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下午六點

廢舊倉庫

“這個倉庫在民國時期,是鬼子銀行的倉庫,內部極為堅固,電力設備完善,後來鬼子投降了,在撤離時把所有發電裝置和電力設備都破壞了,到了老蔣手裡也冇修複,最後就荒廢了”

趙冬生聽完薑科長的話,心裡一沉,要是裡麵的人有心改造,這個倉庫可是穩如泰山啊

“現在情況怎麼樣”

在附近埋伏的薑科長對換崗的偵查人員問道

“很安靜,一點動靜都冇有” 偵查人員回道

“所有人,保持警戒,交替掩護,慢慢摸進去” 薑科長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準備殺進去看個究竟

“那個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趙冬生對薑科長把自己拽過來,很是不解,哥們兒能乾啥,當戰地記者?

“不行,這裡麵的人,萬一你認識,還指望你勸降呢”

薑科長的話讓趙冬生嘴角直抽抽,讓我一個敵人勸降,玩兒這麼野?

第一隊人剛衝進去,裡麵就響起密集的槍聲

“火力壓製,掩護後撤” 薑科長指揮著其他人員開始行動

當第一隊人撤出來,薑科長問道“裡麵什麼情況,有冇有傷亡”

“一個腿部受傷,裡麵太暗,我們一進去就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估摸著有十幾個人”

“薑科長,現在情況不明,叫人吧,至少把保衛處的意大利炮拉過來,乾他們” 趙冬生建議道

薑科長點了點頭,現在他隻帶來二三十人,不宜強攻,先圍著就好

冇過多久,薑隊長回來了,表示最多半小時,附近的武警就到了,軍區的支援需要一個半小時

“老薑,要不咱放火吧,有燃燒瓶嗎?搞點菸霧嗆他們一把” 趙冬生出了個鬼主意

十分鐘,倉庫大門內,火勢沖天,煙飄的到處都是,時不時還有警察往裡扔幾個燃燒瓶,手榴彈之類的

“看來他們修好了通風設施,嗆不到他們”

薑隊長說完搖了搖頭,就在這時,武警趕了過來

“薑同誌,我部奉命接管此處,攻克倉庫,抓捕罪犯”

大隊長剛講完,薑科長臉就黑了,心道我剛拿到指揮權,現在就拱手讓人?又看了看堅固的倉庫,搖了搖頭,這他還真拿不下

“那好,我先給你說說裡麵的情況”

五分鐘後,武警開始強攻,果然還是成建製的部隊給力,迫擊炮,機槍壓製,炸藥包輪番定點爆破,終於炸開缺口,在煙霧彈,手榴彈的掩護下衝了進去

裡麵槍聲大作,噴出來的一道道火花,看的趙冬生目瞪口呆

大約半小時,附近的警察和民兵也圍了上來,薑科長聽到裡麵槍聲減弱,帶著人手再次衝了進去

“同誌,現在情況怎麼樣,有活口嗎?”

薑隊長著急的問道,現在聾老太昏迷,急需俘虜招供

“還有幾個殘敵在倉庫發電室,負隅頑抗,我不能保證,能不能活捉”

隊長也是無奈,對方不要命的反抗 他們也不能不還手啊

就在雙方僵持不下之際,趙冬生躲一個角落開始琢磨,為啥這種勢力會夜襲四合院?他肯定是和聾老太太有關係

可聾老太太要是這幫人的首領,他早被滅了,還能有機會活著,協同警察把養老團掀翻嗎?

如果裡麵那個人是她,似乎就合理

打定主意的趙冬生,兌換出大喇叭,嚷嚷道“裡麵的人聽著,再不投降,立馬槍斃龍心慈”

果然,發電室槍聲一滯,薑科長趁機扔進去幾顆煙霧彈,武警隨即衝了進去

“冬生,有兩下子,裡麵三男一女都被活捉了,他們不會都是聾老太太的親人吧?”

薑科長笑著拍了拍趙冬生的肩膀,又疑惑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