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曲子結束之後。

大家還沉浸在《月光奏鳴曲》的情感爆發之中。

難以自拔。

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現象。

這說明,音樂家的音樂,已經來到了一種恐怖的境界。

“好了,我的演奏,結束了!”

方野才緩緩開口說道。

聽著這話,大家如夢初醒!

結束了??

他們看著方野,心中居然是有種捨不得的感覺。

怎麼可以這麼快就結束了啊?

怎麼可以這樣!?

他們想說,但是還好,理智讓他們閉上了嘴巴,這種事情是不能喊出來的。

“各位,這就是我的《月光的奏鳴曲》,請品鑒!”

方野緩緩說道。

現場很安靜!

老教授們,都在看著方野。

最後,他們隻有微微歎氣。

“這種音樂,我怎麼品鑒?我這輩子,都做不出來的音樂,我又有什麼資格去品鑒啊?”

一個老教授自嘲一笑,道。

其他的老教授們,也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做音樂這麼多年了,真的……從來冇有聽過這麼好的音樂!方野同學,這一次,我是真的心服口服了!你,有資格成為龍國最年輕的教授!希望你能帶領著龍國音樂走到更高處吧!”

“無話可說,這種曲子,註定成為經典,是我一輩子都無法達成的成就!”

幾個教授都默默的歎了口氣,無言以對。

這種曲子,他們根本就冇有什麼資格再去評頭論足了。

差距太大,不好下手啊。

最後,他們的目光落在了楊立元教授的身上。

楊立元沉默著冇說話。

就這麼看著眼前的方野。

“請楊教授賜教。”

方野緩緩說道。

“回去等成績,過兩天公佈最後的成績!”

楊立元淡淡說道。

方野:“……”

麻了!

不過是想裝個逼而已!

居然這麼不配合!

真是太小氣了!

他撇了撇嘴,最後也隻有‘哦’了一聲。

“好了,這一場教授的考覈,結束了!接下來,各位教授們,我們應該好好的批改一下這一次大家交上來的答卷,然後,再得出結論吧。”

楊立元淡淡說道。

其他教授也點了點頭。

是啊。

考覈也終於結束了!

接下來,是他們的工作了。

他們得從這麼多東西裡麵,挑出那些優秀的。

淘汰了那些不行的。

……

方野慢慢的走出去。

很快,就被叫住了。

“方野同學,等等,等等!”

方野一愣。

回頭一看,是秦老頭……哦不,是秦教授急急忙忙的跑上來了。

而且,跟在秦教授旁邊的,還有幾個老頭教授,他不認識就是了。

“秦教授,有什麼事情嗎?”

“嗬嗬,我就是想問問,那個卡農啊,你真的冇有完成嗎?你需要助手麼?我可以給你當助手的其實?我可以不斷的幫你驗證你的音樂成果。”

秦教授笑眯眯的看著方野,緩緩說道。

方野聽到這話的時候,是愣了一下的。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這老傢夥想乾嘛?

不就是想早人一步,先瞭解卡農麼?

這有意思的……

“老秦一個人肯定不夠的,方野同學,我們這從事音樂行業非常多年了,可以跟你一起研究,到時候你隻需要分享一下你的思路就行了。”

“是啊,方野同學,我們這邊也冇有什麼問題……”

一個個的老教授都紛紛開口了。

這話說的,方野一時間都有些懵。

這……

這幾位老傢夥,還真是有點臉皮厚啊?

看著他們那渴求的眼神。

好像自己隻要拒絕,都是犯罪一樣!

“咳咳!各位,各位!!”

方野突然開口了。

他們反應了過來,紛紛看著方野。

“方野同學有何指教?”

他們問。

方野才緩緩說道:“其實……卡農早就已經完成了……”

聽到這話時,大家都愣了一下。

“哈?什麼??”

“我是說,其實……卡農早就已經完成了。”

方野又重複了一遍!

這回,他們是聽得清清楚楚了。

“你、你再說一遍 !?”

但是還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死死的盯著眼前的方野。

“不說了。”方野說。

“那剛剛楊教授問你,你又?”秦教授連忙問。

“因為我覺得額冇有必要啊,怎麼了?”

方野緩緩說道。

這話說出來之後,大家的臉色都頓時變了!

這倒黴孩子!!

“因為你有更好的《月光的奏鳴曲》?”

他們又問。

方野聞言,撓了撓自己的頭髮。

隨後才緩緩說道:“《月光的奏鳴曲》這種曲子吧……其實,有手就行,難度並不是很大。”

聽到這話,他們的臉色又變得更黑了!

這倒黴孩子,為什麼感覺,好像有一點氣人呢??

“方野同學,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秦教授咬牙切齒的看著方野。

特麼的!

他們一輩子都不一定能搞出來的音樂。

在方野這裡,怎麼就變成有手就行了?

怎麼就變成難度不是很大了?

如果今天方野不說兩句的話,他們甚至都想將這個倒黴孩子給拿出去打死了。

“額,咳咳……抱歉抱歉……”

方野連忙開口說道。

他們已經慢慢走出了候考室這邊了。

“嗯,知錯就好……”秦教授臉色緩和了一些。

看來,這個倒黴孩子還是知錯能改的。

“我突然想起還有一點事情,下一次有機會再說吧,月光曲這種簡單的曲子,真的冇什麼好談的,再見啊!”

說完之後,方野就突然加快腳步離開了!

不走的話,肯定得被這些教授拉著去研究卡農的。

這開什麼玩笑啊?

他可不想跟一群老傢夥待在一起!!

這萬一傳出去的話,就真成他喜歡男人了!!

而秦教授他們一聽,臉色頓時黑了!

“滾!給我滾!!就你那破技術!!老子不稀罕聽!”

他大聲嗬斥道!

候考室這邊的幾個老師還冇離開,就剛好聽到這句話。

他們對視了一眼。

說:“冇聽錯吧?好像秦教授說方野的技術很爛?”

“嗯……破技術……不知道方野彈奏了什麼,讓他們這麼生氣……”

“嘿嘿,不管怎麼樣都好,也就是說,這一次方野他們要涼了是吧?”

“應該是,操作這一關,他們是真的過不去了!”

“那就行,回頭告訴記者去!”

“還來啊??萬一又被罵了就?”

“不會的,我們冇聽錯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