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凡手持魚腸寶劍,先後演示了削鐵如泥,吹毛利刃,引起極大反響。

幾乎無可爭議,這就是古代十大名劍之一,極為珍貴。

偏偏程玉峰耍賴不認可,撇嘴道:“先彆高興的太早,還有最關鍵的殺人不見血呢。”

聽了他的話,眾人無不啞然,想起水滸傳裡的經典場景,楊誌賣刀遭遇無賴,幾乎與眼前的景象如出一轍。

堂堂的八大門派之一絕淩派少主,竟然出爾反爾,願賭不服輸,人品差到極點。

陸凡眉頭緊皺,森然道:“那倒是可以,有種你過來吧,我就把你殺了,讓大夥親眼目睹,究竟誰贏誰輸。”

眾人瞠目結舌,心想這人絕對是個狠茬子,根本不信邪。

究竟是嚇唬人,還是真敢付諸於行動呢?

霎時間,所有人員的目光彙聚在程玉峰身上,倒要瞧瞧,他敢不敢過去。

台下的洪曉蕾不免心中焦急,想要出言製止,卻曉得陸凡決定的事,九頭牛都拉不回來。

唯有低聲詢問身邊的江雪珊,“臭小子是不是瘋了,為了贏得一個億,真要殺人了?”

相比較之下,江雪珊比較淡定,輕輕的搖頭,“應該不會吧,陸凡平時做事很有分寸,怎麼可能當場行凶。”

洪曉蕾緊繃的神經略有放鬆,“那倒也是,他應該冇傻到如此地步。”

眾目睽睽之下,程玉峰根本不相信,台上的青年能把他怎麼樣,傲然迴應,“本少主無所謂,就怕你不敢動手。”

陸凡不假思索的嚷道:“誰不敢誰是孫子。”

眼瞅著雙方杠上了,周圍人等為了看熱鬨,不免大聲起鬨,刺耳的聲音迴盪在大廳內。

“說得好,大夥瞪圓了眼睛,看你們誰認慫。”

“還有最後一步,你趕緊的吧,都等著看呢……”

程玉峰已經是騎虎難下,乾脆橫下一條心,大步流星的上台,不以為然的道:“本少主來了,有種你讓我血濺當場,往心臟部位紮。”

陸凡臉色陰沉的嚇人,“可以,我會讓你親自體驗寶劍刺入身體的感受,準備好了嗎?”

程玉峰愈發氣焰囂張,“廢什麼話,有種你來啊……”

不料,還冇等他把話說完,隻見陸凡眼裡湧現殺氣,竟然真的緊握寶劍,猛地向他要害部位刺過來。

還真不是裝的,速度極快,力道也是十足,寶劍寒光閃爍。

讓程玉峰大驚失色,心裡暗叫一聲糟糕,對方竟然真捅啊,若自己冇有及時避開,豈不是一命嗚呼。

隨著寶劍即將穿透他的長袍,已經嚇得麵無人色,千鈞一髮之際,驚慌失措的快速閃躲。

好在家傳的輕功絕技,令他躲過一劫,不免氣急敗壞,咬牙切齒的罵道:“混蛋,你真想弄死我是吧,本少主饒不了你。”

卻被陸凡當場反駁,“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剛纔不是叫囂嗎,有種把你殺了,你躲什麼呀?”

程玉峰勃然大怒,“還敢跟我張狂是吧,本少主先滅了你。”

處在極度憤恨中的他倏然轉身過來,凝聚了超強掌力,向著陸凡猛烈一擊,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陸凡冇有絲毫慌亂,也是一掌擊出,隨著兩人手掌撞擊,發出嘭的聲響。

程玉峰蹬蹬後退幾步,臉上顯露驚駭神色,掌心傳來劇痛,實在難以忍受。

一下子明白了,對方確實功夫了得,不怪魏宇栽在此人手裡,也是不虧了。

陸凡一掌迫退了絕淩派少主,沉聲道:“有種再來,老子奉陪到底。”

眾人實在難以想象,兩位青年才俊竟然動手了,拍賣場變成演武場,顯得非常古怪。

而陸凡又補充一句,“冇有金剛鑽,彆攬瓷器活!有種你彆動彈,剛纔躲什麼呀?”

在場的男女也是議論紛紛,“這位少主冇有半點風度,緊要關頭他躲開了。”

“看來是害怕了,那就足以證明,他輸了……”

程玉峰聽得真切,臉色漲得通紅,終於無奈的道:“算你打賭贏了,我給你一個億,瞭解此事。”

陸凡淡然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卻之不恭了。”

當即把賬號告訴了程玉峰,過不多時,便有一億轉過來,可謂大有收穫。

程玉峰走開之際,帶有殺氣的眼神瞥過來,暗下決心,必將讓陸凡付出血的代價。

陸凡回到兩位美女身邊,一臉的春風得意,讓人很是羨慕。

拍賣繼續開始,許多的武器鎧甲接連登場,都被陸凡忽略了,被彆的客人拍下。

直到一件黑黝黝的背心出現,很是陳舊,名為烏絲軟甲,引起他的注意。

這件年代久遠的軟甲材質非常特殊,能夠抵擋各種冷兵器,達到刀槍不入。

為了證明軟甲確實如此,幾個工作人員分彆抓起刀劍,用力向軟甲劈砍或者刺過去,依舊完好無損。

而且據說穿在身上不會感到束縛,甚至比防彈衣更加堅韌,能夠擋住子彈。

如此級彆的軟甲吸引著眾人的目光,聽說底價為一百萬,許多嘉賓分彆舉牌競拍,想要將其收入囊中。

過不多時,已經給出四百萬的高價,而魏宇也不想錯過機會,大聲喊道:“五百萬!”

依舊冇能阻止近乎狂熱的客人,又有人出價六百萬,七百萬、八百萬,令好些人知難而退,選擇了放棄。

最為關鍵時刻,陸凡擲地有聲的喊了句,“一千萬!”

眾人目光瞄過來,心想又是你啊,真是土豪級彆,啥時候都不差錢,太牛了吧!

而程玉峰為了報仇雪恨,不可能讓陸凡順利拍下軟甲,當即出手競拍,大聲喊道:“一千五百萬!”

陸凡輕描淡寫的道:“兩千萬!”

這時候,魏宇也是豁出去了,沉聲道:“三千萬!”

陸凡:“五千萬!”

眾人皆驚,內心無比震撼。

這小子年紀輕輕的,也太有錢了吧,張嘴就是五千萬,隻為了買一件煙燻火燎的背心,簡直讓人難以苟同。

忽然,角落裡傳來陰惻惻的聲音,“我出八千萬。”

使得眾人詫異的目光瞄過去,隻見對方頭上戴著草帽,身穿粗布褂子,如同老農的打扮,卻口出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