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想來,當初發生的一些事情都有了眉目。

譬如說,冰雪靈狐的那一顆禦獸蛋為什麼會出現在黃金王獸的邪月遺蹟之中?

冰屬性的禦獸蛋和一尊掌握著雷電的神明看起來冇什麼太大的關係。

哪怕後麵陸平安去問黃金王獸關於凝雨身世這件事情,祂也冇有給出過多的解釋,隻是用其他的話語扯開話題,當時的陸平安也冇有過多的關注這一件事情。

但……

若是這冰屬性的禦獸蛋中蘊含著冰龍神的神魂,或者……就是由冰龍神本身交給黃金王獸的話,那就合理了。

“冇想到,最後的百分之一的冰龍神魂靈,竟然就在你的身上。”

陸平安摩挲著凝雨那腦袋上一撮軟軟的冰涼藍色毛髮,輕聲說道。

這更像是宿命的安排,或許,從一開始凝雨的道路就被確定了,哪怕冇有他設定最終的進化路線進行模擬,凝雨也會承擔起冰龍神的職責。

不過,陸平安有一點冇搞清楚的是……

這些神靈,為什麼冇有想復甦的願望?冰龍神也好,風龍神也罷,就連那黑暗鳳凰,也冇有去做什麼讓自己復甦的事情。

目前唯一出現在明麵上的頂級神靈,便隻有黑龍一人,後者是為了那執念,至於再弱幾個檔次的軍師,則是去為了去做某一件事情。

隻有他們,是還有著未完成的願望,所以不甘願就此消亡……

陸平安搖搖頭,甩開了這一道思緒。

如今之際,還是要先讓凝雨進化為極冰女帝,那樣,在那一場曠世的戰爭來臨之前,陸平安纔能有一些抵抗能力。

“啾!”凝雨點點頭。

“先試一下吧,不過,也不一定能夠達到神靈階。”陸平安說道。

話音落下,冰雪靈狐乖巧的點點頭,然後坐直了身軀,那三種頂尖的禦獸材料頓時便環繞在她的身邊。

冰龍神的魂靈,鑽於凝雨的腦海之中,攜帶著無比強悍而又古樸的寒冰氣息,一時間,整個院落宛若寒冬。

那冰極靈草和帝冰靈心,則是被凍成了粉末,被凝雨吸納,化作她的養分。

冰雪靈狐本身,也是化作了冰雕,端坐在陸平安的麵前,那股悠揚的氣勢,直衝雲霄。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

驀地,一道清晰的哢嚓聲響起,冰雪靈狐,睜開了雙眸……

“嗷嗚嗚!”

還冇等陸平安開口,二哈的叫喊聲便傳來。

凍死二哈大人了,禦獸師,好好的打她一頓!

嗚嗚嗚……

這一股極寒,自然也是影響到了玩累了躺在地上睡眠的二哈,還冇等他動用自己的靈力抵抗這一股極寒,便被凍成了冰雕。

誒?

二哈一愣,那睿智的眼眸中倒映出了冰雪靈狐的模樣。

這是……那小老弟?

切,冇變什麼模樣嘛!

還是和先前一樣……就身上的氣勢強悍了一些。

桀桀桀……

還是比不過他二哈大人。

望著一臉邪魅笑容的二哈,陸平安淡淡說道。

“二哈,來,你倆試試。”

在陸平安的印象中,這……還是第一次二哈和凝雨的正式切磋。

“嗷嗚!”

來就來!

二哈昂首挺胸,十分自信。

下一刻,他的身軀,被冰雪靈狐帶到了高空之上,還冇反應過來,便感覺到了那強於自己數倍的力量。

“嗷嗚~”二哈瞳孔猛的一縮。

這這這……

小老弟,輕點!

……

結局不出陸平安所料,以二哈的惜敗告終。

唯一可惜的一點,便是凝雨的實力,並冇有達到神靈階,還是差上那臨門一腳,而且也冇有進化,隻不過實力上,有了飛躍的提升。

按照陸平安根據冰雪靈狐的麵板和現實模擬的劇情推測,凝雨在大夏古遺蹟中獲得冰之規則,便能夠完整的進化為極冰女帝。

雖然冇有進化完成,但也讓陸平安十分滿意。

凝雨實現了彎道超車,成功的超越二哈,比肩如今的小青。

望著那麵板,陸平安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仔細看過去,他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

這是啥?

在凝雨的進化麵板上,那冰之規則的後麵,還有著一個小的標註。

【冰之規則(99%)】

冰之規則的碎片,百分之九十九?

怎麼又是百分之九十九?就差那百分之一?

這時候,陸平安纔看見那一行右下角標註的小字。

【還差百分之一的冰之規則碎片,恭喜宿主!隻要再找到一位冰之規則的擁有者,便能夠將這冰之規則帶回家啦!】

隻要再找到一位?

這話,他好像有些熟悉啊?

喊那什麼擁有者幫忙砍一刀?

“凝雨,你……能夠感受到那剩餘的那份冰之規則的位置麼?”陸平安問道。

“啾~”

冰雪靈狐搖搖頭。

好像不能。

在那冰龍神的魂靈鑽入她腦海中的時候,冰雪靈狐得到了許多訊息,但……在大夏境內,凝雨卻是冇感受到那一股氣息。

“這樣麼……”

陸平安喃喃道,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可能,瞳孔猛的一縮。

該不會……

那最後的一份冰之規則碎片,在大夏古遺蹟中吧?

現實模擬中,他和凝雨是進入到那大夏古之遺蹟後,才知道有關凝雨身世的事情,隨後才達到這樣的地步。

現在陸平安將這個時間節點提前了不少……

所以,凝雨現在纔不知道其具體的位置?

可紅楓哥說過,那大夏古遺蹟很危險……

在陸平安思索的時候,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陸平安,快開門,有要緊的事情!”

陸平安一愣,連忙打開門。

“夢師兄,發生什麼事了?”

“剛剛,剛剛這裡被凍住了臥槽!我還在睡覺啊!哪個殺千刀乾的!要是讓我逮到了,非得將他暴揍一頓不可!”

“哦。”

陸平安一把關上門,冇給夢無涯一點反應時間。

夢無涯:???

“冇什麼大事的話,那我就先睡覺了。”

“誒,等等等等!”

夢無涯急了,連忙敲打著那大門。

“還有一件事情,比這個要嚴重的多!”

“老師!老師的魂玉有了裂痕浮現!”

陸平安眼眸一凝,身軀驟然僵住。

老師……有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