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麵的那道暗影猶如一團黑霧,身上的氣息和深淵之中噴薄而出的濃烈陰氣有些相似,赫然乃是冥界之人!

而後麵的那道暗影湯臣介龍等人更加熟悉,一眼就認了出來!

尼瑪!

不是進入峽穀裂縫以後就銷聲匿跡的軒轅瘋狂還能有誰?!

軒轅瘋狂很鬱悶!

他本來想的很好,藉助峽穀裂縫之中的濃烈陰氣提升自身實力,儘早擺脫湯臣介龍等人的掌控,恢複自由身,然後憑著自己對源界的熟悉,暫時找個隱秘之地苟起來,坐山觀虎鬥,等七界之亂平息以後,他再伺機出來興風作浪,甚至,重新控製源界,進而走上人生巔峰!

不得不說,理想很豐滿!

然而!

現實卻很骨感!

突如其來的陰氣躁動打亂了軒轅瘋狂的計劃,將他從深淵之中反震了出來,整個人猶如一個無根的浮萍,不受控製的衝向峽穀裂縫的入口處!

噗!

鮮血噴射出來,心裡直罵娘:“臥槽!這是發生了什麼?有人得到了太陰石,所以才引發了陰氣的躁動嗎???”

快到峽穀裂縫入口處的時候,濃烈陰氣的反震之力小了很多,軒轅瘋狂正要試著穩住身形,突然,一股股近乎恐怖的危險氣息從頭頂傳來,把他嚇得身體一僵,**一抖!

轟!

轟!

轟!

守在外麵的人間界之人二話不說,已經對軒轅瘋狂前麵的那個冥界之人悍然出手了,依然是八對一的局麵,一邊倒的結局,冇有任何的懸念,那個冥界之人還冇有搞清楚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就步了之前那個魔界之人的後塵,瞬間便從一團黑霧被活生生的轟成了一團血霧,然後被凜冽的罡風吹散,徹底消失於天地之間,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軒轅瘋狂距離那個冥界之人大概數百米遠,幸虧他的反應快,驚駭之餘,體內的浩瀚明勁瘋狂爆發,把吃奶的勁兒都使了出來,這才堪堪避開了劇烈爆炸引起的衝擊波!

“我滴個乖乖!……”

後背的冷汗噌噌直冒,脖子裡的青筋突突直跳,親眼目睹了那個冥界之人的悲慘下場,死裡逃生的軒轅瘋狂不由得倒抽一口涼氣,心臟抽搐,**狂顫,頓時有種想要尿尿的衝動!

太險了!

軒轅瘋狂可以肯定,守在外麵的那些人間界之人發現了他,然而,下起手來卻冇有絲毫的顧忌,完全冇有考慮到他的死活,若不是他跑的快,此刻怕是已經嗚呼哀哉!

“與虎謀皮,果然是引狼入室!!!”

心有餘悸的同時,軒轅瘋狂的胸腔起伏,充滿了憤怒,也徹底放棄了幻想,就像他要利用人間界之人重掌源界一樣,人間界的這些人,同樣是在利用他!

利字當頭,爾虞我詐!

哪裡有什麼信用可言?

“彆動手……是我!是我!”

最可悲的是,縱使心中憤懣,軒轅瘋狂也不敢表現出來,隻能像個孫子一樣滿臉堆笑,小心翼翼的朝著湯臣介龍等人湊了過去,示意道:“龍隊長,是我!我回來了!”

其他人紛紛抬頭,看向湯臣介龍,等待湯臣介龍的命令!

“你還知道回來?”

湯臣介龍低頭俯視著軒轅瘋狂,冷哼一聲,說道:“我還以為你要趁機逃走,然後偷偷躲起來伺機而動呢!”

好傢夥!

不愧是湯臣介龍,一眼便看穿了軒轅瘋狂的心思!

“怎麼可能?”

軒轅瘋狂的心臟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兒,努力裝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表忠心道:“我這條命是人間界救的,唯龍隊長之命是從,絕無二心!”

湯臣介龍懶得陪他演戲,直接問道:“說吧,下麵的情況如何?”

“應該是打起來了!”

軒轅瘋狂把自己進入峽穀裂縫以後的所見所聞添油加醋的說了出來,但是隱瞞了自己藉助濃烈陰氣修行的事!

聞言!

那些人間界之人暗喜,軒轅瘋狂的話印證了他們的猜測,事情正在朝著他們最希望看到的方向發展!

“很好!”

湯臣介龍成竹在胸,冷哼道:“繼續狩獵!”

矇混過關,軒轅瘋狂則是暗暗鬆了口氣,尼瑪,亂局之中求生存,太他孃的難了……

……

彼時!

峽穀裂縫的無底深淵之中,蕭戰和昊天公主、夜臨淵、冥九幽四人拚儘全力,身體周圍明勁環繞,罡刃盤旋,承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巨大壓力,終於來到了風暴的中心,看到了傳說之中由天道孕育而生的神物太陰石!

不過!

和他們之前預想的大相徑庭,眼前的太陰石並不是像蕭戰的化虹神棍那樣霞光萬丈,七彩奪目,一看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神兵奇寶,恰恰相反,太陰石僅有拳頭一般大小,呈現出一種不規則的橢圓形狀,鵝黃之色,乍一瞧,平平無奇,像極了海邊隨處可見的鵝卵石,若不是處在那股讓人心生畏懼的太陰之氣的中心點上,恐怕冇有人會多看它一眼!

就這???

看到太陰石的那一刻,包括冥九幽在內,四人都是一怔!

然而!

驚訝之餘,他們冇有多餘的心思盯著太陰石仔細觀看,因為更讓他們感到驚訝的是,在距離太陰石僅有數米之遙的位置,居然有一道身影背對著他們虛空盤坐,似乎正在汲取太陰石中散發出來的太陰之氣,藉此提升實力!

“是她!”

僅僅是一道背影,冥九幽便一眼認了出來,本就難看的臉色一瞬間沉如死灰,心臟近乎瘋狂的顫抖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咬牙說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她……”

“她居然能走到這裡!甚至,靠近太陰石!!!”

是啊!

蕭戰、昊天公主、夜臨淵、冥九幽……他們四人,皆是各界之中在三境明德這一境處於巔峰的絕頂人物,未入化神之境,就已經掌握了一絲神力,同境之中近乎無敵!

可即便是他們,各施手段,各展其能,也拚儘了全力,才勉強來到這裡,在數十米之外看到了太陰石!

偏偏!

那個身影比他們來的更快,來的更早!

而且!

比他們走的更遠!

冥九幽清楚的記得,之前離開梵音宮的時候,她隻有二境明心的實力,明明那麼弱,卻走的那麼快,那麼遠!

“沉魚……”

那熟悉的背影,那看似瘦弱的身軀,蕭戰自然也一眼就認了出來,此刻虛空盤坐在太陰石旁邊的那名女子,不是他要找的李沉魚還能是誰?

可……

眼前的這個李沉魚,還是以前的那個李沉魚嗎???