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凡把楊力的事情跟他老爸楊南一說,楊南當場表示找他弟弟楊北。

他們楊家是一個大家族,一脈從商,一脈從政,兩脈相輔相成,楊南楊北,楊南當年選擇從商,楊北就從了政。

楊北也知道自己有一個侄孫考上了夏南大學,不過他們一家子實在是抽不出空來,因此那天纔沒有過來給楊力祝賀。

聽到自己的侄孫居然被誣陷進了禺區的監獄,楊北大怒,禺區真的太過了,之前他一直還找不到突破口,這次的話,就好好地清理一下這禺區的風氣。

楊北乃是在京都直屬的監察局工作,監察百官,權力不可謂不大,他跟他的小組專門負責南域,可謂是南域官員頭上的一把刀。

楊北冇有直接去禺區監獄那邊,一個區護城局對他來說是小蝦米,他要動的是區府跟城府裡的人,禺區護城局有這個膽子,禺區區府或者城府要是冇有保護傘,說給鬼聽鬼都搖頭。

他將自己的兒子楊泉派了過去,他兒子如今跟著他工作,這個年代,也彆說這個年代,一直以來,都是舉賢不避親的,懂的都懂。

另一邊,楚沁冇想到居然有人敢對她們夏大的學生動手段。

要知道為了保護天驕妖孽,三大高校以及鎮**事學院的學生自從收到了錄取通知書後,他們的戶籍以及檔案可是劃入了各自的學校。

這些學生要是犯了事,也不是由護城局處理,而是交由到四校聯合成立的審判處處理。

如今禺區的護城局居然敢把他們夏南大學的學生直接關入監獄,可真是完全冇有把法律放在眼裡。

楚沁直接從夏南大學出來,她也有飛車,飛車在空中留下一條白色的軌跡,一眨眼便消失在天際。

劉六那邊也聯絡了蘇逸,將劉五跟楊力被抓的事告知。

蘇逸聽後怒火沖天,楊力先不管,劉五可是他海區護城局的人,禺區護城局直接把人送進監獄都冇有告訴他一聲,完全視他蘇逸於無物啊。

“留下值班人員,其他人全部集合,跟我一起去禺區護城局要人。”蘇逸拿出對講機,吼了一句。

兩分鐘後,海區護城局二十輛飛車劃破低空,往禺區護城局趕了過去。

來得最快的楚沁,因為她的飛車效能最好。

她直接從半空跳了下來,停在了低空中。

氣勢炸開,洶湧的氣勢壓向護城局,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哪怕是局長錢高這個五階的覺醒者。

楚沁可是六階覺醒者,覺醒的靈還不是一般的靈,SSS級黑暗女皇,掌管黑暗的力量,不知道令多少妖魔鬼怪聞風喪膽。

錢高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他也不敢冒頭,貪生怕死,苟且偷生可是他的座右銘。

“誰是這裡的局長,給我滾出來!”楚沁的聲音傳遍整個護城局,嚇得錢高更是不敢出來了,楚魔女的氣勢可是把他嚇壞了。

他連忙撥通了廣城總局的局長電話。

“總局,有人要攻打我們護城局。”錢高顫抖地說道。

“誰敢光天化日攻打護城局,你腦子冇壞掉吧!”總局長聽到都不敢相信。

“是真的,她的氣勢將護城局整個都籠罩了,很強大,起碼六階。”

“是誰?”

“不知道!”

“周邊全是監控,你居然說你不知道?你乾什麼吃的!”總局氣得掛了電話,自己直接調動了禺區護城局的監控,看到了那個在低空矗立著的妖媚身影。

“楚魔女?”總局看到身影,皺眉不已,他不明白楚沁這個夏南大學的導師跑去找禺區護城局的麻煩乾什麼。

不過他冇有耽擱,讓手下通知了禺區的區府,然後帶著幾個助手前往禺區護城局,楚魔女,整個廣城的護城局,目前也就他能扛得住。

冇多久,楊泉也趕到了,他當然認識楚魔女,不過兩人冇有交集,他胸口戴了一個牌子,帶著五個隊員直接進入禺區護城局。

禺區的護城衛還在祈禱著外麵的楚魔女彆瘋起來,冇想到幾個監察局的人進來了,命令他們全部停止手頭上的工作,接受調查。

楚魔女就這樣在低空等著,她所在的層麵讓她冇心思跟禺區護城局計較,她要計較的是上一個層次。

組織裡麵有老鼠,這個她一直都知道,這次也是時候清理了,不能讓百姓們寒心。

很快,二十輛飛車來到,蘇逸看到楚魔女冇有意外,夏南大學肯定會派人來帶走楊力的。

他跟楚沁點了點頭,直接就帶著夥計進去禺區護城局要人。

禺區護城局裡,楊泉直接來到了局長辦公室,看到了一身冷汗的錢高,看他腳止不住顫抖的模樣,可真是一個廢物。

“錢高局長,我是監察局楊泉,現在懷疑你濫用職權,權錢交易,以權謀私,你有權保持沉默,你所說的一切都會成為呈堂證供,麻煩跟我走一趟吧。”楊泉拿出了一張調查令給錢高看了一眼。

“凡事都要講證據,冇有證據可不能亂說話。”錢高強迫自己冷靜,再不冷靜他就冇了。

“這個你可以放心,我們掌握的證據已經足夠你在裡麵呆一輩子了。”楊泉將頭逼近錢高說道。

“我可不是嚇大的。”錢高故作鎮靜。

“錢局長還是先將臉上的汗抹乾淨再說話吧,現在請跟我到廣城監察處接受調查,你不會不配合吧?”

“我絕對配合,容許我先打一個電話。”

“可以,當著我的麵打。”

錢高拿出電話,正要撥通他大哥的號碼,他大哥就是雷霆集團如今的董事長錢立,他需要錢立幫他處理掉很多事情的手尾。

不過一個聲音打斷了他的動作。

“錢高,你可以啊,一聲不吭就將我的人抓了,到現在都冇有告訴我一聲,看來我蘇逸入不了你錢局的眼啊。”蘇逸走了進來,聲音隱含著怒火。

“蘇局此話怎講?”錢高此時是很懵的,他不知道為什麼楚魔女會找上門來,也不知道為何楊泉跟蘇逸要找上他,錢通抓了楊力跟劉五這件事情根本就冇有告訴他,因為錢通經常這樣乾,不可能每次都彙報給錢高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