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同樣最為震驚的,還有在場親眼見證這一幕的月清竹。

這一刻她眸中的尹辰,明明有著舉世無雙的豪氣殺伐,卻在她的眼中又是那般的平易近人。

他明明是北域的千古魔皇,地位堪比天高,卻肯為了螻蟻一般的人族村民,誅絕暗靈教徒,乃至還不尊捨己成魔的魔章,去勸解麾下的魔尊向善。

這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好的魔皇啊。

“如果當年的我,能遇此人,那該多好。”

那一刻,伴隨著尹辰身上所散發出的正義光輝,正好照在了她心底那塊最柔軟之處。

月清竹絕美一笑。

突然間,她好想迫不及待地瞭解這個男人的一切,而在此之前,她還從未對任何一個天下男兒,產生過如此大的興趣與好奇。

哪怕是她明知自己從此會生出魔障,但這一刻卻也再難抑製得住。

與此同時。

被正氣灌頂,接引到虛空之上的尹辰,卻還有些冇回過神來。

他不就是吟出了幾句華夏的詩詞名言嗎?

大道與天道,至於為他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嗎?

但“文以載道”,一經他幾句名言的念出,頓時便將這天地之間逸散的浩然正氣,全數都聚攏了過來。

而由於天地間浩然正氣的海量彙入,又使得他體內涓涓細流的仙氣,瞬間就變成了奔騰般的江河!

“這是……我三千大道中的,儒道之力!”

尹辰眉頭猛跳,猛然意識了過來。

所謂的儒道,又名文道,以及正道,亦是世間三千大道中極其強大的一則大道!

而且不同於刀、劍、槍、棒等等的這類武器之道,儒道是類似於魔道這樣的信仰之道,雖然不如魔道那般廣為流傳,但也是破壞力極其恐怖的大道之一。

如果說尹辰曾在地球上所施展過的琴道,可在撫琴彈指間,就令追殺安妮的天網殺手灰飛煙滅的話。

那麼儒道中的一首戰詩,吟唱間便可破滅敵方的千軍萬馬!

而前世三千大道加身的他,雖然對於正氣儒道早已有所涉獵,但當時擁有地球人身份的他,其儒道隻是自動覺醒了而已。

他也不知道該如何修煉此道,因此儒道在他前世三千大道中的排名,並不靠前。

但尹辰萬萬冇想到的是,前世冇能搞定的大道,今生竟會以這樣的方式,主動找上了他!

而且也正是因為尹辰前麵的那些話,太過正氣。

非有風骨之人,不可能說得出這樣的至道仙言。

因此,這些話中本身所附帶的力量,便與這天地之間無處不在的天道正氣產生了強烈的共鳴與呼應。

所以這一刻,天地間所有時代殘留的正氣,都以一股奇妙的能量方式,儘數湧入到了尹辰的體內。

而尹辰隻覺得體內熱乎乎的,似乎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在他的丹田之中湧動。

並還與他圓滿境的荒古聖體緩緩融合,朝著下一個階段的體質,發起了猛烈衝擊。

“天哪,我就是隨口一說,怎麼就稀裡糊塗地證得儒道了啊。”

在尹辰無奈的感歎聲中,浩然正氣就如同終於找到了歸宿一般,悉數湧入他的體內,並伴隨著一道道聖賢之音,在尹辰的腦海中迴盪。

轟!

腦海之中,彷彿有一片混沌被打碎。

尹辰整個人的氣息,都隨之昇華了。

他的身上,開始透出一股獨特的氣質。

這股氣質,如煌煌烈日一般熾烈,又如溫潤明月一般純潔,並且還在不斷昇華,直至上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層次,照亮天地!

“證道儒皇,勢如烈日,這,這竟是一尊戰儒!”

無數見證這一幕天象的人們,俱是發出了駭然的驚呼。

所謂戰儒,就是儒道中以戰證道的儒道戰神,堪稱最強的儒道之皇!

須知所謂儒道,可不是以和為貴。

而是以戰止戰,以戰求和,用戰鬥的方式求得天地乾坤的正義之道!

因此儒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比之仙道,乃至魔道還要更加艱難。

仙道畢竟隻是追逐力量。

而魔道也隻是求得隨心所欲,求魔得魔的心境。

但儒道,卻是以劍道為輔,內修品德,外修文氣。

並以浩然之氣,佇立天下正道。

一個虛偽的人,是無法擁有儒道的浩然正氣。

因此冇有什麼比儒道的浩然正氣,更能證明一個人的品格。

而如今的正氣灌頂,一下子就代替了尹辰接下來數百年的苦修。

他證得了儒道圓滿,遺留在世間的浩然正氣,就彷彿一下子找到了失而複得的主人一般,頓時朝著尹辰的周身狂湧而入。

於是他身上的氣息愈發的強大。

這種強大,令魔界歡呼,也讓那些其他領域的強者,震撼不止。

“天呐,那人竟然真的引動了天地間的浩然正氣!”

“是啊,浩然正氣,剛直不阿,唯有天地之間至情至性的證得儒皇者,纔可號令!”

“從此戰法在手,神鬼辟易,妖邪也再難近身啊!”

無數見證這一幕的修真之人,皆是陷入到了癲狂之中。

這是什麼?

這是神蹟!

在如今這個時代,就在他們仰望之上,親眼見證到了一尊橫空出世的證道戰儒,並帶動天地浩然,這是何等的震撼!

而且更令他們細思極恐的是。

最近一段時間的北域天空,就跟過了年似的,動不動就愛突然浮現出一幕九天驚變,強者出世的恐怖天象,甚至有的時候還天降萬法,其勢宛如滅世一般!

話說這神秘的北域深處,最近究竟是發生什麼大事了啊。

這一刻,就在萬民震駭之間,唯有虛空上的尹辰,卻再次露出了落寞的神情。

“唉。”

“我怎麼……又變強了呀!”

感受著自己的修為,竟一下子就突破到了玄仙境的中期,尹辰是既感到意外,又覺得鬱悶。

每次都是這樣。

每次都是他還冇來得及體會一下弱小的滋味,結果就一不小心又變強了。

此時的尹辰,還不知道天道之上的大道,實則與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這需要在他日後的神墓探訪中,才能得到答案,但這些都是後話。

隨著證道結束之後,尹辰再次回到了地上。

在簡單接受了一番眾人的祝賀之後,尹辰開始派人檢查,以及善後周邊的各個村落。

但就在這時,村民的人群之中。

突然有一道頗具急切的聲音,朝著尹辰這邊奮力地傳來,

“少帥,少帥……”

聞訊間,尹辰驟然回頭,而那道聲音也在同一時間流露出了一抹激動的哭腔,

“天哪……少帥,竟真的是您,我可算是找到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