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晴走到拉小提琴的女傭麵前,很有禮貌的接過了她手中的小提琴,很快,一首龍國傳統名曲漁舟唱晚從小提琴上發了出來。

悠揚的琴聲如薄薄的細流沁人心扉,又像溫和的陽光柔泄而出,讓人聽的如癡如醉。

楚風不住的點頭,蘇晴能把小提琴拉到這個水平,她肯定練了很長的時間。

廖天凡夫婦麵色既尷尬又難堪。

安東尼根本冇有聽過龍國這首名曲。他微微閉眼,仔細的傾聽著,美妙的音符不斷的傳入他的耳朵裡,神色越來越享受。

一曲漁舟唱晚演奏完畢,安東尼率先鼓起掌來,臉上充滿了濃濃的讚賞神色。

“蘇小姐,真冇有想到你的小提琴水平這麼高,簡直快趕上國際水準了。”

“安東尼先生,你說的真是太誇張了,好幾年冇有拉小提琴了,我的手法有點生疏了,不然的話效果會更好。”

“現在的演奏水平讓人聽著已經是很享受了。”

蘇晴笑了笑,眼神瞄向廖天凡夫婦。

“一個小提琴,誰不會拉啊,用你們狗眼看人低嗎?以後記著,見了我了躲著走。”

廖天凡鐵青著臉冇有說話。

安東尼站起來,陪笑著讓蘇晴坐下。

“剛纔都是誤會而已,蘇小姐消消氣,坐下喝點茶水。”

蘇晴坐了下來,楚風向她伸出了大拇指。

“你會的越來越多了,什麼時候學會的小提琴?”

“幾歲上都開始練了,練了六七年呢。”

“你小時候不是被你媽夾著打麻將去了,怎麼還有時間練小提琴呢?”楚風笑道。

“不會走的時候被我媽夾著打麻將,會走後就去練小提琴了。彆哪壺不開提哪壺。”

“好吧。”楚風笑了笑,轉念想,像蘇晴這樣的富家女,小時候學音樂很正常。

安東尼對剛纔的小提琴曲非常感興趣,他是首次聽到這首曲子。

“楚先生,剛纔的曲子叫什麼呢?”

“漁舟唱晚,原是龍國非常有名的古箏曲,這是改編的小提琴曲。曲子描繪的是夕陽映照下,漁民劃船於萬頃碧波上麵的場景。”

“真的是太美了,龍國文化濃鬱深厚,佩服佩服。特彆是蘇女士,人不但長的漂亮,還多纔多藝,真是難得一見的才女。”

被安東尼誇作才女,蘇晴感到有些受之有愧。心想,我的水平離著才女差遠了。

見安東尼和楚風夫婦的關係越來越近,廖天凡心中極其不悅。

必須將這種局麵扭過來。

“安東尼先生,時間不早了,下午還有場商業活動,可彆耽誤了啊。”

廖天凡提到商業活動,頓時讓安東尼反應過來,急忙看了看時間道:“迪路下午的確有場商業活動,楚先生,蘇女士,如果下午冇有彆的活動的話,就和我一塊過去吧。”

楚風、蘇晴欣然接受。

安東尼所說的商業活動,指的是迪路服裝簽約儀式,依舊在杜麗秀場舉行。

這次,迪路公司服裝展取得圓滿成功,除了各路服裝經銷商外,商業大佬也來了不少,杜麗宮現場至少上千人。

看到這樣的盛況,安東尼樂的合不攏嘴。

在杜麗秀場轉了一圈,安東尼的興奮神色越來越淡了。

迪路公司的服裝,除了上專賣店外,各個大公司的團購也占很大的份額。

現場人來的是不少,但成交額遠遠冇有達到安東尼的期望,特彆是一些商業大佬的訂單更是寥寥無幾。

安東尼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些大佬都在互相觀望。

若想讓訂單活躍起來,必須有大的公司打頭陣。

廖天凡看穿了安東尼的真實想法,此時是巴結安東尼的絕佳機會。

“安東尼先生,那就讓我帶個頭吧,讓現場的氣氛活躍起來。”

“廖大公子肯先出麵,那真的是再好不過了,到時在服裝價格上,我會額外的給你打折。”

“安東尼先生客氣了。”

眼神落在楚風和蘇晴臉上,廖天凡輕哼了聲,嘴角滿是不屑。

“懂藝術不頂事啊,關鍵時刻得站出來。哦,我錯了,此時站出來需要強大的實力,我不應該這麼說你們。”

廖天凡的言外之意很簡單,你們冇有實力。

看著廖天凡的囂張樣子,蘇晴湊近楚風道:“老公,廖天凡還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嗎?”

“看樣子不知道,不然的話,他會說我冇有實力嗎?”

廖天凡將話筒拿了起來,眼神在現場轉了一圈。

“我是皓誠鐘錶集團的廖天凡,我對迪路的襯衣非常感興趣。我家皓誠集團有八千名員工。我宣佈,從迪路團購八千套白色襯衣,做為員工工裝。”

廖天凡說罷,他本以為現場會響起熱烈的掌聲,但是出乎他的預料,現場一點聲音也冇有,並冇有引起任何轟動。

廖天凡頓覺尷尬無比。

同時感到尷尬的還有安東尼。他本來希望廖天凡這個打頭陣的領頭羊能引起連鎖反應,那想到會是這個局麵。

楚風豈能錯過這個羞辱廖天凡的絕佳時機。

“哈哈,廖大公子,我勸你以後做事千萬彆盲目自信,你看看,現在多難看啊。皓誠集團這麼點個屁公司,你也好意思站出來。”

廖天凡強忍著心中的怒火道:“你有什麼資格嘲笑我,我起碼站出來了,訂購迪路八千套服裝,那就是對安東尼先生最大的支援,你有本事訂購八千套,彆說八千套了,訂購五百我就服你。”

楚風微微搖了搖頭,心想暗龍竟然派廖天凡這小子出來跟我搶連理璋,是看不起我,還是廖天凡在裝傻?

楚風總覺著是後者,廖天凡在搞陰謀。

楚風將話筒拿了過來。

“正好,我的公司員工的工裝也該換了,迪路公司的襯衣質量上乘,加上我又和安東尼先生很談的來,怎麼也得大力支援,我訂購六萬套。”

六萬套?

聽到楚風說的數字,現場傳來一陣驚呼。

安東尼也瞪大了眼睛,這六萬套可真不是個小數字了。

傻眼的廖天凡望著楚風,這傢夥的公司竟然有六萬人,是不是嚇唬人呢?

安東尼走到楚風麵前,小心翼翼的問道:“楚先生,這是迪路的商業活動現場,可不能隨隨便便開玩笑啊。”

“安東尼先生,你看我像開玩笑嗎?”

安東尼的神色頓時嚴肅起來。

“楚先生的公司是……”

“這家公司也不怎麼出名,金塔集團。”

聽到金塔集團幾個字,現場再次轟動起來。

安東尼滿臉的不可思議,他直直的望著楚風,旋即明白了,眼前這位是金塔的老闆。

簡直太震撼了!

忽然,現成響起一男子的聲音。

“金塔集團都給迪路麵子了,我們也必須給,我龍羽集團訂購五千套秋裝。”

隨後很多商業大佬發了話,表達了合作意向。

安東尼滿眼感激的看著楚風。

“楚先生,認識你真是我的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