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後,穆子千連招呼都冇給穆母打,就鑽進了房間。

康複丸的功效太過有誘惑力,穆子千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這個能夠包治百病的獎勵了。

還有那張1級好運卡。

“你小子!回來的風風火火,就像是後麵有老虎在追你似的。”

穆母在聽到家門打開的聲音後就去了冰箱處。

她剛拿出給穆子千準備的老雞湯準備熱一下,回過頭來卻看到他閃進臥室的殘影,不由罵了一聲。

而此刻,穆子千從床櫃中拿出了所謂的康複丸,本以為會是一個包裝特彆高大上的東西。

但眼前瞧清楚後,頓時有些傻眼。

眼前這個木盒子未免也太過樸素了些,也不是什麼名貴的材料,就是那種武館用來踢腿的木板子做成的小盒子。

拿在手上,還有幾分硌手,未免太過樸實了了一些。

他打開盒子,隻見一顆通體烏黑、泛著光澤的半個指甲殼大小藥丸正躺在其中。

低頭輕嗅,有著一股清香味瀰漫鼻間,渾身毛孔彷彿都舒張開來,這下很不樸實了。

雖然這盒子還有康複丸看起來很是普通,但穆子千安慰自己,這就是所謂的返璞歸真!

想了想,穆子千將康複丸放在了一個帶有鎖的櫃子裡,不放心又用字典壓了壓。

這玩意兒什麼都可以治,可得放好了。

萬一以後有什麼大用呢?

“穆子千,滾出來喝雞湯。”

穆母站在房門外,敲了敲門,

“得咧。”

穆子千應了一聲,“馬上!”

他看向了已經打開的係統頁麵,眉頭微蹙。

上麵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任務4,而內容卻讓穆子千深深無語。

【歡迎啟動人人友好係統,今天又是美麗的一天呢~】

【任務4(2星):與陳小柒單獨約會一次】

【獎勵:真話卡(功效請點開詳情頁)】

他點開了詳情頁。

【真話卡:可以讓人說出事情的真相(注:隻有15分鐘,時限到即刻作廢)】

這個獎勵的誘惑很大,但是這個任務讓他怎麼去完成?

穆子千不僅感到了無語,還伴隨著頭大。

他問係統:“不能是和趙若曦約會嗎?陳小柒我怎麼約啊,靠。”

【不能】

【目標人物1已出現心動值,請宿主潔身自好】

【若心動值超100點,有大懲罰】

“等等,你說什麼!?”

穆子千一臉驚訝,他覺得自己剛纔是不是聽錯了。

【目標人物1趙若曦已出現心動值,請宿主潔身自好】

【心動值超過100點,會有懲罰】

“什麼懲罰?”

喉頭上下滾動了一下,穆子千開口問道。

他怎麼感覺自己的喉嚨現在有點乾呢。

趙..趙若曦竟然對自己有了心動值?

那豈不是她在某個瞬間,對自己產生了心動。

穆子千頓時紅了一臉,整個人都有些不利索了起來,耳朵更是感覺燒燒的。

【懲罰巨大】

【後果自負】

【禁!】

係統回答簡略,聲音無情。

識海頁麵內,那個禁字很大,並且還特彆用了紅色勾勒。

“呃......”

穆子千聞言後隻感覺心頭那股燃燒起來的心火頓時被澆滅了一大半,他又問:

“心動值是怎麼計算的?萬一你給我亂計算怎麼辦。”

【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心動一次計一點】

“那意思是趙若曦要對我心動100次,那我纔會接受懲罰咯?”

自動省略了係統前半句話,穆子千聞言後鬆了口氣。

因為要讓趙若曦心動一百次的難度可不小,應該不會像愉悅值那般一點小事兒就可以達到完成。

但與之同時伴隨而來的,卻是心頭空空的失落感。

媽的,真的是販劍啊。

他既想讓趙若曦對自己心動。

又不想趙若曦對自己心動。

“懲罰你可不可以說的具體一點?”

穆子千不死心,又問。

他想知道係統的這個懲罰力度會不會超過自己的承受限度。

【懲罰定有,程度隨機】

【輕則半年不近女色】

【重則失去生命】

【請宿主勿輕易嘗試賺取心動點】

【人人友好係統,本著與所有人建立友好關係,但不包括愛情......】

“艸!”

穆子千聞言後冇好氣的罵一句。

那係統的意思,不就是自己隻能和彆人建立除了愛情之外的所有情感了嗎?

這是什麼鬼。

媽的,我現在是不想談戀愛,但是不代表以後不想談啊!

“什麼叫半年不近女色?”

皺著眉頭,穆子千冇好氣詢問。

【功能受損】

係統無情的聲音中這時彷彿帶上了點笑意。

聞言穆子千眉頭緊皺,他本來還想與係統多扯會兒皮,但房門卻被穆母粗魯的推開了。

伴隨而來的,是穆母的雷霆咆哮。

“你龜兒子在乾啥子?摸得很喃,雞湯都要被你摸冷了!給老孃爬出來喝湯。”

穆母瞧著穆子千在房間內半天冇動靜,頓時心頭上了火氣,普通話也不說了,直接罵出川渝話。

摸在川渝話裡,就是很慢、磨磨蹭蹭的意思。

“來了來了,你溫柔一點嘛,女人女人,溫柔似水對不對?”

穆子千立馬停止了和係統的交流。

他笑嘻嘻的看向一臉不爽的穆母,走上前捏住了她的肩膀,邊捏邊捶,語氣討好:“媽,我想退學。”

“退你龜兒子的噻,關老孃屁事。”

穆母還冇意識到穆子千剛纔具體說了什麼。

但很快,她反應了過來,頓時一雙眸子睜的老大:

“你說啥子喃!?”

穆母轉過身來,看著一臉笑意的穆子千,胸口彷彿憋了一大團火焰。

她飛速掃了眼四周,卻冇發現平日裡常用來順順手的雞毛撣子,索性乾脆直接捏住了穆子千的耳朵,伴隨著180°的扭轉。

“你一天到晚到底想乾些什麼!?一會彈吉他,給你買了,說要好好考試,還答應了你爸,現在又想退學!?”

“你怎麼不上天!”

看著穆母額頭上已經暴起的青筋,穆子千意識到這是老孃真的發火了,於是立馬嬉皮賴臉的說:

“開玩笑!”

“我怎麼可能退學!但是我想用自己的名義去註冊一個公司.....”

穆子千這隻小狐狸終於露出了自己的尾巴來。

剛纔說退學隻是想拉大穆母的心理預期值,讓她的接受能力更大。

“隻要不退學什麼都好說。”

果不其然,穆母下意識便中了套,不過很快眼中閃爍疑惑:

“你纔多大?註冊公司?你是不是在外麵被誰給騙了,不行,走,去局子裡找你爹。”

說著,她滿臉凝重,拽著穆子千走向了鞋櫃處,打算換鞋去局子裡找穆父。

天殺的,不知道是哪個那麼的不長眼,竟然敢騙人騙到穆子千的身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