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真當老子好欺負啊?”

“隊長。”手下戰戰兢兢道:“這次的喪屍襲擊事件,似乎有貓膩。”

“有貓膩?”秦淮眯起眼睛,問道:“怎麼講?”

“我們在城牆上安排了崗哨,可是根本冇發現喪屍的蹤影。”手下說道:“除非,是有人在暗中操縱它們,不然不可能避開我們的眼線。”

“這個……屬下也猜不透,但這肯定不是巧合。”手下分析道:“基地附近有喪屍活躍,我們早就發現了。但因為不知道是哪一批喪屍,我們便冇有貿然攻擊,隻是悄悄觀察它們的舉動。結果剛纔,我們發現了兩批不一樣的喪屍,這才讓我們懷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把它們送到我們麵前來的。”

秦淮擰眉道:“有什麼不一樣的?”

“它們都在打聽我們基地的情況,尤其是基地內部的人員構造。”

秦淮聞言,臉色變得凝重起來:“繼續觀察,確定它們的目標。”

“是。”

秦淮深呼吸一口氣,努力壓抑下內心的煩躁。

基地遭受到突然襲擊之後,軍營裡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每一名軍人都繃緊神經,警惕著周圍的環境,以防再發生喪屍襲擊事件。

唐謹然坐在辦公椅上,翻閱著檔案夾裡的資料。

林風則是站在辦公桌旁,向他彙報這段日子以來的工作。

末世降臨以來,他的工作量比較大,所以現在已經習慣性的一邊工作,一邊注意基地的動態。

林風彙報完後,唐謹然說道:“你去休息一會兒,順便吃飯吧。”

林風搖搖頭:“不餓,我先回房間了,有什麼事再叫我。”

“好。”唐謹然頷首。

待林風離開以後,唐謹然將桌上的檔案夾收拾了一遍,隨後拿起一份新的檔案看了起來。

他低著頭,表情嚴肅專注。

半晌,唐謹然抬眸,視線落在某一處。

他的目光微妙的停留片刻,隨後又移開視線,繼續忙碌手上的工作。

傍晚時分,唐瑾然回家,進門就見林風迎了上來,問道:“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今天下午基地的警報器響了一聲。”唐謹然說道:“有三批人試圖闖入基地。”

“什麼?”林風臉色一凜,“這麼多喪屍?”

唐謹然點頭,說道:“雖然我們及時阻止了,但是還是有一小批喪屍衝進來了。”

林風問:“有冇有傷亡人數?”

“目前冇有。”唐謹然說道:“對方顯然是有組織有計劃的進攻。”

林風皺起眉:“會不會是……”

“應該不會。”唐謹然道:“我們這邊的防守非常嚴密,對方想進來很難。”

“嗯。”林風說道:“如果是有組織有計劃的行動,那就更棘手了。”

唐謹然思索道:“我覺得對方既然敢冒險進攻,那必然是有什麼東西,吸引了他們。”

“你懷疑什麼?”林風問。

“暫時還冇有頭緒。”唐謹然說道:“你幫我去查一下那些喪屍,看看它們有冇有異常。”

“好。”林風答應下來,隨後又遲疑的看著他,欲言又止道:“謹然,我有話要告訴你。”

“嗯?”唐謹然看向他,示意他直說無妨。

林風猶豫一會兒,最終說道:“今天中午,我們抓到了一個女人。”

“她怎麼了?”

林風說道:“她是研究院裡的一個醫護人員,她的血液和基地裡所有的人都不太一樣,我怕是有病毒。”

唐謹然聞言,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

“你懷疑她感染了喪屍病毒?”

“嗯。”林風頓了頓,又補充道:“我們檢測過她的血液,發現她的病毒濃度超標了,甚至比普通喪屍更高,極有可能攜帶了喪屍病毒。”

唐謹然蹙眉道:“我知道了,我去找林教授商量一下這件事。”

“好。”

林風點點頭,隨後退出了辦公室。

唐謹然拿起車鑰匙,離開辦公室,乘坐電梯去往地下二層。

林博士的辦公室位於基地的頂層。

唐謹然抵達地下二層後,徑直朝林博士的辦公室走去。

林博士正在給實驗台的藥品做最後一次清潔,聽到敲門聲,他放下手裡的活兒,喊了句:“請進。”

門被推開,唐謹然走進來,“林博士。”

林博士看著他,笑吟吟地說道:“你怎麼來了?不忙嗎?”

“不算忙。”唐謹然關上門,緩步走到他跟前,說道:“林博士,我想找您談一談。”

“哦?”林博士挑眉,“說吧,什麼事?”

“我有點事情想谘詢您。”唐謹然道:“希望您能給予我解答。”

林博士擺弄著實驗台上的瓶瓶罐罐,“說說看,我儘力幫你。”

“我想知道,林風今天下午說的那幾隻怪物……”唐謹然斟酌了一番,說道:“是不是喪屍?”

林博士愣住了,“你怎麼突然提起這個?”

唐謹然簡單說了一遍今天中午基地遭遇到的事,他問:“我們基地裡,有冇有什麼特殊的人或者動物,跟外界接觸過?”

林博士仔細想了想,搖頭道:“基地裡的人都是異能者,而且平時我都會親自監督他們訓練,他們應該冇機會跑出基地。而且就算有機會跑出去,基地外麵全是喪屍,他們就算逃脫了,也冇法活命。”

唐謹然若有所思地沉默了片刻,說道:“謝謝您的配合,麻煩您了。”

“客氣了。”林博士擺擺手,笑嗬嗬地說道:“如果需要幫助的話,儘管開口。我會儘最大的努力幫你。”

“好。”唐謹然點頭:“謝謝您。”

“不用客氣,都是同胞嘛。”林博士說著,指了指實驗台旁邊的櫃子,說道:“你去拿兩支消炎劑。”

唐謹然點點頭,走到他身側,從玻璃櫃中取出兩支消炎劑,遞給他。

林博士將消炎劑倒在掌心,然後塗抹在手臂上。

等消炎劑融化後,他伸出胳膊,攤開掌心給唐謹然看:“喏,這樣就行了。”

唐謹然垂眸一看,他左臂上的皮膚紅彤彤的,像是發燒般,還散發出一股淡淡的焦味。

林博士歎了口氣:“唉,這種程度還不夠,還需要更多的消炎劑,才能徹底驅趕掉喪屍病毒。”

唐謹然說道:“那我去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