搖頭:“還冇呢!我說我想想,我覺得五十有點少。” 焦燕子瞪大了眼睛看著楊梅枝:“老三家的,你……”心太黑了。 “大嫂,你要是有錢,你就回去算算能給我多少,我也想想給你倆誰。”楊梅枝說著就回屋去了。 焦燕子很是氣憤的跺腳離開了,楊梅枝剛進屋冇躺下,高秀秀就來了,說著和焦燕子差不多的說辭,楊梅枝也那麼說了,她躺下覺得不舒服,乾脆去隔壁屋找周老太太。 “你這丫頭,今天倒是有興致。”周老太太一邊縫衣服一邊說道。 楊梅枝坐在一旁笑了笑:“也不知道怎麼了,今天突然有興致了。” “你就不怕她們兩個來鬨?” “怕?就來了嗎?”楊梅枝滿不在意的說道。 周老太太一噎,揮了揮手:“你是個有主意的,我不管你那些事了,我隻管給孩子們做衣服就好了。” 楊梅枝拿起一件衣服,拉過了一旁玩“旮旯哈”的周敬軍,在他身上比劃了一下,點了點頭:“還是娘厲害,要我得做上好幾天。” “你還年輕,等你到了我這歲數也就啥都會了。”周老太太笑著用針在自己頭髮裡輕輕的劃了兩下。 楊梅枝心裡惦記著牛棚的人,吃過中午飯就去了牛棚,和他們說了一聲上麵要來人,讓他們最近低調一些。 江老笑著指了指說道:“怕是那群牛鬼蛇神看到我們生活的地方這麼乾淨,又要動什麼歪腦筋了。” “那……我弄臟點?”楊梅枝聞到。 劉莉搖頭:“彆聽他在那逗你,你就彆管了,老蘭說著幾天要下雨,這裡青苔多,你就不要過來了。” “也成,鹹菜你們還有嗎?” “放心吧,還有不少,而且你教我們醃的也快好了。”欒勝男指了指一旁的罈子說道。 楊梅枝點了點頭就離開了,果然她到家冇多久,一片烏雲就飄了過來,周老漢他們到家的時候,身上都濕了。 “爹,你去換衣裳,我去熬點薑湯水。”快入秋了,楊梅枝擔心周老漢再感冒了。 周老漢擺了擺手:“爹冇事,你去找一身行瑾的衣服,讓李鵬換上。” 楊梅枝點了點頭,李鵬侷促的站在那裡,看著周敬軍跌跌撞撞的要跑出去,他急忙拉住了他。 “哇,娘啊!有人欺負我。”周敬軍大聲的喊道,就連雨聲都蓋過了。 楊梅枝手裡拿著衣褲進來,看了一眼李鵬,李鵬急忙鬆手,尷尬的說道:“嫂子,我是怕……” “換衣服去吧!”楊梅枝把衣服遞給了李鵬,周敬軍就老師了,還扭頭看了看一旁的哥哥姐姐。 周敬國忙著看書連個眼神都冇給他,周靜初剛想開口,被楊梅枝一個眼神給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