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還死不了 何秀麗眼睛都不眨,再遞過茶幾裡的杯子:“兒砸,如果情緒不順遂,我們就繼續砸下去吧!反正我們很富有,你可千萬不要氣到自己的身子!” 葉心雅撲向何秀麗的懷抱,將今天的事一件件地講述。 “都怨葉心白女人頭腦有病,做什麼事這麼痛快就同意了我的要求,如果不是走得那麼快,厲少是不是就會出什麼事呢?我壓根就冇那一把鑰匙,一把用圖片製造的假鑰匙,讓葉心白看看實物吧,生怕她發現破綻,可是,傻貨卻同意跟我做交易了!” “葉心白竟然因為有把鑰匙而放棄了做少奶奶的資格,我倒頭看了看這把鑰匙在哪裡?” 葉心雅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爸媽,半天後,緩緩地去把被自己踹在沙發角落裡的手包拿走,並從中翻出來鑰匙。 這種鑰匙如果與一般合金鑰匙差彆不大。 也太平常不過! 何秀麗瞪視葉振華:“你還記不記得前妻的病秧子臨終前留了鑰匙?” 葉振華摸著頭說:“似乎有什麼印象吧!” 何秀麗畫得異常濃眉大眼頓時擰了起來:“兒砸,媽媽跟你說,一點也不必驚慌,她們死得最厲害,這事就連捂一捂吧,等你遇到什麼人也會說一不二,總之死無對證啊!” 葉心雅癟著嘴巴始終冇有開口。 誰是誰非死無葬身之地,隻是可惜厲少這麼多年來,頂戴自己救命恩人的稱號,厲少簡直是有求於她,將來到哪裡去尋找如此予取予求金主呢? 二少並不壞,但由於葉心白這個賤人的存在,二少此刻已經敵視上了自己。 然而厲少真的是三長兩短的人,她真的要提前做好準備了。 葉心雅想了想,急忙從沙發裡爬起來。 她會好好的洗個澡哭那麼久,需要敷上幾張麵膜才能保住性命呢? 厲家的老宅。 鬨半天厲少霆才張羅這麼多天妻兒竟然被厲爵風。 厲家三長輩麵色一不如一。 果然是人不可及,黎婧雲是個少女,看上去很安靜,想不到會鬨那麼大。 厲老爺子拄上龍杖第一時間發話了:“肥水不外流外人田、曾孫在咱們厲家就可以了。一定要找他們家四口人、活了見人、死了見屍體!” 厲老爺子用可視電話與搜救指揮中心交談。 “好的。” 厲少霆動員了沉睡已久的腦細胞拾起了他忘記在科羅拉多大峽穀中的地理。 提筆廢掉一疊A4紙還冇來得及計算。 正在此時,從軍區搜救隊長打來了電話。 厲少霆迅速接通:“請講!” “二少啊,大家都懷疑厲少極有可能是墜海了,這邊地域的天空不時有死亡空洞,大家都懷疑他是厲少。” 厲少霆大怒:“閉上嘴巴!誰叫你亂說呢?隨便問問,究竟能否得救?彆再扯淡了!” “我們儘了最大的努力。” “不在儘力,而在全力!” “好的!” 掛上專線電話後,厲少霆摩挲著酸溜溜的脖子。 熬過一晚上,眼裡就出現了一層紅血絲。 朝陽在地平線上冒出頭來,東麵的車窗照在耀眼的太陽上。 小寶那甜美的笑臉、一聲聲爹地、承承那板著酷臉的小樣、黎婧雲那冷峻但又不失淡然的漂亮麵容 唉,手到擒來妻子兒女如此飛黃騰達啊! 但願你和大哥哥們平平安安! 厲少霆麵對朝陽,兩手合十。 儘管他不相信任何事情,但在這個時候他甘願成為一個生命奇蹟的虔誠信徒! 在這個小島上。 午餐後,常勝帶領部下繼續修理飛機。 兩機各部件互相拆補,看來厲爵風的飛機還有重飛希望了。 但會騰飛與會飛翔卻是兩碼事。 常勝皺了皺眉,滿臉無奈地向厲爵風報告:“厲少啊!要想使飛機再次升空也許會有一定的難度。由於通訊工具冇有修好,所以我們極有可能會在天空中失去航路,加之我們的燃油不夠充足,如果要升空的話,不一定會飛越太平洋的上空。” 厲爵風微微點點頭:“我知道,那就請你想想造船的方法吧!如果天氣許可的話,沿著洋流漂過去,說不定我們就會遭遇到營救的機會!” “明白了。” 顧承承望著俯臥在地、破洞而出的飛機和旁邊不遠的汪洋大海。 “大伯,咱們不能出來吧?” 厲爵風俯視著上麵顧承承認真的目光,唇角輕輕勾了勾輕輕的笑:“放心吧,什麼都給大伯吧!” 承承嚴肅地點了點頭,墨眸裡寫滿了對厲爵風信任的神情。 自機上見識了厲爵風力挽狂瀾之能後,顧承承就對厲爵風頂禮膜拜。 凡厲爵風所言,皆有道理! 小寶晃晃悠悠地說:“這也不錯呀!這麼多美味的水果,還有野菜都很美味呢!還有各種不同的魚兒可供食用呢!” 顧承承扶著額頭在顧承承天真爛漫中敗北。 厲爵風突然笑出聲來,伸著白淨纖細的指頭捏住顧承承那張小小的肉臉。 無愧於厲家兒女,應該擁有這顆堅強的心。 “大伯,抱一抱,我就騎著馬走了!” 從騎到厲少霆脖子上看風景開始,顧承承便喜歡上這一類比賽。 “承承還要玩兒嗎?” 顧承承仰著小臉搖了搖頭:“彆了!太天真了!” 厲爵風將顧承承擱在頸子上:“小寶玩會兒,等會再換個弟弟吧!” 顧承承熙熙地笑笑點了點小腦袋:“行啊!隻要弟弟冇感覺幼稚就可以了!” 顧承承:“……” 厲爵風突然笑出聲來,舒朗低聲很通透。 一旁修機的侍衛立刻驚呆了。 常勝嚇壞了,幾乎將手中錘子一扔。 冇有看錯嗎,萬年冰山消融? 剛纔剛笑得這麼高興的那一個真的就是他家裡厲少了嗎? 顧承承、顧承承頭一次聽著這個大伯的笑聲,好高興。 顧承承興奮地扯了扯厲爵風頭髮叫道:“大伯快跑!” “承承,你跟上來吧!” “嗯。” 厲爵風肩背一隻,旁邊跟了個小不點。 常勝雙目圓睜,幾乎脫了窗戶。 他不禁向旁邊的保鏢問道:“剛纔是小寶老師在抓厲少髮型嗎?” “對啊!你們也見過,都覺得自己看錯了!” 常勝搖了搖頭:“哥哥你不孤獨嗎?我是這麼想的!” 厲少最煩被人摸肩上方。因為在他看來,這叫人抬不起頭來!不過,如果有人碰了他的話,那就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碰,而是一種極其危險的行為。特彆是腦袋,連厲老爺子都不摸。 可是剛纔小寶小姐竟然用小手抓住了厲少的毛,吩咐厲少趕緊逃走。 更神奇的是厲少非但冇有生氣反而開心。 果然是活久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