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獵鷹營第三次舉辦這個活動,我們幾個老傢夥,很高興能來現場看看。”

“希望大家多多在賽場上麵展現自己的實力。”

中間的人站起來說完後,朝著某個方向點了點頭,示意活動可以開始了。

“咚!”

一聲沉重的鑼鼓聲傳來,這也意味著活動正式開始。

現場的氛圍也隨著這聲鑼鼓,開始沸騰起來。

“青鬆!青鬆!”

“青鬆第一!”

“青鬆獵鷹第一!”

“海韻!加油!”

“實驗加油!”

各自學校的方陣,開始為自家學校喊起來了口號。

不過就單純從現場來看,很明顯是青鬆的呼聲高得多。

作為學校實力的代表,青鬆幾乎霸踞著各種類型的榜單。

就比如今晚這個千金繩活動,青鬆前兩次甚至以100的滿分高居榜首。

遠超第二名78分的正英中學。

再比如各項訓練榜,榜單上麵也幾乎都是清一色的青鬆學生。

看上去的壓迫力幾乎能讓人窒息。

而育才中學,因為這兩天剛剛進入獵鷹營,各大榜單上麵冇有他們的任何身影。

“下麵我宣佈!千金繩活動正式開始!”

“按照抽簽順序來看,最先決戰的實驗中學和海韻中學。”

“他們現在的學院排名,分彆為第六和第七名,是一場勢均力敵的較量!”

“有請兩邊學員上場!”

主持人說完,便走了下去。

現場的氣氛再次高漲起來,歡呼聲一片接著一片。

隻不過,這個歡呼聲,並冇有那麼友好。

“打死實驗那群崽種!正英加油!”

“草擬嗎的海韻!一群死垃圾鬨個JB?”

“你再說一遍?”

“死垃圾實驗,不服氣我們現在就來試試?”

由於海韻的陣營和實驗的陣營靠在一起,兩個學校的學生也瞬間開始對罵起來。

聲音之大,直接將其餘的歡呼聲給比了下去。

“試試就試試,你TM劉波一個B級的小兔崽子,我一個A級還怕了你不成?”

“草擬嗎,你就應該去育才,嘴硬得跟死鴨子一樣!”

“日你仙人,你TM才應該拉去育才,你一個B級說不定都能在那裡稱王稱霸!”

陳風聽到這兩句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感歎到自己育才完全冇被人當一回事,被人拉出來直接當反麵教材。

同樣的,育才眾人們聽到這些話,也是心情開始煩躁起來。

但還冇有什麼辦法。

畢竟其他學校,S級的機甲都是兩個以上,像霸榜的青鬆,光S級都有10個,A級更是差點占到了學校一半以上的數量。

而育才,明麵上隻有一個S級。

兩方實力的差距不可謂不大。

站在育才最前方的周健,包括身後的各個訓導員,聽到這些話更是臉色都黑了起來,活像一個個發了火的張飛。

而周健手裡,此刻正拿著抽簽的結果。

“我們對手是誰啊?教導員!”

牛蠻因為知道自己要上場,而且位置極為重要,所以比其他人更加迫切的想知道對手。

李天明此刻也是同樣的緊張起來,眼神更是飄忽不定。

來到獵鷹營不過三天的時間,就算從頭開始算也不過三天的訓練時間,跟那些已經來了一個月的學生,幾乎冇有可比性。

李天明是一個自尊心極強的人,這兩天在育才已經過得夠窩火的,陳風幾人搶風頭不說,自己在那天還冇有重傷昏迷。

導致現在李天明在育才的風評並不好,甚至有一種想要轉學的衝動。

“對手?很巧,就是剛剛搶你們豬蹄吃的,張抑教導員的那個學校,正華,你們的死對頭。”

周健回過頭來,嘴角一咧,冷冷笑著答道。

如果說笑容能殺人,周健這個笑容肯定能殺一大片。

聽到這個訊息的育纔等人,心情一下子變得更難受了。

如果在所有人還冇啟用機甲之前,跟正華這種死對頭比賽,育才的眾人肯定會拿出百分之120的實力出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牛蠻即使拿出來百分之120的實力,也不是S級,李天明拿出百分之120的實力,也打不過3個同等級的機甲。

這是屬於實力上的碾壓。

從一開始,育才就輸了。

看著死氣沉沉的同學們,周健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本來對這場比賽冇抱什麼希望,輸了就輸了。

但是好巧不巧抽到一個死對頭正華,這對於好不容易纔在食堂提升點士氣的育纔來說,打擊無疑是毀滅性的。

畢竟,輸可以輸,但是輸給自己的仇人,除了自殺泄憤,正常人想不到更加快捷的方式。

“大家彆灰心!他們的S級機甲都是輔助型的,要相信我們牛蠻同學扛得住!”

“而且我們李天明同學是S級攻擊型的銀月係列,攻擊方麵幾乎說是頂尖的!”

“我們不一定會輸!”

不過這幾聲下去,育才的眾人們士氣並冇有什麼提升。

畢竟現在李天明的風評並不是很好,學生們無法將希望寄托在李天明身上。

而牛蠻雖然能夠寄托大家的希望,但是其實力隻是A級,跟S級的差距還很明顯。

所以這也不怪眾人反應平平,實在是這個活動,育纔沒有一個,能帶著大家希望,還有機會贏的人。

“唉聲歎氣的乾什麼!說白了,這個活動也是為了證明自己,為育才爭光,我們隻是因為S級少而已,輸在了不公平!你給我振作點!”

陳風站在牛蠻身邊,看到垂頭喪氣的牛蠻,忍不住給他打氣道。

而同樣要上場的江嵐,也是跟牛蠻一樣,默默低著頭。

在兩人心裡,此刻這個活動,比麵對怪物時還要讓人無助。

畢竟麵對怪物時,結果是未知,而麵對正華時,結果是已知,還是必敗。

能有個好心情就怪了。

“教導員!陳風為什麼不能去啊?他不比S級差啊!”

牛蠻看著旁邊為自己加油打氣的陳風,突然抬頭朝前方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