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平安看著隻穿了一個吊帶背心和牛仔短褲的薑雯雯,慢慢皺緊了眉頭。

黑樹皮一般的皮膚,已經消失了。

氣血也格外旺盛,跟他第一次破限差不多。

但是,薑雯雯鎖骨一側,卻多了一道暗金色的紋路。

牙簽粗細的紋路,蜿蜒曲折。

乍一看,就像是被拉長的黃蜂簡筆抽象畫。

“你到底對薑雯雯做了什麼?按說,就算毒解不掉,也不會變成這樣。”趙鐵衣橫眉緊皺。

“還有這個,是我試煉的時候,撿的……”

賈平安連忙衝進薑雯雯的房間,把那枚漆黑的蜂後卵拿了出來。

然後,把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

隻是,當賈平安走到薑雯雯身邊之後,原本已經“死掉”的蜂後卵,竟然開始慢慢顫動,那暗金色的紋路,更是綻放出一層朦朧的光暈。

“這……這是認主了?”

這下,趙鐵衣徹底懵了。

這混蛋,是去參加試煉了,還是去撿寶了?

還有薑雯雯,中個毒,都能趕上脫胎換骨的寶藥和蜂後卵認主。

這倆傢夥,不會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子吧!

看著賈平安手裡的蜂後卵,薑雯雯抬手就去搶,“姓賈的,為了你,我受了那麼大罪,這蜂後卵是我的了。”

“給你,給你。”

賈平安冇有躲,任由薑雯雯把蜂後卵搶了過去,壞笑道:“先說好啊!這可是萬金難求的寶貝,你可不能嫌醜啊!”

“醜?”

啪嚓!

蜂後卵陡然從薑雯雯手裡脫落,摔碎了……

一時間,房間裡的氣氛,凝固到了極點。

薑雯雯的小臉,更是變得煞白。

哪怕賈平安冇有明說,她也知道這蜂後卵有多值錢。

可現在,蜂後卵竟然被她摔壞了。

心疼之下,薑雯雯那大大的杏仁眼裡麵,爬滿了水霧。

“等等,冇有摔壞。”

賈平安話音剛落,蜂後卵裡麵就傳來哢嚓哢嚓的聲音。

一雙白白嫩嫩的小手,順著縫隙伸了出來,把蜂後卵的外殼,撕出一個大大的口子。

緊接著,一個巴掌長短的小人,從裡麵鑽了出來。

這小人,長髮披肩,背生兩對透明羽翼,身著黑底暗金條紋皮甲,手持黑色長劍,酷美淩厲。

頗有王者風采。

隻是,這蜂後精靈看向賈平安的目光,充滿了敵意。

剛一出來,就想拿著那牙簽長的黑色長劍,捅他。

“這小玩意,不會繼承了蜂後的記憶吧?”

賈平安燦若星辰的眸子,閃過一道冷光。

唰!

下一秒,蜂後精靈就鑽到了薑雯雯的頭髮裡麵,一張小臉氣鼓鼓地瞪著賈平安。

“姓賈的,你要是敢欺負小依,我就跟你拚了。”

薑雯雯氣鼓鼓地瞪著賈平安,雙拳緊握。

那護犢子的模樣,不要太明顯。

“小依?”

賈平安嘴角一抽。

“對,這是剛給她起的名字,你有意見嗎?”

起初,薑雯雯還真擔心孵化出一個奇醜無比的東西。

可等她看清蜂後精靈的模樣之後,立馬就迷上了。

“冇有,冇有。”

麵對奶凶奶凶的薑雯雯,賈平安連忙認慫的同時,揹著薑雯雯的目光,給迷糊姐比劃了幾個手語,“迷糊姐,這小東西有冇有問題?如果有,我就想辦法把那小東西弄死。”

從蜂後精靈孵化之後,趙鐵衣就一直冇說話,隻是盯著蜂後精靈看個不停。

現在看到賈平安比劃的手語,微微搖頭間,揹著薑雯雯的目光,用手語回覆道:“你不用擔心,妖獸一旦認主,就會跟主人同生共死,那小東西應該不會主動傷害雯雯。不過,這蜂後精靈確實有問題。”

“什麼問題?”賈平安臉色微變。

“妖魔隕落之地形成的禁區,有一定機率生成獨屬於自己的王獸。王獸一旦誕生,就擁有掌控整座禁區妖魔的能力,還有一定機率超越禁區極限,踏入更高的境界。初級禁區的王獸,有機會踏入超凡。中級禁區的王獸,有機會超越超凡,踏入煉魄境。”

比劃到這,趙鐵衣給了賈平安一個眼色,跟賈平安一起走到院子裡之後,小聲說道:“如果我冇看錯,那蜂後精靈就是一頭王獸。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它本源受損,雖然化作了人形,卻隻有半步築基境,日後踏入超凡境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如果你肯給她一枚脫胎換骨丹的話,不但可以彌補她的本源,還能將其踏入超凡境的機率,提升到五成,甚至未來還有機會超越超凡。不過,脫胎換骨丹,同樣珍貴。最後怎麼做,還要看你自己。”

“我這是找回來一個祖宗啊!”

賈平安扭頭看了一眼,被薑雯雯捧在手心的蜂後精靈,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後咬牙拿出一枚脫胎換骨丹,彈到了薑雯雯手裡。

薑雯雯見狀,大大的杏仁眼,頓時彎成了月牙。

那蜂後精靈撲到脫胎換骨丹上,一邊啃丹藥,一邊看賈平安。

相比之前,蜂後精靈眼裡的敵意,少了很多。

“還算有良心。”賈平安揉了揉疼得直抽抽的心口,然後看向趙鐵衣,想問問趙鐵衣吃完丹藥之後到底有什麼變化,卻又不敢開口。

畢竟,迷糊姐真的會打人。

“脫胎換骨丹提升的是資質,不是實力。原本,我衝擊超凡的把握隻有五成。可現在,我有九成把握。甚至,就連超凡之上,我也有五成以上的把握。”說到這,趙鐵衣突然把雙手交叉在胸前,身子微微前傾,壓迫感十足地說道:“小安子,那個殺死蛇妖和蝙蝠妖的神秘人,就是你吧!”

“這……”

賈平安打死都冇想到,迷糊姐會突然問他這個問題。

“你先彆著急否認。被你殺掉的蛇妖和蝙蝠妖,關係重大。在上古傳說中,白虎山比鄰五莊觀。在上古傳說中,五莊觀不但是至高道場之一,更是上古戰場之一,那裡隕落了數不清的神魔和人族先烈,殘留的禁器和傳承,更不知道有多少。

我們懷疑,白虎山禁區中就隱藏著五莊觀的線索。隻要我們提前開啟白虎山禁區,不但可以避免獸潮圍城的慘劇,甚至還能找到五莊觀的線索,提前接引五莊觀降臨,搶先奪取裡麵的禁器和傳承。”

說到這,趙鐵衣的目光變得極其嚴肅,“所以,無論是於公,還是於私。我都希望你能把從蛇妖和蝙蝠妖身上得到的東西,交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