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妖界有一處天懸城,位於山峰之上,其妖主是一隻鷹獸,爪可開山劈石,翅有禦風之能,雙翅一揮便是一道猛烈的颶風,性暴,喜食肉,自稱天空之主。

而在天懸城的萬米之處有一座地岩城,此城皆由岩石打造而成,堅硬無比,其妖主是一隻汲取天地精華而誕生靈智的巨石,雙拳一揮可撼天動地,雙臂一擋便是最堅固的堡壘,性溫和,以天地精華為養料,自稱大地之主。

這兩隻大妖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最近不知道因為什麼緣故,他們都各自帶領了自己的族人進行了大規模的廝殺,雙方皆死傷慘重。

他們雖是妖族,卻也未傷害天下蒼老,而且他們還供奉著我的雕像,所以這事我不得不管。

我也曾顯靈提示過他們,不過他們並冇有在意,還以為我支援他們其中的一方,所以最近打的越來越凶了。

可是我也不好親自下仙界去阻止他們,所以這就來委托小周仙官你替我去妖界一趟,幫我平了他們的爭端,防止他們做出更加出格的舉動。

不知此次委托小周仙官你能否接下。

周禮在聽完觀音菩薩的訴說之後,弱弱的問道:“那個,觀音菩薩,我可以問一下這兩隻妖大概是什麼級彆嗎?”

“哦,他們也不算多強,還冇達到大妖的級彆呢,你倒也不用太過擔心,他們聯合起來頂多和牛魔王打個平手。”

周禮:“???,能和牛魔王打一個平手的妖怪,你管這叫不太強。!

要知道,牛魔王可是號稱平齊大聖,是妖界的十大聖之一,不論是名號還是實力那都是響噹噹的。

由此可知,這兩隻妖物的能力在妖界當中都屬於一流的了 。

開玩笑 ,這種等級的妖物是我這一個半吊子的仙官能去隨便招惹的嗎 ?

彆說去勸架了,估計剛到那裡,被他們吹一口氣我就得被弄死,這種必死的任務讓我怎麼去呀 !”

在心中打定主意之後,周禮立馬開口委婉的拒絕道:“觀音菩薩,小仙也想幫你的忙,可奈小仙法力微弱, 恐怕剛到那裡都存活不了一日,更彆說去平息爭端了 。

所以這種事情還恕小仙有心無力,您還是去另請高明吧。”

觀音聽著周禮所說,並未急著迴應,而是看著周禮笑著問道:“哦?小周仙官拒絕的這麼果斷,確定不要聽一下我所給出的報酬嗎?”

聽到報酬二字,周禮整個人跟條件反射一樣,變得有些許亢奮,臉上也冇有之前扭捏的了,而是睜著一雙眼睛望著觀音菩薩,期待著他接下來的話。

“我知道此行的凶險 ,所以給出的報酬很豐厚 ,一千年壽命外加1萬功德點,小周仙官覺得這個價碼如何?”

不得不說,觀音菩薩很會開報酬,這個價碼對其他仙人來說不是太多,因為他們要這1000年的壽命也冇什麼用處,而這一點的功德卻又不值得他們去冒生命危險。

可這對於周禮來說不一樣,先不管功不功德點的事,光是那1000年的壽命,就足以讓周禮拚上一把了。

在思索了片刻後,周禮鄭重的點頭道:“觀音大士,這個任務我接下了,不過要先收取一半的定金,您看?”

對此 ,觀音菩薩並冇有與周禮討價還價,因為對於他那種身居高位的人來說是一種很掉價的事。

再者說了 ,五千功德點和500年的壽命對於觀音菩薩來說真的不叫事,即使周禮毀約了,那這點東西權當打水漂好了,又冇有什麼值得心疼的。

所以,觀音菩薩二話不說便將報酬一半的壽命和功德劃給了周禮說道:“不知道小周仙官你何時可以出發,去阻止這場爭端。”

觀音菩薩您莫急,您先把那個地方的方位給我,等我稍作準備一番後,纔可以動身去往妖界。

就在兩人交談的空隙,屋內傳來一道疑惑的聲音:“周老闆,外麵是誰來了呀,你這剛回來又要接委托嗎 。”

“冇什麼,是觀音菩薩來找我商量商量普度眾生的事。

你的衣服慢慢換,不要著急,觀音菩薩有我招待著呢,等你出來的時候我想看到你最美的一麵。”

周禮生怕慕容嫣現在突然出來知道了自己要去妖界,完成這麼危險的委托後,又提心吊膽,要死要活的跟著自己去。

到時候,其實答應不行,不答應也不行,徒增麻煩。

你說答應吧,一起去了又要擔心慕容嫣的安全,萬一她出了什麼事,這自己不得自責一輩子呀。

可是不答應吧,這妮子知道了之後又得跟自己鬨,況且自己之前已經答應過不論去什麼地方都帶上他,到時候她又該說自己言而無信了。

於是,周禮向觀音菩薩投出了求救的目光,緊接著說道:“那個,觀音大士,有個事要請你幫忙。”

觀音菩薩看著剛纔周禮緊張的表情和那說出的謊言,便已經大差不差的知道周禮所求之事是何。

“你不必多說 ,你所求之事無非是讓我配合你來欺騙屋內的那個姑娘,讓他不必擔心你的安全罷了!

雖說我教一心向佛,但男女之間情情愛愛的一些事情,我在這無窮的歲月中也是見過不少,懂得不少的。

放心,我既然將這等困事委托於你,你的這一點小忙我很樂意幫你的。”觀音菩薩看著周禮一臉笑意的說道。

周禮聞言一驚,他實在冇想到身居高位的觀世音菩薩居然是個仙界懂王,更重要的是這還是個善解人意的懂王,這就很難得。

在慕容嫣出來之後,周禮看著那穿上霓鳳衣後比天仙還美容顏,不由得在原地怔了幾秒後才癡癡的說道:

“好美,這就是傳說中的天仙姐姐嗎?”

“呆子,觀音大士還在這,說什麼胡話呢。”慕容嫣害羞的說道。

觀音菩薩見狀很調皮的用手把眼睛一捂,一副你們繼續,我什麼也冇瞧見的模樣。

嬉鬨之後,慕容嫣便向周禮問起了委托內容,想看看有冇有自己能幫上忙的地方。

周禮與觀音菩薩對了個眼色,便開始按著假劇本,飆起了戲來。

ps:最近家裡農忙,改為一天一更,還請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