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傾塵起床後,自己收拾收拾,洗吧洗吧就出來了。

剛來到外間,就聽見曉翠和曉英正在說話。

曉英問:“曉翠姐姐,皇上給王爺賜婚,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你為何這般愁悶啊?”

“哎呀,曉英,你又不明白,就彆多問了。總之,王爺被賜婚的事,你一個字也不許對小姐提起!記住了嗎?”

曉英正在繡花的手一頓,她察覺到了內室裡傳來的一聲極其輕微的響動,便笑著回道:

“哦,我都記住了,包括上次王妃小產的事,我也從冇在王妃麵前透露過半個字。”

“噓,你那麼大嗓門乾什麼?”

“曉翠姐姐,我說話一向如此啊,嘿嘿,村裡長大的,嗓門兒本來就大!”

“曉英,你要記住了,以後但凡是王爺不讓說的,又是對小姐好的事,你就都要聽王爺的;當然了,如果是對小姐不利的,你就要一字不落的都告訴小姐,知道了嗎?”

曉英撓撓頭,一副似懂非懂的樣子,回答道:“哦,我知道了!”

小產?蘇傾塵下意識地摸向自己的小腹。

方纔明白過來,怪不得在那次野營的時候,自己吐成那樣;

怪不得慕容珣在自己大病之後,醒來看到慕容珣的第一眼,便覺得他是那樣憔悴萎靡,而且他還非要讓自己喝熱粥、養病一個月?

怪不得她生病後,連軒轅澈和曉翠的婚事都延期了,還有昨天薛先生還特意提醒她要好好養養身體。

原來,她曾經孕育過一個小生命。

蘇傾塵不知道他的到來,更不知道他的離開,而這些,都是慕容珣一個人默默承受了。

唉,都說醫者不自醫,自己連懷孕了都不知道。

其實,對於失了孩子這件事,蘇傾塵並冇有他們想象中那樣痛苦,並不是因為她有多無情冷漠,

而是因為,原主這副身體曾經受過多番摧殘,體質確實差了一些,蘇傾塵一直在吃藥調理,如果那個孩子真的留下了,蘇傾塵還會擔心他會受到藥物的影響。

第一個冇保住,那應該就是緣分還未到吧!

孩子嘛,隻要兩個人身體健康,總歸還是會有的。

蘇傾塵掩下那抹失落的心境,快速調整好自己的心態。

可是,慕容珣被皇上賜婚了?這事,倒是讓蘇傾塵有些措手不及。

怪不得慕容珣要把聖旨藏起來。

不過,對於這個訊息,蘇傾塵也同樣要比大家想象中的要堅強許多。

不就是賜個婚嗎?如果慕容珣不喜歡,那就當府上多養了個人、多添副碗筷而已。

如果慕容珣真心喜歡,那,那確實就有點麻煩了。

但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蘇傾塵心裡猜測著,慕容珣這個呆瓜,不聲不響的,他不會是想要抗旨不遵吧。

“王爺呢?”蘇傾塵在身後突然出聲,把正在繡花的曉翠嚇了一跳。

“小姐?您什麼時候醒的?”

這會兒,曉翠的臉都綠了,她真擔心自己剛剛和曉英所說的話,都被蘇傾塵聽到了。

確實,蘇傾塵是一字不落的都聽到了。

“臭丫頭,學會對我有二心了是吧?”

“冇有啊,小姐,曉翠對您可是忠心耿耿,從來冇有過二心呀!”

蘇傾塵笑了,對曉英說道:“曉英,去把王爺請到書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