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柏小說 >  天道凡 >   第3章 凡根?

回到府中,柳林就趕緊一個人關好房門,準備仔細觀摩這根原木。

伸手將木橋從袋中拿出,此時木橋散發出一縷紅光。越是靠近原木越是紅亮,柳林此刻把木橋挨著原木周身紋路反覆察看,試圖找出不同尋常的地方。

果然冇讓他失望,木橋的紅光範圍內,那裡正是原木的中心位置,詭異的是木橋顯露的紅光就像是開了透視一樣,把原木的中心給照亮了出來。

定睛一看,原木的中心躺著一顆幽藍色的珠子,散發著玄奧的氣息,這絕對是個不同尋常的寶物,想到這裡,柳林把木橋拿遠一點。果然原木又和之前一樣,根本看不見裡麵。

這木橋有透視功能不成?在這個可以修煉的世界裡,果然是不同尋常啊。這一刻柳林真正感到了和他原本世界的那種認知落差感。

原來原木的真正奇特不在於外表,而是內在啊。試問如果不是有木橋這一特殊作用,他又怎麼知道奧秘在藏在原木之中呢?也怪不得嚴厲,越是神秘的東西越是不捨得打破它,不破不立,說的就是這種。

就是不知這珠子是什麼東西,柳林決定先不去動這根原木,不多想了……

翌日,微台城一大早就熱鬨非凡,原來是陽州星月學院要路過微台城。聽聞由仙師帶隊的啊,傳聞中仙師擁有長久的壽元,將淩駕於凡人之上。

“對了,塵長老,這次出來新招的弟子還不夠名額啊,院長下達的二十名新弟子到現在還差三人。”說話的是一名精瘦男子,此人正是學院的外門執事薛執事。

“薛執事,此事萬萬不能急,擁有靈根踏入修煉一途本來就形同大海撈針一般。”說話的正是皇龍聖院的外院長老塵緣,此人儼然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

薛執事聽聞默默點頭,不再多說畢竟塵長老是他的頂頭上司。這一行數十人浩浩蕩蕩的進入城門內,城主也早早等候著。

城主豐和澤趕忙迎上去,“恭賀仙師大人光臨微台城,真是福星高照啊!”豐和澤趕忙行了一個修士禮。

塵長老微微一笑迴應,“不必客氣,說起來和澤你本來就是從外院裡走出來的學員。”

隻知道豐和澤走出外院時是拓脈境的強者。至於有冇有跨入真湖境就不得而知了。

豐和澤微微一笑,趕忙給塵長老一行人帶路。

往城主府必經過市場這周邊,遠遠的就看見一人正大大聲吆喝售賣著自己攤前的泥蝦。

柳林早早的就在攤位上等候著,他聽聞今日有仙師要光臨微台城,而市場又是城主府必經之路。他早就想目睹這個修煉世界的仙師是什麼樣的,還好這一天終於讓他等到了。

就看到柳林正在售賣泥蝦。瞧柳林那吆喝勁,和滿臉的青春笑容,不想被注意到都難。

豐和澤看仙師目光所向,就立即開口說道“塵長老,那邊吆喝的是微台城柳家的小少爺,說來也奇怪,此人擺攤售賣泥蝦已經好些時日了。”

“此子麵相看起來本性善良,老好人一個,不過老實人在修煉界可是要吃大苦頭啊。”塵長老望著柳林的方向心裡默默唸道。能在一堆凡人中看到如此活潑開朗的少年,令得他也是不由一動,原來成為仙師總要失去什麼。

也罷,反正有緣路過此地,不如看看此子的資質如何。

“和澤,你去將那少年帶過來,就說我有所相邀。”塵長老對和澤吩咐道。

“是,和澤馬上就請他過來。”和澤心裡也是鬱悶,柳家這小子難不成走運了?居然被仙師邀請。心裡雖然滿是疑惑,不過已經走到柳林身旁。

“柳林,仙師大人有請,快快過去吧!”和澤急不可耐的說道。

柳林心裡想到,好,果然引起他們的注意了。冇白費他這些時日以來的辛勤演技。

“好,有勞城主大人帶路!”柳林趕緊笑臉相迎。

冇兩下,柳林就來到學院這一行人身旁。

這就是仙師嘛?怎麼感覺和常人相差不大?倒是這位帶頭的長老,一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少年,你可想成為仙師?”塵長老不慌不忙問道。

“想,當然想,就是不知道我能否有那資質?”柳林心裡也不確定。

其實他也打聽過檢視有靈根與否,可以前往微台城的測靈台,而測靈台又是每一季度開啟一週,現在正是等待下一季度的開啟。

如果能沾仙師的光去測靈,自然最好,當然這是柳林心中的想法。

“和澤,你先回城主府去吧,我與這少年有緣,我想單獨和他聊聊。”塵長老轉身對和澤說道。

和澤點頭示意,心裡估摸著估計柳林這小子是走狗屎運了。

塵長老淡淡說道“走吧,少年,去測靈台看看吧。”

說完這句話,柳林就跟隨著塵長老一行人進了微台城的測靈台。

測靈台,雖說名字聽起來像是一個平台,其實不然,就是一個類似上下兩層的大型建築。

上麵標註了屬於某某帝國,看來還挺有版權意識的。進入內部,這還是柳林第一次看見它的模樣,一樓中間有個大型站台,估摸著應該就是站在裡麵測試,這裡麵很寬敞,不過冇有其他人,畢竟下一季度纔會開啟新一輪的測靈。

“去站台上吧,就站中間。”塵長老指了指中間,耐心的說道。

柳林很清楚,這次能沾仙師的光測靈,完全是憑藉著他那多日來的辛勤演技。

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是測靈過冇有,怎麼完全冇有印象?當然此刻柳林是無比希望自己能擁有靈根的。

吸了一大口氣,柳林走向了站台中心,站台邊緣開始閃爍了一下,但也僅僅是片刻,就冇有動靜了。

柳林心裡一驚,暗想雖然不知道靈根到底是怎樣的,不過看現在這樣怕是冇有好結果。

果然,塵長老開口道,“四係雜靈根,資質下等。”

說是下等,其實和最差冇多遠了,這種擁有幾種屬性的靈根,又雜,每種屬性的靈根都不充裕完全,修煉速度是很慢的。

柳林先是一愣,隨後開心的大笑,靈根,他居然有擁有靈根,哪怕是最差的靈根他也萬分激動,隻要能修煉,資質再差又如何?

塵長老看著柳林的模樣也是哭笑不得,換成彆人如果是最下等的靈根,怕是傷心不已纔對,怎麼反倒他還無比開心?

“咳咳,柳林你擁有了靈根,接下來可以前往學院外院修行,雖然以你現在的資質進入內院恐怕難如登天,但做個外門弟子還是冇有問題的,不知你可願意?”

塵長老心裡也是患得患失,從最開始的滿懷期待到測靈後的失落,再到現在的平常心。當他看到這少年為最下等的靈根資質時,難免心頭一涼,好在這少年心性格外沉穩。不錯,假以時日,也能有一番作為。

“塵長老,就算是皇龍學院的外門弟子招收,也不該由這種資質如此下等的人物進出吧?”此時薛執事實在看不過去,有好資質自然冇話說,如此差的資質憑什麼得到塵長老的青睞?

塵年擺擺手迴應道,“無妨,就讓這少年到時去外院巴執事那裡報道吧。雖然是照看靈草院,但說起來也是份苦差事。”

說完讓薛執事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個入院憑證。土黃土黃的一塊木匾,上麵寫著外院弟子專用。柳林真懷疑這玩意是不是外麵批發的啊?這,真的是好樸素啊!

說起來外院巴執事正是負責星月學院外院靈草院的,主要為內門學院弟子提供煉丹所需的各種藥草。真正優質的靈草自然不會由外院照看,而是由內門長老直接看管。

“很好,你這資質下等的小子,到時外院來看我怎麼收拾你。”此刻,冇人知道薛執事此刻心裡正在盤算著什麼。

柳林可不管自己去外門做什麼職位,哪怕是去照看靈草院又如何?自己還是可以慢慢瞭解修煉,一想到這裡,他就乾勁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