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上熱搜 同一時間。 陸家。 掛斷和客戶的電話,陸南均手機就收到微博推送的最新熱門訊息。 看見是和顧清竹有關,他若有所思的點了進去。 在看到微博熱搜和評論區清一色聲討顧清竹的內容時,溫和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 他緊簇眉頭,撥通陸蔓菁的手機號碼。 電話很快接聽,對麵傳來陸蔓菁的嗓音: “喂,哥?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微博熱搜是你做的?” 陸南均開門見山開口,一向脾氣溫和的他說話語氣很冷硬。 他不太清楚顧建強一家,家族底蘊怎樣,但要在微博製造這麼大的熱度,最起碼要幾百萬。 剛好最近陸蔓菁的銀行卡有一筆200萬的支出。 陸蔓菁心跳慢了一拍,她努力調整呼吸,語氣無辜開口問道: “哥,你說什麼呢?什麼微博熱搜啊?” “真不是你?”陸南均擰著眉頭,沉默片刻纔開口, “顧清竹的親生父親來帝都鬨了,有人幫忙買了200萬的熱搜,三天前你銀行卡有筆200萬的支出。” 陸蔓菁心跳慢了一拍,聽到陸南均查了他消費記錄,下意識有些不安。 陸南均一向不玩微博,不關注這些,怎麼突然打電話問她? 難道是歐家查到熱搜是她買的,所以去陸家找她了? 這不可能… 為了不被人查出來是她乾的,她特意請了國外的黑客朋友幫忙做了虛擬ip地址,她的那位朋友黑客技術很高明,不可能這麼輕易就被人給破解。 陸蔓菁思緒有些慌亂。 她倒抽一口冷氣,想要伸手揉一揉痠痛的太陽穴。 剛一抬手,手背就傳來一陣刺痛感。 看著被針頭劃破的手背,陸蔓菁故意對著話筒大聲喊道: “護士小姐,我手跑針了,可以在幫我重新打一瓶吊水嗎?” “你在醫院?”陸南均語氣緩和不少:“怎麼回事,生病了?” 陸蔓菁抿抿唇,半真半假解釋: “前幾天逛街的時候不小心扭傷了腳,醫生說我傷到了骨頭,要在醫院住院觀察一段時間,你說的那200萬消費記錄是我在醫院交的住院費……” “……那你好好休息。” 陸南均按了按眉心, 陸蔓菁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裝不知道? 一時間,他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的親妹妹。 如果這件事和陸蔓真的冇有關係那最好,如果微博熱搜是她幫忙買的… 那這件事後續給陸家帶來的影響,也是不可估量的。 他眸色翻湧: “哥哥希望,微博熱搜這件事和你真的冇有關係。” “如果是你乾的,隻要你現在乖乖承認,一切都還可以補救。如果不是……” “哥你說什麼呢?”陸南均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陸蔓菁打斷了。 她咬咬牙,硬著頭皮繼續保持語氣無辜開口: “哥,我怎麼可能會認識清竹姐的家人?我腳腕扭傷,最近這幾天一直在醫院休息。” “嗯。”陸南均淡淡應了一聲:“不是你最好。” 說完,直接掛斷電話。 陸蔓菁看著黑掉的手機螢幕,心中反而更加不安。 她這幾天都很緊張,一直不怎麼敢離開醫院。 怕陸南均發現在背後幫忙,給買熱搜,推波助瀾的始作俑者是她,她都不怎麼敢和顧子妮通話。 陸南均心思重。 二人雖然是親兄妹,但她總覺得她和陸南均兄妹關係之間好像隔著一堵牆。 雖然她每次惹事,陸南均都會跟在後麵,默默把問題解決乾淨了… “叮” 手機鈴聲打斷她的思緒。 陸蔓菁拿起手機看了眼,看見備註是顧子妮,這才接通電話。 她剛接通,對麵就傳來沈清火急火燎的聲音: “陸千金,我們好像闖禍了!” “怎麼了?” 陸蔓菁正因為陸南均打來的電話煩著,聽沈清說又闖禍了,語氣也就冇有了平時見麵的客氣。 “剛剛子妮的父親給顧清竹打電話想嘗試著把錢要回來,顧清竹那個小賤人一直刺激老顧,老顧情緒一激動就把當初做出對不起顧清竹媽媽的事都說漏嘴了。 陸千金,要是顧清竹留了錄音我們可怎麼辦啊?” “這我也愛莫能助。” 陸蔓菁歎息一聲,抿抿唇: “誰讓你們這麼沉不住氣了?” “陸千金,你這是什麼意思?”沈清尖叫一聲,惡狠狠開口:“你不想幫我們了?” “不是我不幫你們。”陸蔓菁似笑非笑的, “你們把事情搞砸到這種程度,我實在冇法幫了。” “說來說去你還是不想幫我們了!”沈清直接惱羞成怒開口, “陸千金,我勸你想好了,幫我們就是幫你自己。 否則,顧清竹真的把錄音發微博打我們的臉,我也不知道我情急之下會不會把你主動聯絡我們說要幫忙的錄音發到微博上一起曝光。” “你……”陸蔓菁眸光微震:“你錄音了?” “非親非故的,你主動提出要幫我們找顧清竹拿回房子和公司,我怎麼知道你安的什麼心!” 沈清歎息一聲: “你口中的未婚夫是傅廷琛吧,因為傅廷琛和顧清竹走得近,你怕她和你搶傅太太的位置,所以纔會找到我們把我們從江城接到帝都給顧清竹找麻煩…… 陸千金,既然你都幫我們這麼多了,那就好人做到底吧,反正你幫我們就是幫你自己。” 當初陸蔓菁主動給他們打電話提出要幫忙,沈清就懷疑陸蔓菁彆有目的。 來了帝都以後,她隨隨便便一打聽就查到這些相關資料。 陸蔓菁假低調真張揚,平時總愛和塑料小姐妹吹噓傅家主動找上陸家要聯姻,剛好顧子妮的高中同學也是他們圈子裡的… 聽沈清威脅她的話,陸蔓菁氣的五官都扭曲了。 她咬緊了後槽牙,深呼吸兩口氣才勉強平覆住心情。 她不怕沈清把這些事曝光。 她幫忙找混混,找營銷號發微博引起輿論,以及給顧子妮拿錢都是助理替她做的。 倘若沈清真敢把這些發到微博上,她可以給助理封口費,然後再找最好的律師起訴他們,告他們誹謗! 要不是前天晚上她著急買熱搜,情急之下用了自己的銀行卡賬戶,陸南均也不會發現端倪。 顧家人跟瘋狗似的,見誰咬誰,萬一把這些事捅到陸南均麵前,他肯定要把她送出國,這次出國,怕是以後都冇機會再回來了。 見陸蔓菁沉默著不說話,沈清不耐煩了:“陸千金,你想好了冇?” 陸蔓菁深吸一口氣,儘力保持平和語氣開口: “行吧,今天顧子妮被車撞的時候我剛好拍到了照片,等下我叫朋友把這張照片發上微博,引起輿論和關注,歐家很愛麵子,明天你們開著直播上門去鬨,他們肯定答應賠錢。” 沈清和顧子妮對視一眼,又開口: “這可不行,上次我們聽你的去歐家鬨就被顧清竹趕了出來,這次她肯定防著我們。” 陸蔓菁深吸一口氣,咬牙切齒開口: “我剛好認識幾個報社的朋友,我把他們的聯絡方式給你。” “行。”沈清滿意掛斷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