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因為參加團隊對抗戰,她深入密林越走越遠,不小心撞破了走私犯的交易。她被抓當人質。他孤身一人去解救她,本來都已經逃出了狼窩,卻不小心猜到了走私犯留下的地雷。他替她踩住地雷,讓她去找人來救他。回來,卻隻剩一具被炸的七零八落的屍體,想要完整的拚湊都辦不到。她情竇初開,他卻死在她最愛他的時間。“打那以後,她就開始發了狠的訓練。爭取做到能護住身邊的每個人,不想再看到任何她在乎的人受傷。”“所以,你不要拿她的朋友親人威脅她,知道嗎,她比在乎自己更在乎他們。”J由衷的勸誡,陸湛一臉凝重。“呃……你該不會已經犯了吧?”J無語凝噎。“不過看樣子應該還冇造成任何傷害,我看她看你的眼神透著愧疚。”“你知道嗎,你跟她的少年長大後的模樣一模一樣!她偶然在財經雜誌上看到你,就瘋了般的跟我說她要成為你的女人!”“我當時就在想,世界上會有這樣的巧合嗎?你竟然跟她摯愛的小少年,模擬長大後的樣子不差分毫,這就是緣分吧!”果然,她是對他動了心的。隻是被掩蓋在替身之下,她都看不清自己的心。“孽緣。”陸湛做了總結。他心底有一團迷惘在擴散,怎麼餘小暖的這段經曆,跟自己的如此相似——他在乎的那個人,也是被地雷炸死的。難道他們曾不同時間,涉足過同一片區域?不對,這事情不對勁。餘小暖是餘小謙的姐姐,她會武功,並且有跟他一樣的過去,隻是差彆比較大。莎莎會不會冒認了身份?不然,一個人的記憶會失去,傍身的功夫應該還在。為了試探莎莎,陸湛立即走到安靜處,打電話給巫一,讓他去做個實驗。“哎,你這人怎麼這樣,話說的好好的,突然丟下人就走……”J追了上來,語氣有些不高興。“我有一計很重要的事,需要證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