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出場 諾達的辦公室中,隻剩下了李頌一人,他麵無表情的看著周圍的一切,這曾是他心之所向。 可是現在,卻發現自己心中的赤誠早已消失,剩下的隻是一顆扭曲而又貪婪的心。 他想要更多,他想要整個雲城的人都仰視著自己,徹底的取代那個人的位置。 短暫的安靜之後,門口傳來了叩叩兩聲敲門聲。 李頌望了過去,沉聲道:“進來。” 自從上次謝洲被警察帶走之後,長青集團的總裁之位就落在了他的手中,畢竟謝左峰的三個兒子中,謝鳴死了,謝洲坐牢了,隻剩下了作為受害者的他。 而謝左峰因為害怕他對謝洲的起訴,更是直接將他所有的股份都給了他,他很快就坐上了整個位置。 而經曆過之前一切的他,手段更加的狠絕,現在的長青,他一人決斷。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門被打開,抱著檔案的秘書走了進來。 “什麼事?” “總裁,陸氏集團那邊回訊息了。” “哦?”李頌眉毛微挑,走回辦公位上坐下,雙手相抵,“他們同意了?” 他知道陸驍很牴觸同他的合作,但是他不是陸北川,陸氏集團也不是他的一言堂,而那些同樣擁有話語權的股東卻都已經接受了他的賄賂,紛紛讚同他遞過去的橄欖枝。 所以依照現在的趨勢,合作是必然的。 而隻要能夠將手探進陸氏集團,他相信以他對其的瞭解,不難慢慢瓦解它。 “冇……冇有。”秘書不敢抬頭看他,慫搭著腦袋。 李頌的臉色一沉,坐直了身子,冷眼看著他,道:“怎麼回事?” “那邊電話過來說,兩天後陸總會同您再次麵談。” “陸驍不是不想看見我嗎,等等——你說的是,陸總?”李頌眉頭一皺,語氣在最後兩個字上加重。 “是的。” 這一次,李頌冇有在說什麼,隻是臉色變了幾變後,唇抿成一條直線。 陸總,而不是小陸總。 這個稱呼在陸氏集團隻有一個人,陸北川回來了。 這於他而言並不是一個好訊息。 “總裁,我們接下來準備怎麼辦?”秘書小心的看著他的表情,有些瑟縮道。 “跟那邊說我同意了。” 見麵而已,他難不成還會怕嗎,今日非彼時,他現在身後站著的是整個長青。 “是。”…… 與此同時,陸氏集團的會議廳中卻是另外一副光景,陸驍坐於主座上,看著兩旁靠座在椅子上的股東。 除了完全站在陸北川這邊的幾人在認真聽他的講話,其餘一些完全就是充耳不聞的模樣,有一些放肆的甚至都露出了不耐的神情。 陸驍眼眸微沉,等到將所有的事情說完之後,他才總結道:“根據以上的情況,我並不認為我們需要同長青進行合作。” “小陸總,你這話我可不讚同。” 他的話音剛落,左側第二位的一個股東就開了口,一上來就是否定的話語,完全冇有把他放在心上。 陸驍看了他一眼,道:“許董事是認為我說的有錯嗎?” “錯倒是冇有,隻不過小陸總這樣的決定未免有些太過閉關鎖國了吧,我們陸氏集團雖說發展一騎絕塵,但是也不能一直隻注重內部,而不去同他人進行交流和合作,不是嗎?” “許董事說笑了,我們同外部的合作一直都存在,此次說的隻是同長青,而不是其他。”陸驍平靜道。 許董事聞言笑了笑,接著說道:“小陸總,雖然如你所說,但是現如今長青的發展一直在雲城也算是一匹黑馬,這樣的可塑之才,同他們達成合作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是啊,小陸總,我覺得許董事說的在理。” “對。” “我也覺得應該這樣。” “……” 後方的幾個董事也紛紛附和道。 聽著他們這些話,陸驍冷笑一聲,一個個口口聲聲說著為陸氏集團好,其實都是為了自己的私慾。 想到自己手中蒐集到的那些這東西,他真想狠狠摔在這些人的臉上,但現在還不是時候。 他冇有去反駁他們的話,隻是環顧了一眼所有人,而後起身道:“在場的還有誰是讚同許董事的看法的嗎?” 聞言,許董事也是笑著望向其他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而後,的確是有半數人跟著舉起了手,都是站在同意和長青合作的那一邊。 其中不乏有他冇有找到任何同長青那邊有相關性的人。 而這些所有人加起來的票數恰好壓過了他們這邊反對的人一票。 “看來,還是讚同合作的人數更勝一籌,所以,小陸總,我看這次同長青的合作就正常進行吧。” “更勝一籌?”陸驍冷笑一聲,道:“許董事是不是望了執行總裁具有一票否決權?” 他的話讓得許董事臉上的笑容一僵,但隨即又緩和了過來,說道:“小陸總說的是,但是你也說了是執行總裁,不是你。” “我當然知道。”陸驍微微勾了勾唇。 他這表情也是讓得許董事莫名產生了一絲不安的情緒,還冇等他深思,就聽到了會議室的門被推來,緊接著是沉著有力的腳步聲傳來。 所有人的視線都放了過去,而後均是瞳孔一縮。 “陸……陸總!?” 冇有人料到陸北川會在這個時候出現,畢竟之前無論是哪次會議,他都冇有出現,更有甚者直接傳出了他重病不愈的訊息。 可是現在出現在他麵前的男人,一如往日一般身形挺拔,氣勢逼人,還是那個十足十的冷麪閻王。 一時間所有人都不敢說任何的話,整個會議廳在這一刻鴉雀無聲。 陸驍看著出現的陸北川,臉上是掩飾不了的欣喜,尤其是看到許董事那一派人吃土一般的表情是,心裡更是暢快極了。 他這些天可是被這些老傢夥弄得憋屈極了,現在看他們吃癟的感覺不要太爽。 陸北川冷著臉色走到正中央的位置,掃視了一眼所有人,最後落在了許董事的身上。 “現在這一票否決權可還作數,許董事?” “當……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