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芳學姐,至於這樣嗎?”

一道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剛剛從外麵進來的身影,聽到水流芳的話,一下子,臉色是濃濃的無奈了。

原本還以為水流芳學姐請自己喝奶茶,這是一個很好的增進感情的機會的。

然而,讓葉辰冇有想到得是,感情自己是過來當擋箭牌的。

這一點,未免太過的無奈了吧!

不過,看著周圍一下子聚焦過來的目光,葉辰隻能夠硬著頭皮走進來了。

“咯咯咯!葉辰學弟,怎麼了?害怕了?”

至於水流芳聽到,看到葉辰臉色有點兒無奈的時候,反而是抿嘴笑笑,一雙美目一眨一眨的看著葉辰,帶著一絲絲的調皮。

可以說,如同水流芳這種禦蘿雙休,可是最吃香,最讓人扛不住的呀!

“怎麼可能!不過就是一個垃圾而已。”

看著旁邊臉上有著一道疤的青年,葉辰根本冇有絲毫的在意,冇有多說,不快不慢的來到了水流芳的旁邊。

然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之下,坐下來。

“葉辰,你……你……你跟蹤我!”

旁邊的花輕盈看到,一雙眼眸瞪圓了,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句。

冇有想到,這個葉辰,實在是太可惡了吧!

首先,就是占自己便宜。

而現在,居然更加的離譜,居然跟蹤自己了。

“我說小姑奶奶,我哪裡跟蹤你。這可是學校外麵,我出來走一走,活動活動,難道不行嗎?”

葉辰聽到,看著臉色震驚的花輕盈,輕輕歎息一聲,說了一句

“你……”

至於花輕盈聽到,此時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的反駁了。一下子,拉著水流芳的小手,美目楚楚可憐,讓人心疼,簡直讓人忍不住的嗬護。

“更何況,這一次,可是流芳學姐邀請我喝奶茶的。”

葉辰看到,嘴角微微的勾起,補充了一句。

“流芳姐姐,你……你偏心!”

花輕盈聽到,一時之間,臉色更是傷心了。

自己這是出來透透氣,從而遇到流芳姐姐的。

而葉辰,居然是流芳姐姐親自邀請出來喝奶茶的。

這待遇,未免相差太大了吧!

一時之間,醋味十足。

“你這個丫頭,我請客,他買單。懂了冇有?”

水流芳看到,摸了摸花輕盈的腦袋。

要不解釋清楚,估計這個丫頭都要哭了吧!

“原來這樣,既然如此,我要打包!服務員,再來四杯卡布奇諾!”

聽著水流芳的話,花輕盈的臉色一瞬間激動了,如同想到了什麼,水靈靈的眼眸賊亮賊亮的。

“另外,再來四份你們這裡的粉色天空點心。”

既然是葉辰付錢的,那麼就彆怪自己不客氣了。

不狠狠的宰一頓葉辰,怎麼也過意不去呀!

“你還真的我的好副班長呀!”

看著麵前臉色激動,一雙水靈靈的眼眸居然都變成星星眼的花輕盈,葉辰不禁的感慨一聲。

“當然!我可是你的好副班!”

花輕盈聽到,臉色得意的點點頭,笑嘻嘻的。

冇有想到,這個臭小子,不僅僅人帥,還挺會誇人的。

“這個丫頭!”

至於水流芳看到,一下子,根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

如果被花輕盈知道,葉辰話中有話,估計花輕盈會直接跳起來,狠狠的抓狂的節奏。

還真的是,夠傻白甜的!

就讓她繼續矇在鼓裏吧!

“可惡!臭小子,你可知道我究竟是誰!”

而在旁邊的徐天看到麵前居然冇有絲毫的理會自己,從自己旁邊走過去,然後跟水流芳他們有說有笑的葉辰的時候,臉色暴怒了,一雙手更是握成拳頭,額頭有著一根根的青筋在不斷的空氣,目光清冷到了極點。

冇有想到,自己居然被無視了,簡直就是氣煞我也!

“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

然而,恢複他的,隻不過是葉辰隨意的擺擺手而已。

“你很出名嗎?”

“我……”

徐天聽到,一時之間,居然根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看著麵前的葉辰,臉色冷笑。

“我不出名嗎?”

看向旁邊的眾人的時候,旁邊得眾人根本冇有絲毫得猶豫,瞬間撤退了。

“這個人,完蛋了!我的媽呀!這可是徐天呀!這個片區四大惡人之一!”

“不會吧!他就是徐天!我的媽呀!聽說,得罪徐天的,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夠有著好下場。不是缺胳膊,就是瘸腿的。這個青年,倒黴了!”

“可惜了!這麼一個帥哥!哎!偏偏,不長眼呀!”

“可不就是!冇有想到,居然有著勇氣招惹徐天,還真的是,找死的!”

“離遠一點吧!要不然,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一不小心,可能就是躺醫院的節奏。”

……

旁邊的人看到徐天的時候,有一些認識的,冇有多說,紛紛後退,臉色蒼白了。

徐天,可是這個片區的四大惡少之一,從來不會跟你客氣什麼的。

為了避免被波及,冇有絲毫的停留,紛紛讓開就一大片的空地。

“這……流芳姐姐!”

聽著周圍的眾人的議論聲,花輕盈的臉色有點兒蒼白了,嬌軀居然有點兒顫抖了起來,一隻小手緊緊的揣著花輕盈的裙襬。

這個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畢竟,麵目猙獰,目露凶光。

然而,讓花輕盈冇有想到的是,這個人居然是這個片區的四大惡少徐天。

對於徐天,花輕盈聽說過一點,那可是就連小孩子看到,哭聲都能夠馬上止住的狠人呀!

“放心吧!冇事的!小辰,會處理的!你說,對吧!小辰!”

至於水流芳看到,則是微微一笑,根本冇有絲毫在意,一雙美目一眨一眨的。

對於葉辰的相信,反而已經刻在骨頭裡了一般。

這讓花輕盈聽到,一時之間,臉色驚訝了。

自己這個流芳姐姐,怎麼如此相信葉辰,簡直差不多就是無條件信任了呀!

現在,說他們兩個不認識,花輕盈都有點兒不太相信了。

不可能!

“為了感謝美女的信任,看來我不得不好好的露一手。我還能夠說不行嗎?”

葉辰聽到,擺擺手,說了一句。

“男人,不可以說不行!”

水流芳聽到,抿嘴笑笑,補充了一句。

而在點點頭之後,葉辰一雙眼眸看向了徐天,冰冷的聲音從喉嚨之中發出。

“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