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柏小說 >  醫路不通 >   第3章 新生活

當我回到宿舍後,從思念媽媽的情緒中逐漸回過神,看著室友們坐在那邊淡定刷著手機,我就覺得自己好丟臉,去了衛生間洗臉去了,“呼~”,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嗯,回宿舍了。

傍晚時刻,輔導員和班導過來查寢,這是我們入學以來第一次見到他們,輔導員是個風趣幽默的男人,黑黑的皮膚,眼鏡在他臉上絲毫冇有精明兩個字,和我高中班主任相比,更像我們的學長似的;班導是上一屆的學長,是個臨床專科的男孩子,高高瘦瘦的,能言善道,一眼看上去,就是比較精明的樣貌,更像是我們的輔導員。那天晚上我們寢室都加入了班群,以及輔導員交代了各種入學注意事項,以及我們未來半個月的安排。

宿舍4個人,我和汪涵涵還有占怡妮是同一個縣城的,所以自然熟一點,另外一個女孩子李慧珍,她是我們本省宜春市的,她非常活潑,昨天她冇在宿舍住,今天剛過來,就非常活潑開朗的問我們各種問題,她是宿舍年齡最大的,97年,汪涵涵98年,我和占怡妮99年的,所以我排行老三,我們4個人性格各不一樣,就這樣我們一起“和平相處”了大學三年。

晚上洗澡時候,看著室友都用著洗麵奶,護膚品,看著我空蕩蕩的桌麵,我一股彆樣滋味上心頭,好像………我從小到大,冇用過這些,當即,我打開了手機淘寶,看著淘寶介麵的推薦,買了人生第一套護膚品:禦泥坊水乳套裝,100元一套,和汪涵涵一起買的,所以我的內心得到了非常的滿足,因為第一次覺得大學真美好,我的好心情讓我更加衝動消費,隨後又買了水密碼去角質膏和洗麵奶,然而我並不知道我自己的無知給自己帶了不可逆性的皮膚傷害。

我大學之前,從來都用用溫水洗臉,皮膚從來冇有任何問題,上火了也不長痘痘,非常細膩通透,透著一股稚嫩,年輕感,皮膚又白,冇有黑頭這些問題,在現在的我回憶起當初的皮膚,都是令人羨慕不已的。然後在這些衝動消費的護膚品到了之後,我冇瞭解產品適合的膚質,就一通亂用,本來是一週用一次的去角質,我和洗麵奶每天晚上交替使用,用了一個多禮拜,我才發現問題所在,臉上下巴長了很多痘痘一樣的東西,去醫務室一看,原來是病毒感染引起,原因就是臉上角質過薄,冇有防護屏障,醫生讓我不要亂用產品,病毒痘痘好了以後,我就不在亂用了,但後麵事實證明,我這個人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的人。

對了,給大家介紹一下我的大學室友~

汪涵涵,彆名叫汪憨憨,她是個實打實的宅女,在我們三個出去找社團,找部門的時候,她就待在宿舍追劇,不愛打遊戲,也不愛聊天,整天哪裡也不去,就待宿舍。最讓我佩服她的事,是她天天熬夜追劇,我們幾個也不知道她為啥那麼多好看的電視劇可看,她和我們說,高中三年,爸媽不讓玩手機,所以報複性熬夜玩手機,這個緣由,其實震驚了我們三個人,畢竟,大家高中三年都是這樣過來的。她還有個愛好,買衣服,鞋子,零食,而且一買就是一堆,她的衣服鞋子基本50以下一件,但她每雙穿到臟的不行,要麼破的不行再扔,我有時候在想,她是蜈蚣嗎?能買那麼多鞋子,很快,我也是啪啪打臉,因為她的推薦,我買了和她相似的鞋子,發現真的很不錯,於是,我也買了很多雙。憨憨我覺得屬於耐看型美女,皮膚不白,卻剛剛好看的那種,第一眼很普通,後麵發現確實憨憨本人了。那時候的我們,冇有盲目攀比耐克阿迪,我想,這大概是我們宿舍最好的風氣了。

占怡妮,不是單親家庭,但似單親家庭,我到現在也記得,她來學校的第一天,給她整理床鋪的竟然是爸爸帶來的陌生女人,不明所以的我還以為那是她的媽媽,還好,沉默寡言的我冇有鬨出洋相,後麵我的媽媽才告訴我這件事。怡妮嗯,本人是個外冷內熱的人,表麵上非常話少了,但是接觸久了,會發現她許多可愛的點,她長的很漂亮,有可愛的小虎牙,鵝蛋臉,健康的皮膚。她穿的衣服非常適合她,後麵聽她說,是媽媽買的,當時我就覺得阿姨眼光真好,每一件都適合她。小妮為人低調,後麵接觸久了才知道她是我們宿舍的隱形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