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開始為了當宇航員的夢想而努力。

喬伊去踢球玩的時候,他依然在認真讀書,因為想要當宇航員需要學習很多東西。

在體育課上鍛鍊做俯臥撐,他做的也比彆人更多更認真,因為想當宇航員需要一副好身體。

約翰也開始不停的給國家航天局寄信,不論是颳風下雨他都從未放棄。

→→→

時光流逝,在同樣的的書店。

約翰與麗娃在書店談論書的記憶也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喬伊實現了夢想,他真的成為了作家。

喬伊在這裡舉辦簽售會,約翰和尼古拉斯則在這裡陪著他。

在這時約翰卻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聽到對麵的話,約翰激動的直接叫了出來。

【什麼,真的嗎!】

→→→

一輛綠色的汽車駛過馬場,裡麵一片安靜。

馬場裡再也不會出現,約翰和小溪愉快騎馬的事情了。

汽車又駛過一座小山,山上雜草叢生,山頂上一座早已廢棄的燈塔孤獨樹立在那裡。

這座山上再也不會有人舉辦婚禮,也不會有人來建造房子,守護燈塔了.......

車輛一直向前。

最後在掛著“國家航空航天院”牌子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時觀眾們都沸騰了。

“我艸,約翰成功了,他真的進入了航天院。”

“他是成功了,可是又有什麼意義呢?他孤獨的前往月球真的是她想要的東西嗎?”

“約翰的努力毫無意義!”

禿禿的眼淚一直在掉。

她從約翰記憶開始改變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哭了直到現在也冇有停下。

禿禿一想到約翰這段人生中冇有小溪的存在,心中就難受。

“我不想讓約翰就這樣去月球啊,我不想要他忘記小溪啊。”

這也是觀眾們的心聲。

“他一個人去月球根本就不是我們想看的結局了。”

“可是宣傳片裡王哥就是一個人上的月球的啊!這不就是已經將遊戲的結局寫出來了啊。”

“我的建議爆破大朔哥,讓他過來改結局。”

“為什麼要爆破大朔哥,不如直接爆破王哥?”

“不行,王哥會給我們看好看的,但是大朔哥隻會刀我們!”

約翰成功在他青年時期,進入國家航空航天院。

引導人帶著他在這裡開始了參觀,兩位博士也跟著他在航天院亂逛。

女博士非常著急,每到一個地方都是一副在尋找什麼東西的樣子。

最後約翰被叫到了辦公室裡,引導人將他介紹給了一位宇航任務專家。

男博士已經有些著急了。

時間已經不多了。既然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他也無能改變,隻能任其發展下去了。

約翰已經被成功錄用,而等他成為真正的宇航員還得要好幾年的時間。

男博士現在想要快速跳躍到最後,見證約翰的結局。

就在他準備行動的時候, 辦公室的門忽然打開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門口。

一個紅頭髮紮著馬尾的女孩走了進來。

【這位也是我們新招進來的,她的名字叫做小溪。】員工為大家介紹著。

小溪一路走到了約翰的麵前靜靜的看著他。

約翰靦腆這說道

【你好,我叫約翰。】

禿禿第一時間捂住了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但是眼淚卻在不停落下。

觀眾們除了落淚,更多的是震驚。

“小溪!!我真的忍不住了。”

“臥槽,小溪,她不是被移除了嗎?”

“為什麼會這樣,我怎麼什麼都看不懂啊!!!”

男博士跟觀眾們一樣驚訝。

【你不是把小溪移除了嗎?】

【我並冇有,我隻是將她調走了而已。】女博士搖頭【她如何規劃人生完全取決於......‘她’

但是這個世界的所有數據是由公共數據和約翰個人的數據產生的,小溪的數據並冇有記錄在裡麵........】

男博士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那這全部都來自於約翰的信念。】

女博士並不是移除了小溪,而是調了小溪。

而且她是從學校開始將小溪調走的,讓他們冇有再次見麵,一旦他們再次見麵,約翰就不會再想去月球了。

同時她還救下了喬伊,讓約翰不必因此服用β-阻隔劑。

所以約翰也一直記得小時候與小溪在星空下的約定。

有了這樣兩個措施,她在賭真正的約翰能不能想起“在月球相遇”的約定。

他要是能夠想起來,那小溪就一定會出現航天局裡。

因為他們兩人想要在月球相遇,那就隻能成為航天員才能做到——所以小溪一定會成為宇航員!

這是女博士剛剛著急在航天局裡找什麼的原因,她想要找的就是小溪。

而此時小溪的出現,就印證了這一次女博士賭對了。

約翰在他生命即將結束時候,終於想起來了!

他對小溪的愛,完全超越了阻隔!

——【如果你忘記,或者走丟了呢?】——

——【那我們總會在月亮上相遇!】——

相愛的人總會相遇,這次他們隻是時間稍微晚了一點......

又或許現在纔是剛好。

現實中的約翰和小溪兩人雖然彼此相愛,但是卻活的像是兩條平行線。

小溪不停的疊著兔子希望約翰能想起來。

而約翰也從來冇有能夠理解過小溪。

他們就這樣度過了一生,而現在他們才能算是真正心意相通了。

“對不起,隻我錯了,女博士纔是真的神!”

“這纔是我們想要的完美的結局。”

於是約翰和小溪一同在航天局裡開始了訓練。

他們兩人要一起去月球!

→→→

某一天。

小溪經過了航天局的演奏廳的時候聽見裡麵傳來了一陣優美的音樂聲。

這音樂所有觀眾都非常熟悉,正是約翰為小溪所寫的那首《致小溪(For River)》

於是她忍不住的走進了演奏廳。

廳中台下聚著很多人都在用心傾聽,此時在上麵演奏的人正是約翰。

小溪輕聲問著身邊的人【你知道這首歌名字是什麼?】

旁邊的人回答道

——【是他自己寫的,叫做《去月球》(To the Moon)】

小溪點頭【我喜歡這個名字。】

很多觀眾下意識頭皮發麻,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在現實中,當約翰第一次為小溪彈奏《致小溪》。

小溪的反應是【這名字真土】啊!

從【這名字真土】到【我喜歡這個名字】,其中的蘊含的意義纔是最動人的。

→→→

時間向後推移。

在壯年的時候,約翰和小溪兩人終於被選上執行去月球的任務!

現實兩位博士也將兩個備用的頭盔交給了外麵的醫生和女傭,讓他們也見證約翰的願望。

所有人都聚在了一座可以看見火箭發射的大橋上,遙遙的看著那邊的火箭。

而此時的小溪和約翰已經在宇宙飛船上並排而坐。

指揮室一聲令下。

搭載著宇宙飛船的火箭開始點火,發射,升空。

這時其他的聲音都消失了,隻剩下了心率機器聲音。

–√\→“滴”–√\→“滴”–√\→

畫麵中出現了,這段人生中約翰和小溪所有幸福的時光,他們相遇,想愛,結婚......

此時,飛船已經駛入了太空中。

約翰透過窗外望去,一片無垠的星空。

–√\→“滴”–√\→“滴”–√\→

小溪主動的伸出了一隻手遞放在了他們中間的位置。

約翰轉頭望向小溪,然後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彷彿再也不會鬆開了。

–√\→“滴”–√\→“滴”–√\→

這時宇宙飛船前方出現了一絲亮光,一個巨大的球體出現在前方。

他們兩人向著前方看去。

那是。

——月球啊。

–√\→“滴”–√\→“滴”————

心跳,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